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372章 報複

-

楚塵翻閱資料之前,忍不住看了一眼張運國。

這位曾經宋家的定海神針,算無遺策的張道長,竟然一下子轉型成了一名情報偵查員,並且還轉型得非常成功,楚塵都忍不住動了介紹張道長進入特戰局的心思了。

張運國所做的一切都是想在楚塵的麵前有存在價值,想抱緊楚塵的大腿,將來有機會進入九玄門修行,他要是知道楚塵想引薦他進特戰局,恐怕連哭的心思都有了。

“張道長,辛苦你了。”

楚塵開始查閱資料。

前麵幾頁記錄的是禪城各家派出的獅王爭霸名單。

黃家,肖音奇,柳曉鋒。

名單上還有備註,肖音奇,青陽派長老,武道宗師。柳曉鋒,肖音奇座下弟子之一。

接下來,楚塵粗略看了一眼其餘各家的名單,包括葉家,錢家,榮氏集團等這幾下跟他過節不小的家族,都在參賽名單之列。

“單單一個禪城就二十個名額,據說這次的獅王爭霸,範圍是全國乃至全世界,到時候會有多少條獅同場競技?”楚塵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個場景。

雄獅爭霸,萬眾矚目。

“外界盛傳,此次獅王爭霸,曆史以來規模最大。”張運國沉聲說道,“現在都冇有人提全國獅王爭霸了,而是改稱為,千獅盛宴。”

“那倒確實是一場盛宴。”楚塵微笑,眼眸也抹過了一道期待。

先前因為屍蠱案,冇有參賽的心思,現在屍蠱案告破,楚塵可以好好感受一下這場屬於舞獅的盛宴了。

楚塵看了一眼名單上的肖音奇,嘴角輕地上揚了一下,同時他也想知道,這位青陽派的宗師,要在千獅盛宴上如何對付他。如果對方真的在知道他是九玄門弟子的情況下還敢對他動手,底氣是什麼?

“趙家,傅鶴樓。”張運國給楚塵劃重點,沉聲地說道,“此人來曆不小,是北方宗師聯盟的元老級彆人物,上一屆在京城舉辦的全國獅王爭霸賽,他闖入前十名。這次代表禪城趙家出戰,聽說是趙家花了重金,並且,還與趙家一個叫做趙山的小輩有關係。”

北拳趙山。

楚塵倒是還有印象。

“這麼看來,趙家也想在這一次的全國爭霸賽上,出一出風頭。”楚塵甚至有種感覺,對方恐怕就是衝著他來的。

他在禪城樹敵太多了。

一有機會,敵人就會拚儘全力狙擊他。

千獅盛宴,必不錯過。

除了禪城的這幾家外,張運國還蒐集了其餘各城的部分資料。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正當楚塵在瞭解千獅盛宴的時候,那一場由新聞釋出會引發的風暴在羊城發酵。

羊城所有關於千業集團的產業,都在一夜之間被查封了。

就連永夜,灰色地帶產業,由於千業集團和楊氏水產同時是永夜的股東,所以,這一天,特戰局直接派人空降永夜總部,調查永夜。

風暴席捲禪城。

寧家,家族會議。

寧家叔父們震怒,在會議上痛罵寧君河的無德,敗壞寧家的名聲。

整個會議,寧君笑在場,可他笑不出來,麵容陰沉著,一動不動,耳邊聽著寧家各位叔父的話語。

最終,議論聲音漸漸平息,眾人的目光落在了家主寧君彥身上。

寧君彥神色嚴厲,緩緩地說道,“我已經向警方瞭解過相關情況,寧君河所犯的罪行,並不僅僅是簡單的跨過走私,走私的還是活人,販賣活人,草菅人命。寧君河此般劣跡,嚴重觸犯了寧家家規,從今日起,將寧君河從寧家族譜剔除,永不能回。”

眾多人沉默了片刻,其中一位叔父率先點頭,“我同意。”

“同意。”

“同意。”

幾乎冇有任何反對的意見,即便是與寧君河有至親血脈的叔父,此刻最多也隻能是保持沉默。

寧君河所犯下的罪行,人神共憤,無人敢否認。

他還是被當場抓獲。

寧君笑站了起來。

眾人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所有人都清楚寧君笑與寧君河兄弟二人的感情。

“我同意。”

寧君笑的麵容看不出任何神態,留下一句話,邁步走出了家族會議室。

眾人的神色不由得流露出意外。

寧君笑出乎意料的平靜。

寧君彥看著寧君笑離去的背影,眉頭也不由得擰了一下。

他不知道昨晚發生的事情整個詳細的過程,可他知道寧君河的下場。

散會。

寧君彥讓寧子州留下。

“昨天晚上的事情,寧子墨是不是也參與了?”寧君彥淡淡地問了一聲。

寧子州吃了一驚,“案件不是警方破獲的嗎?”

寧君彥認真地注視著寧子州,片刻,緩聲地說道,“寧君河的下場已經註定,難逃一死。寧君笑剛纔展現出來的平靜,恰巧說明瞭,他內心的不平靜,他一定會報複。”

“報複警方?”寧子州脫口而出。

“那自然不可能,他要報複的,是參與了這件案的其餘人。”寧君彥道,“比如,寧子墨,楚塵。”

寧子州的瞳孔猛地一震。

約莫五分鐘,寧子州開車,離開了寧家,直奔禪城。

羊城,西關大屋。

寧君笑正襟危坐,白皙的臉龐,注視著前方的一張椅子。

椅子空空如也。

“冇有辦法了啊。”

寧君笑自言自語,輕輕地站了起來,“弟弟,我冇有辦法救你出來,所以……黃泉路上,一定會讓他們與你同行。”寧君笑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目標,寧子墨,楚塵,宋秋,皇甫和玉。”

昨夜出現在千業碼頭的幾人,寧君笑都已經查到了。

“一千萬,我要他們四個人的命。”寧君笑緩緩地說道,“殺了四人之後,我有我的渠道,讓黑鐮雇傭兵撤退,但是請記住,想殺他們不易,如果黑鐮雇傭兵辦不到,就彆接我這個任務,明白了嗎?”

“嘿,隻要錢到位,冇有黑鐮辦不到的任務。”電話那頭,一道聲音笑了起來,“或許正麵戰鬥黑鐮不是他們的對手,可是,殺人,那是黑鐮的看家本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