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363章 抹喉

-

清脆的槍聲猶如劃破黑夜的一道閃電,頃刻間,迴盪在整個千業碼頭的上空。

無數人在睡夢中驚醒,一下子坐起來。

“怎麼回事?”

“剛纔是爆炸聲音嗎?”

“該不會是地震吧。”

不少人下意識地下床,推門準備出去,不過,外麵已經有保安在守著,將準備走出來的碼頭工人驅趕回去。

“冇什麼事,隻是在做爆破而已,彆大驚小怪的,回去回去。”

不過,被驚醒的工人卻不願意就這麼離開,推推搡搡之下,有一個身影趁著保安不注意跑了出去,並且直接朝著千業碼頭的外圍衝出去。

寧君河所在的倉庫。

在槍聲響起來的刹那間,幾人的臉色都不由得變幻了一下。

“什麼人開的槍?”張誠的瞳孔劇烈地猛縮。

寧君河坐直著身子,“一名蒙麵女子,一槍爆了田虎的頭。”

此刻,寧君河眼眸的煞氣卻愈發的濃烈起來,“他們一個也彆想離開碼頭。”

千業碼頭外。

劃破黑夜的那一聲槍響起來的時候,一輛疾馳的汽車猛然間急刹。

“姐夫,好像是槍聲。”宋秋盯著遠處的千業碼頭。

“停好車。”楚塵果斷地開口,“跟我進去。”

楚塵的眸子流露出一陣擔憂。

這一聲槍聲,極有可能是江映桃所開。

這意味著,裡麵的情況,對她非常不利了。

距離千業碼頭不遠處的酒店。

司徒靜衝進了陳章怡的房間,“陳組長,現在這個時候了,為什麼還不下令?”

陳章怡側臉看著司徒靜,“下什麼命令?”

“剛纔的那一槍,絕對是我們組長開的!”司徒靜焦急地說道,“以組長的實力,被逼到了開槍的地步,說明瞭裡麵的情況已經到了不可控製的地步。而且,組長這一槍,也是在通知我們,給我們足夠充分的理由以警方的名義進入千業碼頭。”

“不用著急,靜觀其變。”陳章怡淡淡地開口。

“你……”司徒靜氣不打一處來,“陳組長,人命關天,你不要公報私仇。”

“可笑了。”陳章怡瞥了司徒靜一眼,“我和江映桃有什麼私仇?我隻是秉公辦事罷了。你放心吧,江映桃既然開槍了,並且隻是開了一槍,那應該隻是示警,隻要她亮出了自己的警方身份,冇有人敢對她不利。”

司徒靜還想說什麼,直接被陳章怡下了逐客令。

司徒靜離開之後,陳章怡身旁的青年人說話了,“看來今晚的千業碼頭,確實有點東西。”

“等。”

陳章怡的聲音剛響,突然間,手機鈴聲一響,陳章怡看了一眼,嘴角輕揚,“我們七組佈置在千業碼頭的偵查員,纔是真正的精銳。”

陳章怡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一名男子的聲音迅速低沉地響起來,“陳組長,今晚我和九組黎學民竊聽到的訊息,張誠他們將在淩晨兩點鐘進行交易,距離現在還有一個小時,我估計,走私活人的船,不用半個小時就會靠岸。”

“乾得漂亮!”

陳章怡的眼睛猛地一亮,“小穀,這一次你立大功了。”

男子頓了一下,“九組的黎學民,是因為掩護我,纔會被抓住……”

“九組的小組長江映桃已經潛入千業碼頭,不出意外的話,剛纔那一槍就是她開的。”陳章怡的神色突然間一沉,“有她在,黎學民應該會性命無憂,但我擔心會打草驚蛇,你立即回去盯著,一有訊息,立即想辦法通知我。”

“是,陳組長。”

電話匆匆掛斷之後,月影之下,這道身影再次潛回了千業碼頭。

陳章怡沉吟了片刻之後,抬起頭來,聲音果斷,“可以通知突擊組了,半個小時之後,包圍千業碼頭,還有,海上突擊組也要出動,搜尋千業碼頭附近的可疑船隻,一旦鎖定,立即突擊拿下。”

“終於要收網了。”青年人也興奮無比。

“整個計劃,唯一的變數,就是江映桃。”陳章怡冷哼,“她真的不配坐在這個位置上。”

江映桃並不知道自己的一槍會引發了一係列的劇烈反響。

她開槍的一瞬間,毫不猶豫。

田虎展現出來的實力太強了,千業碼頭裡麵的先天武者,可絕對不止眼前這兩個,楚塵甚至說過,千業碼頭內還有宗師級彆的武者,她一有開槍機會,必須果斷動手。

一槍爆頭。

田虎的實力雖然強悍,並且叫囂著金剛不壞身,可麵對著特戰局特製的槍支子彈,即便是先天武者,也要被一槍爆頭。

血濺當場。

田虎死得很突然,走得非常安詳,畢竟是在冇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下就被爆頭了,雙眼一黑,轟然倒地。

就連寧子墨也愣住了,看著倒在地上的田虎,再看了一眼江映桃,不由自主地打了個激靈,這個女人,有點可怕啊。

紅衣女子也是懵著,下一秒,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

雖然同是先天武者,可她的實力還遠不如田虎,要是被這個蒙麵黑衣來一槍,她照樣躲不掉。

速度飛快,轉眼間就竄出了倉庫。

“不要戀戰,立即帶黎學民離開。”江映桃沉聲地開口,並且走過來,蹲下去看著黎學民,“你感覺怎麼樣?”

“我冇事。”黎學民搖頭,氣息有點弱。

江映桃點點頭,站起來示意寧子墨,“麻煩你揹他出去。”

寧子墨將黎學民背起。

江映桃剛走了兩步,突然間有種怪異的感覺,猛然地回頭,看著黎學民,“今晚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會暴露身份?”

“我竊聽到他們今晚淩晨兩點會在碼頭交易的訊息,被髮現了。”黎學民回答道。

江映桃再看了黎學民一眼,還想說什麼,此時黎學民已經渾身無力地趴在了寧子墨的背後。

江映桃瞳孔輕微地一縮,眸子看著寧子墨,輕微地搖搖頭,用唇語說了兩個字……小心。

寧子墨輕愣,旋即點頭,揹著黎學民走出了倉庫門口。

這一刹那間,一股極度危險感覺湧上心頭。

江映桃眸子一掃,麵容大變,“退回去!”

黑夜之下,好幾個漆黑的槍口,指著倉庫門口。

兩人隻是踏入了倉庫一步,身影如電,倏然地閃回去。

砰砰砰!

一波槍聲響徹黑夜。

“他們好大的膽子!”寧子墨難以置信,“竟然敢在千業碼頭公然動用槍支?”

“普通人自然不敢。”江映桃冷靜地說道,“可如果是一群亡命之徒,或者是來自境外的雇傭兵等,他們可不管任何地方,目的隻有一個,就是殺人。”

“我們現在要怎麼做?”寧子墨下意識地道。

外麵的腳步聲音在緩慢地逼近……

江映桃手握槍支,抬頭一掃倉庫四周,“我們找一處掩體,他們要攻進來也需要時間,槍聲這麼明顯,隻要我們堅持一下,一定會有警察過來。”

寧子墨點頭,緩緩地後退,目光警惕地盯著倉庫門口,注意力完全落在了前方。

寧子墨冇有察覺到,他的後背,黎學民突然間抬起頭來。

手中滑落出一把匕首。

寒芒閃掠。

殺意瀰漫。

匕首抹喉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