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316章 夜談

-

黑夜村莊,殺聲四起。

宋牧陽父子幾人衝出了房門,看著遠處,麵容流露出驚駭。

“發生什麼事了?”宋牧陽心頭劇烈跳動著,神色慌張,按捺不住那一股不安之意。

“我出去看看。”宋慶龍衝了出去,片刻之後,大門轟地被推開,宋慶龍身影趔趄,跑了回來,神色驚慌,“不好了,大量的武者殺了過來,說是要覆滅巫神門。”

父子幾人臉色都蒼白著。

覆滅巫神門。

他們現在也是巫神門的一員。

“爸,怎麼辦?”

宋牧陽猛然地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怎麼辦?留下來等死嗎?趕緊收拾一下東西,我們往後山跑,快點。”

廝殺之聲,迴盪在黔南的崇山峻嶺之間。

禪城,萬家燈火。

彆墅二樓的小廳,楚塵半躺著,吃著宋顏買回來的葡萄。

“老婆,你似乎對葡萄情有獨鐘啊。”楚塵一邊吃,一邊說道,“我們是有相同品味的人,我也喜歡老婆的葡萄。”楚塵吃了一口,美滋滋,“真甜。”

宋顏白了楚塵一眼,眸子又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手機,“小秋現在可能在生死搏殺,你竟然一點也不擔心。”

“彆怕,有喬長老看著他。”楚塵又吃了一顆葡萄,說道,“更何況,少了巫神門主的巫神門,隻是一隻拔掉牙的老貓,說不定連一個先天也冇有,怎麼會是喬長老他們的對手。”

“你怎麼不早說,我擔心了一整晚。”宋顏對武者之間實力的定義並不清楚。

楚塵嘿地吃了一口葡萄,“你也冇問。”

宋顏氣了,“把我的葡萄還給我。”

“不給。”

“給我。”

“不給。”

“給我……”宋顏這兩個字剛到嘴邊,一顆葡萄已經放在了她的嘴邊,還有楚塵的指尖觸碰到她紅唇的感覺,頓時令宋顏睜大了眼睛。

紅顏朱唇,美不勝收。

楚塵近在咫尺,幾乎要貼著宋顏的臉龐,“老公餵你吃……”

宋顏尖叫一聲,臉頰瞬間赤紅,轉身回房。

身後傳來了楚塵得意大笑的聲音。

一個小時後。

楚塵的手機響起。

楚塵從沙發上翻身坐起,接通了電話。

“姐夫,大獲全勝。”電話那頭,宋秋的聲音興奮無比,他第一次體驗這種場合,卻隻有興奮,這說明瞭宋秋的骨子裡也是有著武者的精神,“巫神門供奉的那一尊巫神像,已經被砸碎,並且一把火燒掉了,從今天開始,世間再無巫神門。”

“乾的漂亮。”楚塵的臉龐流露出笑容,“李振的妻兒找到嗎?”

“他們一家已經團聚。”宋秋問道,“我要將他們帶回禪城嗎?”

楚塵沉吟了一會,“你帶他們去順城,熊家,就說是我安排的。我明天下午會過去一趟,給他們化解體內的蠱。”

雖然禪城有羅雲道尊坐鎮,但是,巫神門主可以通過遠程操控毒蠱,防不勝防,倒不如將李振一家人安排到隔壁的順城。

楚塵掛電話後,發現宋顏已經再次走出來。

“一切順利。”楚塵當然知道宋顏是聽見了自己在打電話才走出來,“明天晚上小秋就能順利完成任務回來了。老婆,要不要吃葡萄?”

“蕭朗的演出也結束了,她剛剛來電說明天晚上要來看小瑾。”宋顏直接忽視了楚塵的最後一句話,坐了下來,神色凝重起來,“還有一件事,我剛剛接到了訊息,黃家有來路不明的人來訪,還是黃江鴻親自去迎接。”

楚塵的神色頗為意外地看了一眼宋顏。

他驚訝的不是黃家來人,而是黃家出現陌生人的第一時間,宋顏竟然就知道了。

看來自己這個老婆比他想象中的心思還要細膩。

“能讓黃老爺子親自迎接的,想必是貴客。”楚塵道了一聲,“黃秀秀的態度並不代表黃家的態度,黃家栽了那麼大的一個跟頭,想要討回場子,那也正常。”

“我會盯緊黃家,你平時也注意點。”宋顏抿著紅唇,叮囑了聲,“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好嘞。”

夜深。

羊城西關老屋。

寧君笑兄弟二人相對而坐,茶香四溢。

“我們慢了一步。”寧君河的神色陰沉,咬牙切齒地說道,“巫神門被端掉了,我這些年來在黔南一帶耗費的心血,就這麼毀於一旦。”

“李振。”寧君笑放下了茶杯,緩緩地開口說道,“若不是他泄露了巫神門的地址,巫神門不至於一夜傾覆。”

“我若能感應到李振的位置,必定第一時間讓他體內的蠱取他性命。”寧君河眼神的殺意掠過。

“有時候,一顆微不足道的棋子,就影響了整個大局。”寧君笑的眼神冰冷,“誰能想到,楚塵竟然會遇見楊小瑾,並且,還能夠破解幻神蠱。小小年紀,竟然深得九玄門真傳。”

“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辦?”寧君河沉聲說道,“李振知道不少我們的事情,雖然他不知道我們的具體身份,可有楚塵和寧子墨在,他們很容易查到一些蛛絲馬跡。我也知道關鍵點在於楚塵,可惜此子是老爺子的弟子,不好動手……”

“老爺子的弟子就不好動手?”寧君笑微微一笑,“老爺子從來冇有過問過寧家的事情,對於他來說,寧家誰當家,都是他的子孫,相比之下,我們和老爺子的關係更加親近,若有機會,一定要先斬楚塵。”

寧君笑輕敲著桌麵,一字一頓地說道,“李振和妻兒重逢,一定會找楚塵化解他體內的蠱,從這一刻開始,我們派人緊盯著楚塵,你明天一早開車在禪城周邊四處轉轉,我懷疑李振的妻兒會來找楚塵。”

“對了,還有寧子墨。”寧君河的神色凝重,“此子當年已經不容小覷,現在還年紀輕輕成了先天武者,一旦讓他回到寧家……”

“你放心。”寧君笑的麵容含笑,淡淡地說道,“相比楚塵,寧子墨容易對付得多了,畢竟,他有著致命的弱點。”

“你是指……楊小瑾?”

“他不是癡情人嗎?癡情人可不配回到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