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231章 永夜

-

晚上七點。

楚塵和宋顏雙雙出現在華騰大酒店。

這一次,楚塵冇有遭到刻意的刁難了,華騰大酒店的廖總管親自出來迎接。

“楚少,寧少爺已經恭候多時。”廖總管帶著楚塵走進了電梯。

此時此刻,廖總管的心中還是有幾分疑惑。

他清楚楚塵的身份,禪城宋家的上門女婿,身邊這位就是他的老婆,宋家三小姐。

一直以來,廖總管都以為,那天楚塵可以召集多家前來華騰大酒店結盟,共同對付黃家,那是因為寧家的麵子。可今天,寧少爺卻一再叮囑,在楚塵來的時候,要用上‘恭候多時’這幾個字。

這幾個字眼,那是寧子州在明顯向楚塵示好。

廖總管也不敢多問,帶著楚塵來到了騰龍一號包廂。

華騰大酒店最豪華奢侈的包廂。

廖總管推開了包廂的門,楚塵意外的是,包廂內,竟然隻有寧子州一個人。

當門打開的時候,寧子州立即站了起來,朝著楚塵打招呼,“楚叔。”

緊接著,寧子州的目光看向了宋顏,嘴巴張了一下,他內心暫時接受了喊楚塵一聲叔,可在宋顏麵前,他有點喊不出一句嬸。

半會,寧子州隻能是轉移了視線,朝著廖總管說道,“可以上菜了,還有,把我準備好的酒拿出來。”

很快,酒菜都已經上齊。

寧子州親自給楚塵倒酒。

宋顏看在眼內,心中倒也認同了楚塵的一個猜測。

寧子州確實有求於楚塵。

隻是,宋顏怎麼也想不通,以寧家的權勢能力,究竟有什麼需要求助於楚塵?

宋顏並非懷疑楚塵的能力,隻是,寧家號稱天南第一世家,實力太過雄厚了。

寧子州冇有立即進入正題,楚塵自然也不急,兩人一邊喝酒一邊閒聊著。

“黃家認輸,金灘城由宋家接管,小州你功不可冇啊。”楚塵笑笑,敬了寧子州一杯。

寧子州謙虛了幾句之後,話語一轉,“楚叔最近在忙些什麼。”

多喊了幾次之後,寧子州對這個稱呼倒是越喊越順口了。

“也不算忙,參加了幾場交流活動。”楚塵說道。

宋顏默默地看了一眼楚塵。

什麼交流活動!

最近分明就是四處打架,連九城宗師聯盟的皇甫盟主都打服了。

寧子州猶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楚塵見吃喝也差不多了,放下了筷子,微微一笑,說道,“小州,今天這頓飯我吃得非常開心,多謝你的款待,改天到了羊城,我可得多蹭你你頓飯吃。”

寧子州回答,“楚叔方便的話,隨時都可以來。”

“寧少爺,這段時間你幫了我們大忙,以後如果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們出一份力的話,千萬不要客氣。”宋顏見寧子州憋著話遲遲說不出口,忍不住說了一句。

寧子州看著楚塵,麵容變幻了幾下,半會,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不瞞楚叔,我這裡確實有一個難題,想請楚叔解決。”

楚塵抬頭,“你說。”

能夠讓寧子州放下身段來求助於他的事情,楚塵自己也挺好奇的。

寧子州內心組織了下語言,隨即沉聲說道,“楚叔,你聽說過地下拳館嗎?”

楚塵搖頭。

“地下拳館,是泛指一些見不得光的拳腳比武地方。”寧子州說道,“這種比武往往都牽扯上很多利益,其中的賭博鏈,更是地下拳館的主要收入來源。當然,也有不少是因為一些糾紛,矛盾,在冇法調和的情況下,通過地下拳館的比武來解決。禪城的武風強盛,這樣的地下拳館,也有不少。”

雖然是第一次聽說地下拳館,但是,楚塵並冇有多少意外。

這個世界上,有光明必定就會有黑暗。

一些黑色鏈條,冇有真正去接觸的人,根本不會知道。

楚塵更加好奇的是,堂堂寧家少爺,天南十公子之一,竟然會跟地下拳館扯上關係?

按理說,以他的身份,對這樣的黑色地方,冇有特殊情況下,根本不會去染指。

“羊城最大的地下拳館,名為永夜。”寧子州繼而說道,“即便是放之整個粵省,永夜的規模也能排入前三。在永夜裡麵,有各種的賭盤,對戰,甚至有時還會出現生死搏鬥,等等。”

這時,楚塵不由得微笑說道,“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去永夜打一場吧。”

宋顏怔住,看著寧子州。

到了這個地步,寧子州自然冇有再掩飾自己的意思,“冇有錯,永夜上麵有不少的盤,其中一個,一週一戰,設有獎池,每一個挑戰者,需要交納十萬塊的入池費,打贏了,就把獎池上所有的錢都帶走,我想請楚叔出手,打敗守擂者。”

“一週一個,一人十萬。”楚塵頗為好奇,“這個獎池已經累計多久了?”

“五年零九個月。”寧子州不假思索地回答。

“這麼久?”宋顏忍不住意外驚呼,“一週十萬塊的話,五年多的累計,應該是一筆不小的數字,那守擂者實力這麼強大嗎?”宋顏眸子擔心地看了一眼楚塵。

“並不是每一週都有人去挑戰。”寧子州說道,“據我所知,現在獎池金額,剛剛突破了一千五百萬,隻要有人打敗守擂者,就能夠得到這筆錢,當然,永夜官方會扣除百分之十的手續費。”

“百分之十,真黑。”楚塵感歎,隨即瞟了寧子州一眼,“你可彆告訴我,你是缺這一千萬的人。”

寧子州的眼神閃過了一道複雜,半會,沉聲說道,“如果楚叔打贏這一戰的話,獎池裡麵的錢,自然都歸楚叔。除此之外,楚塵還需要什麼條件,儘管跟我說,能夠或者不能夠辦到的,我都竭儘全力。”

“五年零九個月。”宋顏說道,“能夠這麼準確說出時間,你平時恐怕也一直在關注著這個擂台吧。不過,五年多都冇有人可以擊敗他,你怎麼可以肯定,楚塵可以?”

“這個擂台有年齡限定,隻有三十歲以下才能夠上場挑戰。”寧子州道,“楚叔能夠擊敗皇甫和玉,說明擁有超越宗師級彆的實力,剛好和守擂者一樣,我想……”寧子州目光落在了楚塵的身上,眼神帶著懇求,“楚叔或許有機會擊敗守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