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278章 我懂

-

宋慶鵬急匆匆地攔下了一輛出租車,上車之後,催促著司機開車。

夜夢酒吧門口不遠處,楚塵和宋秋正在車內。

“這小子怎麼跑那麼快,難道是發生什麼事了嗎?”宋秋盯著宋慶鵬上的車子,隨即也啟動車子,徐徐地跟了上去。

楚塵給寧子墨打了個電話,隨即說道,“小墨那邊也冇有什麼情況。”

楚塵自然想不到,這是宋慶鵬在給自己加戲。

此刻坐在出租車上,宋慶鵬有種如坐鍼氈的感覺,渾身都在顫抖著,越想越覺得可怕。

他突然間想到,張師兄給他打電話的時候,最後一句話是……掛了啊,掛了,掛了掛了……

宋慶鵬想給自己一巴掌。

為了十分鐘,葬送一輩子。

太不值得了吧。

車子在城中村牌坊前停下,宋慶鵬付錢之後,急匆匆地下車。

“他回來了。”暗處,寧子墨冷冷地盯著宋慶鵬,冇有輕舉妄動。

蕭朗注意到,遠處有車燈亮起,宋秋的車子也靠近了,不過,還在遠處就停了下來,楚塵推門下車。

宋慶鵬並不知道這些,他隻想著回去負荊請罪。

一路幾乎是帶著小跑地朝著那五層居民樓走過去,到一樓的時候,才氣喘籲籲地停了下來,發現門是反鎖著的,宋慶鵬想了想,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你小子三更半夜不睡覺,打我電話乾嘛?”張師兄心裡對宋慶鵬還是有點怨唸的,憑什麼他可以出去玩耍,美女在懷,巫辛長老還不怪罪,早知道自己該跟宋慶鵬一起出去的。

聽見張師兄不善的語氣,宋慶鵬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了,幾乎是哭喪著臉地開口,“張師兄,我知道錯了,我不該貪圖一時的享受,誤了門中的大事,我回來了。”

“什麼!”張師兄的聲音突然間大了起來。

撲通!

宋慶鵬直接跪在了門口,“張師兄,我跪了,我在門口跪著認錯,求張師兄原諒。”

張師兄猛然地在床上跳了起來,氣急敗壞,“你,你,你怎麼回來了?我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長老讓你明天再回來。”

宋慶鵬快要哭了,到了這個時候了,張師兄還對他說反話,宋慶鵬的態度誠懇,“張師兄,我懂長老的意思,所以,我回來負荊請罪了,我發誓以後再也不會了。”

“你懂個屁!”張師兄破口大罵,“你他孃的闖大禍了!你馬上離開這棟房子,快點!”

宋慶鵬渾身都在顫抖,果然自己會錯了長老的意思,現在長老生氣了。

可是自己一走的話,恐怕下一秒,就是毒蠱攻心了。

宋慶鵬跪得穩穩的,並且大聲開口,“長老,我知錯了,請長老責罰。”

張師兄傻眼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人?

聽不懂人話的嗎?

張師兄冇有跟宋慶鵬廢話了,飛快地推門出去,並且敲響了巫辛的房間門。

張師兄姓張名四。

“進來。”巫辛語氣不滿地盯著張四,“有事嗎?”

巫辛今晚的心情不錯,此刻正在修煉,剛剛有所感悟的時候,被張四闖進來,打斷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快要翻雲覆雨的時候,女生突然說一句,我媽回來了。

巫辛滿臉不爽地看著張四。

張四一臉的慌張,“長老,宋慶鵬那小子回來了。”

“天亮了嗎?”巫辛愣了一下,旋即回過神,瞪著張四,“你說什麼?”

張四哭喪著臉,“他回來了,就在樓下,還跪著,說要負荊請罪,說什麼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求長老原諒。”

巫辛快要氣炸了,臉色變幻著,恨不得馬上催動毒蠱讓宋慶鵬再也站不起來。

“觀察一下四周有冇有人跟蹤宋慶鵬,還有,讓他馬上滾進來!”巫辛憤怒,大吼了一聲,他雖然很想弄死宋慶鵬,可這時候理智告訴他,先讓宋慶鵬進來纔是最好的方法。

“但願冇有人跟蹤他過來,不然的話……我弄死他!”巫辛咬牙切齒。

五層居民樓的一樓大門打開,宋慶鵬抬起頭,神色流露出驚喜,“張師兄,長老原諒我了嗎?”

在這一刻,宋慶鵬為自己的機智點讚,幸好進入了賢者時間,腦子清醒了過來,纔想到了巫辛長老真正的意思,不然的話,他恐怕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還不滾進來!”張四冷喝了一聲。

宋慶鵬連滾帶爬地進去之後,張四還走出門口,朝著四周圍看了一眼,方纔退了回去。

二樓。

“長老,我已經吩咐附近的兄弟,讓他們留意有冇有人靠近這裡。”張四說道,“暫時冇有迴應,代表著冇有特殊情況。”

巫辛麵容陰沉地點頭,目光看著宋慶鵬。

宋慶鵬立即秒懂,撲通地跪在了地上,“我錯了。”

巫辛的手氣得顫抖,抬手狠狠地給宋慶鵬甩了一巴掌。

宋慶鵬倒在了地上,嘴角都溢位了血跡,然而,此刻宋慶鵬更多的是欣喜,長老出手教訓他,這代表著,長老的意思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這一巴掌,值了。

“從現在開始,你跟這對老傢夥待在一起。”巫辛冷冷地說道,並且直接給宋慶鵬扔了一把匕首,說道,“如果有什麼意外變故的話,你要負責挾製這對老傢夥。”

宋慶鵬一愣,條件反射地點點頭。

巫辛站了起來,轉身上樓,走到了三樓的其中一間房門口,豎耳傾聽了一會,並冇有任何的動靜,隨即轉身走回房去。

張四在二樓等待了片刻,也等不到什麼動靜,最終狠狠地瞪了宋慶鵬一眼,“你小子今晚險些闖大禍了,知道嗎?”

宋慶鵬忙不迭地點頭,“我知道,我懂,多謝張師兄打電話來提醒,以後我一定會報答張師兄的恩情。”

張四感覺自己跟宋慶鵬不是一個位麵的人。

他完全不知道宋慶鵬在想什麼。

罷了。

張四轉身回房去睡覺了。

夜深。

冇有人知道,在五層居民房的最頂房,旁邊的居民樓,有一道身影,宛若燕子般,一躍而起,輕盈無聲,穩穩地落在了這棟五層居民房的屋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