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44章 踢館

-

黃秀秀的嘴角輕輕上揚,她亦有同樣的自信。

“總之,哥什麼時候需要我去揍楚塵的話,儘管開口。”

黃玉海點頭,視線冷冷地輕眯,“還有兩天,醒獅采青盛典就要開始,到那天,我師門長輩會出現。”

黃玉海想到了醒獅采青盛典上的‘青’,已被老爺子選中,楚塵的字。

“奪青那一刻,應該是楚塵最風光的時候了。”黃玉海的眼神愈發寒冷,“但是,或許,也是他狠狠跌落,永不翻身的時候。”

金灘大廈,二十一層。

楚塵眺望遠處,彩旗飄揚。

“那裡就是金灘城吧,舞台都已經搭建起來了。”楚塵說道。

宋顏眸子也眺望了過去,瞳孔輕微地一縮,神色擔憂,雖然距離有些遠,看的不大清楚,可是,廣場的采青舞台,很高。

“那個采青舞台的高度,起碼超過了十米吧。”宋顏嘴唇輕顫了一下,“到時候的競爭一定會很激烈。”

“商量好了嗎?”楚塵問。

宋顏點頭,“跟黃經理商量一下具體的細節就行了。”

宋顏的神色還是不由得帶著疑惑地看著楚塵。

完全想不明白,楚塵明明說是揍了黃家少爺一頓,黃家少爺為什麼還要幫他。

借敵人的力量,打擊另外一個敵人。

錢氏製藥。

錢步紹的辦公室,煙霧瀰漫。

兩人回到辦公室後,一言不發。

錢步紹本以為舉手之勞,幫榮東一個忙,冇想到,自己被扇了一記耳光,還被踹一腳,結果,連個屁都不敢放,就直接滾了。

黃家少爺,這重身份,死死地壓住了兩個人。

辦公室的大門推開。

黃經理走了進來。

榮東將菸頭掐滅,站了起來,“黃經理,楚塵那傻子,怎麼會認識玉海少爺?”

“我也差點被他欺騙過去了。”黃經理冷哼,看著榮東,“玉海少爺剛纔又給我打了個電話,金灘城開業盛典在即,他不想多事,如果楚塵在金灘大廈外有什麼事,他是不會理會的。”

聞言,榮東的眼睛光芒一閃而過,目露一抹瘋狂的狠色,“黃經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一旁的錢步紹也站了起來,“這一掌一腳,我就斷他一隻手一隻腳吧。”

“讓我來辦。”榮東道,“紹哥,今天是我冇考慮周全。”

錢步紹點點頭,“我拭目以待。”

同時,錢步紹也冷笑起來,“宋家,真是天真,以為搭上了夏家的線,就可以打開禪城的製藥市場嗎?這麼多年,夏家雖是羊城製藥行業的大亨,卻不能踏足禪城,這足以說明瞭,禪城的蛋糕,不是他們可以分走的,現在竟然如此不自量力。”

榮東打了個電話,嘴角冷冷地翹起,“這一次,我倒要看看,楚塵怎麼跑。”

十幾分鐘後。

宋顏開著車子徐徐地駛出了金灘大廈停車場。

楚塵看了一眼倒後鏡,“老婆,我們好像又被盯上了。”

宋顏的麵容變了變,“什麼人?”

“還冇服氣的人。”楚塵淡聲道,“不止一輛車,看來,是躲不掉了。”

宋顏拿出了手機,“我讓小秋來接。”

“來不及了。”楚塵說道,“你按照我說的路線走。”

宋顏怔了怔,看了楚塵一眼,突然猛地踩下了油門。

後麵的車子飛快地跟上。

“左轉。”

楚塵突然說道。

宋顏依照楚塵的話。

車子的路上疾馳,可路上的車不少,宋顏冇法儘快提速,而且,她也清楚地看見了後麵跟著車,根本甩不掉。

“怎麼辦?楚塵,要不我們直接上高架,然後走高速。”宋顏建議。

“不急,你聽我的……前麵的路口右轉。”楚塵看了眼後麵,“後麵這些,應該就是那所謂的榮耀拳館的人吧。”

宋顏聽著楚塵的指揮,心裡卻有種越來越不對勁的感覺。

眼角餘光瞥了一眼楚塵的手機,宋顏有種腦子一暈的感覺,“你在……導航?”

她本還以為,楚塵在沉著冷靜地分析逃跑路線,躲避身後的追兵。

冇想到,他竟然在導航!

“當然了。”楚塵理所當然,說道,“前方三百米路口右轉,請走右轉專用道。”

宋顏,“……”

身後的追兵甩不掉,而且,對方似乎壓根冇打算撞上來,反而是越來不慢不緊地跟著了。

“前方五百米,接近目的地。”楚塵將手機收起來了,看了一眼倒後鏡的車子,“難怪來得那麼快,還挺近的。”

“前麵五百米……那是什麼地方?”宋顏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這地方似乎有點印象,但是一時間也冇想起。

“身後那些不是榮耀拳館的人嗎?我送他們回家。”楚塵微笑。

宋顏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得滾圓。

一張美麗的俏臉白皙著,雙腿都下意識地一軟。

她知道了。

前麵,就是榮耀拳館!

雖然她從來冇有去過,但是,這個地方,她曾路過。

楚塵明知道是榮耀拳館的人在追擊他,竟然還往對方的老巢裡走了。

這不是送羊入虎口,自己找死嗎?

難怪對方越跟越不急了。

宋顏想哭。

“楚塵,你是瘋了吧。”宋顏的車,在榮耀拳館門口停下了,她不得不停,前麵還有一輛車,不偏不倚,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這是要乾嘛?”宋顏忍不住問。

楚塵眼眸戰意抹過,自信微笑,“踢館。”

楚塵推門下車。

這個時候,路邊,一直緊追著楚塵的幾輛車也早已經停下,車門紛紛打開,一個個榮耀拳館的人走出來,盯著楚塵。

如同一群惡虎,盯著一隻小綿羊的眼神。

其中一輛車,榮東走下車,一臉陰冷地盯著楚塵,冷笑了起來,“我突然想起了八個字,慌不擇路饑不擇食。你剛纔已經將前麵四個字演繹得淋漓儘致了,不如,你讓本少爺看看,什麼叫饑不擇食。”

榮東指著路邊的一個垃圾桶,“你把這裡麵的東西,能吃的,都吃掉,今天我保證,你可以平安無事,離開這裡。”

不少人都圍觀了過來。

宋顏下車,緊張地站在楚塵的身邊。

楚塵抬起頭,看著‘榮耀拳館’四個字,突然邁步走進去。

“誰來說說,踢館的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