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354章 陽謀

-

金灘大廈,第二十層是錢氏的辦公樓。

榮東推開了錢步邵的辦公室大門,“錢少,準備好了嗎?葉大哥已經出發了。”

錢步邵的臉色略微有些低沉,輕輕地頷首。

三人昨晚喝酒的時候,約好了今天一起打高爾夫。

可此刻,一個訊息傳來,令錢步邵大好的心情都冇有了。

羊城夏家,夏言歡,早有商業奇才的赫赫威名,果然不容小覷。

如果不是那位廢柴夏家三少爺楚了錯,恐怕,錢氏還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現在還有時間,為時未晚。

錢步邵深吸了一口氣,沉聲地說道,“東子,今天我可能要失陪了,家裡有些重要的事情,我得馬上回去處理,你替我和葉少說一聲抱歉。”

“什麼事那麼重要啊。”榮東無腦地問了一句,“葉大哥今天可說了要好好展示他的實力。”

錢步邵不好氣地瞥了榮東一眼。

這傢夥連該問不該問的事情也分不清。

“你先過去,我遲點處理好事情後,也跟著過去。”錢步邵說道。

榮東隻能是點點頭。

離開了金灘大廈後,榮東給楚塵彙報了情況。

楚塵立即聯絡宋顏,“看來錢步邵已經得到了訊息了,現在正急匆匆地趕回去,應該是想將夏先生所說的另外一個渠道揪出來。”

辦公室內,宋顏三人的心頭都是一沉。

這終究隻是煙霧彈。

他們心中最後的一絲希望瞬間被粉碎。

混入北塵的錢氏間諜,正是鄧英才。

“這種情況下,隻能拚我們的硬實力了。”夏言歡看著夏北,“你抓緊時間,讓九城製藥那些渠道商簽訂合約,我們要在瞞住鄧英才的情況下,加快進度,充分發揮煙霧彈的作用。”

“煙霧彈能夠持續的時間不會很長,所以,我們的產品想打入禪城市場的話,隻有最後一條路,打一場閃電戰。”宋顏沉聲地說道。

“閃電戰。”夏言歡的眸子流露出一抹欣賞,“宋顏用這三個字形容得非常好。”

“我馬上去辦。”夏北點頭,立即站了起來,離開了會議室。

錢氏。

書房內。

錢老爺聽完了錢步邵的彙報,陷入了沉思之中。

“爺爺,這個夏言歡,還真的是個難纏的對手,如果北塵冇有他的話,恐怕連一點浪花也掀不起來。”錢步邵眸子抹過了一絲擔憂,“也幸好他有夏北那個豬隊友,拖了後腿,現在讓我們知道了他真正的底牌,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內,我們想查到夏言歡的另外一個渠道,不太容易。”

“全力去暗查。”錢老爺沉聲說道,“還有,通知下去,隻要堅決杜絕北塵藥品上架的藥店,今年內和錢氏之間的藥品交易,都有八折的優惠,相比區區一個北塵,孰輕孰重,我想,大部分商家都能分清。”

“相反,但凡出現‘北塵製藥’四個字的藥店,錢氏的藥品永不供應。”

錢老爺的聲音發狠。

錢步邵的眼睛一亮。

“有了爺爺這句話,那夏言歡口中說的另一個渠道是什麼也不重要了。”錢步邵含笑地說道,“夏言歡用的是陰謀,詭計多端,可爺爺是陽謀,以絕對霸主的地位,扼殺他們萌芽的希望。”

“凡事不可掉以輕心。”錢老爺說道,“另一個渠道是什麼,必須追查,並且針對處理。”

“這一次,就讓楚塵感受一下,什麼叫做霸主的地位。”錢步邵哈哈大笑。

“對了,爺爺你知道全國獅王爭霸賽嗎?”錢步邵說道,“楚塵應該會參加,這傢夥的拳腳功夫還行,應該能夠拿個好名次,嘖嘖,又要備受矚目了,就讓全國獅王爭霸賽將他捧到最高,然後,再狠狠地跌落下來。”

“全國獅王爭霸賽。”錢老爺眯笑,“可根據我得到的訊息,楚塵未必能夠在這次的全國獅王爭霸賽上出彩。”

聞言,錢步邵的心頭猛然地一震,看著錢老爺,突然間內心升起了強烈的期待。

走出家門口,錢步邵迫不及待給榮東打電話。

“我馬上到,等我哈!”

心情極佳。

宋家。

楚塵正在指導皇甫和玉和宋秋九響拳。

一老一少,兩人對拳腳功夫都有一定的天賦,練習起來非常容易上手。

尤其是皇甫和玉,本身有七響拳的底子,很快就將九響拳練到了第七響。宋秋由於自身實力的原因,隻打出了第四響,對此宋秋已經非常滿意,九響拳配合著麒麟步,威力翻倍。

黃昏時分。

一家飯店包廂。

“鄒總,你看一下合同的具體內容。”夏北麵容含笑,“如果冇有其他問題的話,我們可以簽了。”

這份合同上,夏北將北塵的利潤壓得極低,對方進了北塵的貨賣出去的話,能賺的利潤比市麵上其他絕大多數的藥高很多百分比。

再加上對方本來就是九城製藥的供應商。

夏北認為,問題不大。

坐在對麵的鄒總臉龐的笑容也很盛,這一單下來,他也能賺不少。

對於商人而言,利潤纔是最重要的。

他雖然知道錢氏在和北塵競爭,但是,製藥方的競爭越激烈,他們能夠獲得的好處越多。

“夏少爺年紀輕輕,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鄒總笑了笑,開口說道,“不過,我還是覺得你們給的價格太高了,這樣吧,再降低百分之十,合同我簽了。”

聞言,夏北的臉色不由得變幻了一下,旋即無奈地說道,“鄒總,再降低百分之十,我們就相當於做虧本買賣了。”

“捨不得孩子套不了狼,這句話,同樣適用於商界。”鄒總麵容含笑,他非常瞭解北塵的處境,這種情況下不坐地起價,那也對不住自己的銀行卡啊。

夏北眉頭緊皺著。

片刻,咬牙點頭,“行,我做主,答應你……”

包廂的門突然間被推開,鄒總的秘書扭著細腰,來到他麵前俯身下來,附耳說了幾句。

鄒總看了一眼,隨即點點頭。

“夏少爺,你不好運了。”鄒總看著夏北的眼神帶著幾分憐憫,同時也有遺憾,“這份合約,我不能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