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360章 潛入

-

江映桃的腳步漸漸消失在走廊的儘頭。

青年男子回過頭,看著陳章怡,“組長,我們現在要怎麼做?”

“放心,江映桃接近不了千業碼頭,七組的先天武者這一次來了五個,而九組連個像樣的高手都冇派來,就憑江映桃這一手飛刀絕技,還冇有突破我們防線的能力。”陳章怡沉聲地說道,“總而言之,絕對不能讓九組這群廢物破壞了這次的行動。”

“據線報,千業集團極有可能會在近幾天與買家進行一場交易。”青年男子沉聲說道,“不過,很難獲取具體的交易時間。今晚九組那位偵查員的失聯,極有可能就是因為獲得了關鍵的情報,他一定會想辦法傳出來。”

“我已經跟突擊隊交涉過,這幾天,隨時可能需要突擊隊的出手支援行動。”陳章怡冷冷地盯著門口的方向,“這一次,必定是人贓並獲。”

走廊外,一陣腳步聲音匆匆地傳來。

“組長,不好了,江映桃失蹤了。”一人氣喘籲籲。

陳章怡的麵容一變,瞬間沉著臉,“我讓你們守住酒店所有的出口,你們都在乾嘛?”

“我們明明看見江映桃和司徒靜進入了電梯,可最後從電梯口出來的,卻隻有司徒靜,江映桃不見了。”

“廢物!”

陳章怡突然間有種被打臉的感覺。

剛纔她還在說著九組廢物,江映桃不可能離開酒店,可一轉眼,江映桃就消失在她的眼皮底下了。

“組長,這也說明瞭,江映桃果然有問題,我擔心她去通風報信。”青年沉聲說道,“千業集團和楊氏水產都是永夜的股東,我們早就懷疑整個交易的背後就是永夜在操控,江映桃的身份可是格外的敏感啊。”

“立即將這個訊息傳告給孫隊長,讓他來做定奪。”陳章怡冷哼,“江映桃這一次的擅自行動,她的組長位置絕對不保,如果真的因為她走漏風聲了的話,那麼,不僅僅特戰局不再容得下她,她還要背上法律責任。”

千業碼頭,夜深人靜。

波濤甩岸的聲音反覆不停地傳來。

江映桃已經換上了一身夜行衣,一雙眼眸晶瑩剔透,蘊含嫵媚,身影悄然無息地接近了千業碼頭。

江映桃並非武者,她擁有不俗的格鬥技巧以及強大的潛行能力,是因為在當兵的時候所接受的係統的軍中特種訓練,江映桃是當時同一批中的佼佼者,在加入特戰局之後,更是機緣巧合跟著特戰局的一位前輩學了一門飛刀技巧。

純粹自身的戰鬥力的話,江映桃曾經和先天武者比試過,比先天武者稍遜一籌。

江映桃敢孤身潛入,倚仗的還是一身特訓出來的潛行能力。

江映桃的身影很快就冇入了黑夜之中。

高速公路上。

車輛疾馳。

楚塵一直拿著手機,然而,一個多小時過去了,不管是江映桃還是羅雲道尊,都冇有任何訊息傳回來。

“怎麼回事?”楚塵心中的忐忑之意更加濃烈,再三猶豫之後,還是撥打了羅雲道尊的電話。

然而,羅雲道尊的電話無法接通。

楚塵的瞳孔輕微地一縮,轉而撥打江映桃的電話。

“我是司徒靜。”電話接通,司徒靜知道是楚塵,直接開口說道,“組長在十分鐘之前潛入了千業碼頭,她的手機在我的手裡。”

楚塵吃了一驚,“桃姐怎麼親自去了?她……能行嗎?”

“你可彆小瞧桃姐,桃姐的偵查能力,在整個偵查部來說,都是頂級的。”司徒靜回答。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楚塵追問道。

江映桃好歹也是九組的小組長,負責指揮這次的偵查行動,一旦要她親自出動的話,是不是意味著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控的地步了。

“還不是因為七組那個八婆……”司徒靜脫口而出,連忙輕咳了一聲,改口說道,“七組的陳組長不允許我們九組有任何行動,說是會打草驚蛇,所以,我們九組在鵬城的偵查員都被監控起來了,組長隻能甩開了監控她的人,自己去行動。組長說了,裡麵的偵查員隨時可能有危險,她不能坐視不理。”

楚塵的心頭暗暗一沉,掛了電話之後,沉聲地說道,“小秋,加快一點速度。”

怒濤席捲,千業碼頭上,堆積著一個個的倉庫。

江映桃從進入千業碼頭之後,漸漸地察覺到了今夜這裡的不同尋常。

越是往碼頭裡麵走,越是察覺到有越來越多的監察視線在四周圍劃過。

外鬆內緊。

碼頭乾活的工人全部都已經回到各自的宿舍休息,不允許走出房門半步。

江映桃往裡麵潛行的過程,腦海中突然間冒出了一個念頭……

“他們該不會就在今夜交易吧?”

江映桃的眸子睜大了幾分。

腦海中飛快地閃過了一個個訊息。

寧君河,張誠,楊謙齊聚千業碼頭,給人製造一種正在商討交易的假象。

寧君笑突然間高調提前了獅王爭霸賽的時間,更是令人下意識覺得,他要利用獅王爭霸賽的焦點,轉移目光,趁著獅王爭霸賽的時候,進行走私活人的交易。

這一切,都是寧君笑放出的幌子。

真正的交易時間,極有可能就是今晚。

江映桃的腦海中飛快地出現了一個個的可能性,最終愈發感覺,今晚會是千業集團走私交易的時間。

今晚的千業碼頭從外麵看上去跟平時冇有什麼區彆,如果不是其中一個偵查員的失聯,江映桃根本不會猜測對方會選擇在今晚交易。

“今晚怎麼回事,手機一點信號都冇有,連wifi也用不上。”江映桃旁邊是住宿的板房,裡麵傳出了抱怨聲音。

江映桃暗默自語了一聲,“恐怕整個千業碼頭的信號都已經被遮蔽了。”

從第一個偵查員失聯之後,千業碼頭的所有訊號就已經完全消失不見。

越是這樣,越是堅定了江映桃要深入敵腹的決心。

“就算今晚不是交易時間,也絕對有重大的事情。”江映桃身影倏然地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