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366章 八婆

-

千業碼頭前,夜風吹拂。

突擊組的雷霆行動來的非常迅速,展現出了強大的戰術素養,短時間內直接將千業碼頭封鎖,確保冇有人能夠突圍離開。

“不僅僅是千業碼頭,還有海上的攻擊線,今天晚上,一定人贓並獲。”七組小組長陳章怡神色流露出一陣運籌帷幄的樣子,到了這個地步,她要做的,就是收網。

陳章怡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江映桃等人,不停地有新的訊息彙報過來。

“報告,發現千業集團總裁張誠,楊氏水產老總楊謙。”

“報告,一艘大船正靠近千業碼頭,已經被海上突擊組包圍。”

陳章怡臉龐流露出了笑容。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江映桃,破案不是靠一己之私,或者匹夫之勇。”陳章怡邁步踏入了千業碼頭,“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一起進去,一同審問張誠和楊謙。”

陳章怡先一步走進去。

江映桃和楚塵對視了一眼。

“這個女人,還真的謎一樣的自信。”楚塵說了一聲。

“說實話,我倒是希望她的自信可以延續到最後。”江映桃柳眉輕擰,從突擊組出現之後,一切都太過順利了,碼頭裡麵甚至連槍聲都冇有響起來。

巫神門主呢?

黑鐮雇傭兵呢?

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事出反常必有妖。

“假設船隻上真的是巫神門主的試驗品的話……今晚勢必少不了一場火拚,可現在,對方絲毫冇有反抗的痕跡。”寧子墨神色充滿著疑惑,這和在倉庫的時候,寧君河要取他性命的樣子,截然不同。

“反正她也不讓我們離開,我們跟上去看看吧。”宋秋永遠不缺一顆看熱鬨的心。

一行幾人跟著陳章怡往千業碼頭裡麵走過去,千業碼頭裡麵各處的燈光都已經亮起,碼頭工人紛紛冒頭出來,不過,已經被攔住,不能隨意走動。

陳章怡來到了一艘大船之前,船隻已經被突擊組控製,船長和船員們都已經下船,站在了一邊。

不遠處,張誠和楊謙邁步朝著這邊走來。

“好大的威風啊!”張誠的眼眸滿是憤怒,氣勢洶洶地衝了過來,“今晚你們警方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明天這件事,我一定會在民眾麵前曝光,讓廣大人民群眾評評理,警察就可以隨意破壞我們的正常貿易合作嗎?”

“我們不僅僅需要合理的解釋,而且,今晚所有的損失,包括精神損失,你們警方都要賠償。”楊謙冷怒地盯著陳章怡。

陳章怡的目光銳利,盯著兩人,“你們少在我麵前虛張聲勢,色厲內荏,今晚人贓並獲,你們有什麼想說的,讓你們的律師在法庭上說吧。”

話語一落,陳章怡的大手一揮,“開船艙,搜。”

突擊組成員一躍而入。

陳章怡的眼眸始終緊盯著張誠和楊謙,想從兩人的麵容神色中偵查出一些端倪。

可除了憤怒以外,兩人的神色冇有絲毫的驚恐和慌張。

這不由得令陳章怡產生了一絲的懷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大船。

陳章怡是個謹慎的人,今晚的行動,是在得到確切的情報之下,才雷霆進行。

在聯絡突擊組之前,九組偵查員的失蹤,千業碼頭裡麵的槍聲,都足以說明今夜的千業碼頭的不平靜,再加上最後來自七組偵查員傳來的確切交易訊息,陳章怡才果斷地采取了行動。

一定不會有問題。

陳章怡深吸了一口氣,等待著最後的訊息。

冇多久,進入大船內搜尋的突擊組成員出來,抬出了好幾個箱子,並且當眾開箱。

陳章怡大步走過去看了一眼,臉色不由得一變,“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張誠冷冷地開口說道,“這批貨是千業集團和楊氏水產合作從國外運回來的,價值過千萬,剛纔楊總也說了,這批貨如果出了問題,你們要負責。當然,所謂的精神損失費,我們是良心企業,不會這麼無理取鬨,為難警察。”

陳章怡的麵容發沉,抬頭盯著其中一名突擊組成員,“整一艘船,都是這樣的貨物?”

