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321章 屍蠱

-

寧君河一抹嘴角的血跡,抬起頭,再看了一眼前方,視線冷冷地眯起,“順城?待事情結束之後,我會跟你們好好算賬。”

寧君河調轉了車頭,迫不及待地朝著羊城疾馳而去。

他非常期待,寧君笑所提到的‘好戲’。

大哥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的。

熊家,破蠱結束。

李振一家三口已經醒來,李振一手拉著妻子,一手拉著小樹,來到了楚塵的麵前,突然間跪下。

“感謝恩公賜予我們新的生命。”李妻哭泣磕頭,情緒激動。

“大恩大德,此生不忘。”李振抬起頭,他的雙眸也在發紅,聲音顫抖,“這些年來,我做儘了傷天害理的事情,罪該萬死,我做夢都害怕報應會落在我的妻兒身上,楚塵,多謝你給了我們新生。”

“李郞,你做的事情,都是被迫無奈,被溶血子蠱控製,現在我們獲得了自由,你一定要將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恩公。”李妻開口。

李振點頭,看著楚塵,沉聲地說道,“這些年來,巫神門主借我的手,做了不少事情,我會一件不留地說出來,但是,很多事情巫神門主都冇有露麵,都是我親手去做……”李振緊攥著拳頭,如果要問罪的話,他的罪名纔是最大的,巫神門主隻是借刀殺人,還不留任何證據。

“你慢慢說。”楚塵相信,寧君河再小心,也不可能滴水不漏,一定有機會抓住他的把柄,如果有真憑實據證明寧君河的巫神門主身份,並且列舉出一係列的惡行,以寧家的家法,絕對不容寧君河。

一旦寧君河倒下,寧君笑相當於折斷了一邊翅膀。

宋秋已經搬來了凳子,強忍著出去買瓜子的衝動。

“嫂子,你帶小樹出去玩吧。”楚塵突然說了一句。

李妻遲疑了下,點點頭,拉著李小樹的手,往外麵走出去。

“謝謝你。”李振的神色感激地說了一聲。

這些年來他所做的事情都是在溶血子蠱的控製之下,雖不是他的本意,可這些事情,他終究不想被自己的兒子聽見。

父親都想在自己的孩子麵前,保留偉岸的形象。

接下來,李振將一件又一件事情說出來。

他就好比是寧君河暗處的一把刀,明麵上辦不到的事情,就由李振去辦。

“這個巫神門主,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熊樂聽著都忍不住怒了,瞪大眼眸,憤怒地說道,“簡直就是一個喪儘天良的惡賊,他要是在我麵前,我老熊肯定一巴掌將他拍碎。”

“我也得讓他嚐嚐霸道拳的滋味。”熊振光冷怒地道。

“嗯。”楚塵點頭,“我知道巫神門主的身份。”

“楚少你說,他是誰?”熊樂摩拳擦掌,彷彿已經按捺不住自己的大刀。

“他姓寧,名君河。”楚塵道,“應該很容易查到這個名字。”

熊樂的嘴巴張大。

熊振光渾身一哆嗦。

良久。

熊樂扭頭看著熊振光,“兒子,你剛纔找我有事嗎?”

“爸,我們先不打擾楚師傅,出去說吧。”熊振光的反應也很快。

父子倆遁走。

寧家,寧君河!

這哪是他們可以惹得起的存在。

神仙打架,凡人避讓。

熊樂父子非常識相地選擇離開了。

“黑巫一派,大多分佈在黔省這一帶,山高林密,這裡的人們與蛇蟲螞蟻打交道,久而久之,便養出了蠱蟲,創造出了蠱術。”李振繼續說了,“巫神門是黑巫一派的重要分支,在黔南一座山深處,還有一處禁地,禁地內有不少強大的蠱蟲,然而,從寧君河突然間成為巫神門主開始,那一處禁地,也成為寧君河的實驗室。”

“實驗室?”楚塵皺眉。

“以活人精血,煉一種屍蠱。”李振沉聲說道,“將活人的精血煉成蠱,打入死人體內,會令本來已死之人挺屍,並且力大無窮,不懼疼痛。我曾聽他說過,屍蠱的研究已經趨於完美。”

“為了讓死人複活,不對,是身體活過來,就要用生人的生命去獻祭?”宋秋不由得哆嗦,“太邪惡了吧,他直接將蠱用在活人身上不好嗎?”

李振沉吟了一會,看著宋秋,“比如你死了。”

“啊呸,你重新組織一下語言。”宋秋的反應非常迅速。

“不好意思。”李振想了想,認真地說道,“比如我死了,可我生前是先天武者,寧君河找到我的屍體,放入屍蠱的話,我這條屍體能夠發揮出先天武者的實力。”

“試想一下,先天級彆的武者,無視疼痛,不懼生死,這樣的敵人,誰不頭疼。”楚塵的視線冷冷地眯著,“以活人精血煉出的屍蠱,隻要我們找到屍蠱,並且證明出自寧君河的手,他不僅僅要受到寧家的家法處置,更要受到全天下的正義武者的討伐追殺。”

“巫神門的禁地,在什麼地方?”羅雲道尊問。

“我昨晚去查過了,禁地內已經冇有留下任何關於屍蠱的證據。”李振說道,“寧君河對於這方麵非常的謹慎小心,因為他知道一旦敗露後的結果。”

楚塵點頭,神色冰冷,“藏得再深,狐狸尾巴也總會露出來。”

接下來李振繼續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整整說了兩個小時。

李振努力地回想,暫時也冇有想到其他的。

“巫神門主在世俗的地位顯赫,手中還有屍蠱這樣的邪物,如果不能及時阻止他的話,不知道會有多少的無辜生命遭到他的迫害。”李振深吸了一口氣,“等我安頓好妻兒之後,我會親自回到禪城,儘我的綿薄之力,對付巫神門主。”

“不如就讓他們住在熊家吧。”楚塵說道,“你也留在熊家,有需要你的地方,我立即通知你,你也能最快趕來。”

李振沉吟了一會,抬頭感激無比,“多謝你,楚塵。”

“我也要謝謝你。”楚塵深吸了一口氣,“如果不是你,我還不知道,寧君河竟然研究這種喪儘天良的邪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