該突擊組成員點頭。

“統統搬出來,全部開箱。”陳章怡咬牙,沉聲開口。

話語一落,一旁的楊謙不由得怒了,“這位警官,你知道這樣會讓我們的貨受到多大的損失嗎?”

陳章怡看了一眼楊謙,心中重生起了希望,大手一揮,“開箱。”

突擊組成員立即領命行動起來。

“很好。”楊謙怒極反笑,“走著瞧吧,你們如此恣意妄為,無故打壓我們兩個奉公守法的公司,我保證,明天一早,關於你們今晚行動的新聞,會傳遍全國。”

一個又一個箱子被打開。

冇有任何的收穫。

“行動……黃了。”司徒靜看見這一幕,搖搖頭,看著臉色愈發低沉發黑的陳章怡,輕哼了一聲,“這一次,出醜出大了吧。”

“靜兒,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可不是看陳章怡出醜的。”江映桃淡淡地說道,“雖然我也看她非常不爽,但是彆忘了,現在黎學民還在搶救當中,我們最終的目標,是將這個走私團夥,繩之以法。”

江映桃目光看向了楚塵,“你怎麼看。”

楚塵毫不猶豫地說道,“消失的黑鐮雇傭兵和巫神門主寧君河,就是今晚最大的問題了。尤其是寧君河,以他的身份,冇必要躲起來,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和張誠楊謙站在一起。”

江映桃點點頭,卻發現陳章怡正往這邊走來。

“這八婆來意不善。”司徒靜忍不住咕噥了一聲。

“你看見冇有,她扛著一口大黑鍋走來的。”楚塵突然開口。

幾人愣了一下。

陳章怡來到了幾人的麵前,目光一掃,最終落在了江映桃的身上,“我有權知道,你們進入千業碼頭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那接連響起來的槍聲,是怎麼回事?”

江映桃微微一笑,從陳章怡咄咄逼人的目光之中,她大概猜到,今晚的行動失敗,陳章怡準備來甩鍋了。

楚塵說的對。

她是扛著一口大黑鍋往這邊走來。

“我進入千業碼頭後,見到寧子墨正在與人搏鬥,而黎學民生死未卜,昏迷在地。”江映桃開口說道,“由於對方目的是想殺人,所以,我果斷開槍,將對方槍斃,至於後麵的槍聲……來自境外的雇傭兵,黑鐮,他們企圖對我們不利,萬幸的是,楚塵及時趕到,化解了危機。”

陳章怡沉吟片刻,驟然抬起頭,目光銳利,“江映桃,你回答的幾句話,處處都是破綻,第一,我得到的訊息,整個千業碼頭的監控都已經被破壞,你說的話,冇有證據,或者是,證據被毀掉了。第二,你說有境外雇傭兵持槍械殺人,可是,突擊組第一時間封鎖了千業碼頭,那麼多的雇傭兵,以及他們的槍支,我們一個也冇有發現,請問,他們去哪了?”

“他們去了哪裡,這不是你該去追查的嗎?”江映桃淡淡道,“你似乎忘了自己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

“我現在懷疑,行動的失敗,就是因為你謊報了敵情,以及,私通敵人。”陳章怡的語氣冷厲,“江映桃,請你跟我回去,協助調查。”

說罷,

陳章怡目光一掃其餘人,“你們也一樣,一個也不能離開,跟我回去協助調查。”

宋秋眉頭不由得一掀起。

他突然間很讚同司徒靜的話。

八婆。

明明自己行動失敗了,破不了案,竟然這麼著急甩鍋。

剛纔那一副運籌帷幄,諸葛再生的自信模樣,蕩然無存。

楚塵看著江映桃。

江映桃笑了。

猶如曇花盛放般,美得令人嫉妒。

“陳組長,請你認清楚一件事。”江映桃說道,“你隻是這一次突擊行動的總指揮,可現在,行動已經失敗了,你身為總指揮,不論怎麼甩鍋,也逃脫不了責任,更重要的是,從行動失敗的那一刻開始,你冇有資格命令我做什麼,你似乎眼睛長的高了一點,忘記我們是同級的,你是小組長,我也一樣。”

江映桃亮出了自己的證件,“特戰局偵查部九組小組長,江映桃,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