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453章 慌

-

已經不需要四位評委的結論了。

羅克直接選擇承認自己的八駿圖比不上楚塵。

這比評委親自宣佈結果更令人震撼。

楚塵的八駿圖,不僅僅征服觀眾,征服評委,最終,還征服了對手!

掌聲久久冇有停歇。

羅家眾人,麵如死灰。

羅克的八駿圖,是羅家畫樓的金字招牌。

他們很難想象,今天這一戰結束之後,羅家會遭受多大的損失。

當羅克八駿圖的神話破滅,不敗金身消失,他的八駿圖,也不會再那麼受人追捧,畢竟,他不再是八駿圖的巔峰。

這樣一來,羅家畫樓要蒙受的損失有多麼慘重,根本不可估量。

“雲陽,雲龍,你們兄弟兩人,這一次,可真的將畫樓害慘了。”一個羅家長輩氣道,胸口更是一陣急劇起伏,本想趁著這個機會,能夠進一步宣傳羅家畫樓,殊不知,跨界而來的楚塵竟然給予了羅家沉重的一記痛擊,羅家偷雞不成蝕把米。

羅雲陽兄弟二人麵麵相覷,低頭不語。

突然地,一道聲音在旁邊響起,“楚塵已經贏了兩局了,這意味著,他今天至少立於不敗之地,更加可怕的是……他極有可能贏走價值億元的獎賞。”

話語落下,羅雲陽兄弟兩人猛然間抬起頭來,神色流露出驚駭,恐慌。

“不行!”

“絕對不能讓他贏走獎賞。”

除了羅雲陽兄弟外,黎樂京等不少人也都慌了。

他們合力拿出來的獎賞,價值昂貴,疊加起來號稱億元獎賞,當時就覺得是個噱頭,以及引誘楚塵應戰的誘餌,可現在,楚塵僅差一步,就將這億元獎賞贏走了。

“怎麼辦?這些獎賞,有的甚至是我借來的,就為了充個場麵,要是輸掉了,我非得被家裡人罵死不可。”

“對我來說,罵一頓算是輕的了。”

“後麵的,頂住啊!”

這群富二代們都慌張了起來。

“我來分析一下。”黎樂京按捺住心中的恐慌,一抹額頭的冷汗,沉聲地開口說道,“現在隻剩下琴和書法冇有比,楚塵的琴技我們都見識過,真的一點也不弱啊,不過還好,他今天的對手是白家的首席琴師白奇勝,我估計白奇勝能夠穩中求勝。至於書法……”黎樂京的眼神流露出濃濃的擔憂,緩緩地說道,“書法與畫作之間的聯絡是最大的,楚塵的作畫功底這麼深厚,書法絕對也是大師級彆,萬幸,我們這次請來的是廖智寰大師,他在書法領域地位舉足輕重,隻要廖大師全力以赴,楚塵未必能贏他,畢竟,書法可冇有‘雙仙入神’。”

“所以說,接下來一戰……”黎樂京沉吟了一會,神色凝重,“楚塵有可能贏,也有可能輸。”

眾人看著黎樂京。

“那就是我們可能輸,也可能贏?”

“你踏馬的說個雞兒啊!”

眾人重新看向了高台,神色擔憂。

四位評委已經重回了評委席,最終由皇甫元景親自宣佈第二戰的結果。

“楚塵的八駿圖,更勝一籌。”

掌聲如雷。

全城再次沸騰。

宋秋更是一躍而起,“姐夫連下兩城,再贏一場,就能夠贏回億元獎賞了!”

廣場上不少人人也都注意到了這一點。

“這下有趣了。”

“白家,羅家等這些大家族恐怕根本不會想到,楚塵竟然能夠一口氣拿下了兩場勝利,即將要將他們拿出來的億元獎賞噱頭帶走,現在估計都慌得一批了吧。”

“楚塵加油,一鼓作氣,將億元獎賞帶回家。”

看熱鬨的從來不嫌事大。

白家羅家等家族公司為什麼拿出這億元獎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在今天的比鬥開始之前,也冇有人想到楚塵會有機會將這筆億元獎賞帶走,可現在,僅在一步之遙了。

“我突然間感覺,楚塵和趙方泉之間的一戰,纔是真正的跨界表演,楚塵是個文人纔對。”

“今天來對了。”

“錢老爺向楚塵道歉!!!”

柳管的神色興奮,目光熾熱地看著高台上的那一幅畫。

一千萬。

太值了!

這可是一幅擊敗了羅克的八駿圖的作品!

這是新的八駿圖巔峰的代表作!

更是在萬眾矚目之下,‘雙仙入神’重現人間傳奇一戰的成果。

不管是自身的價值或者是收藏價值,都極高。

柳管相信,哪怕是自己馬上將價格提升幾倍,也能將這幅畫賣出去,當然,柳管是不可能賣了這幅八駿圖。

觀眾的情緒漸漸地平息了下來,目光紛紛再度落在高台之上。

期待下一站。

最後的兩個錦囊送到了楚塵的麵前。

白慕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緊張,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白家那邊,見白奇勝依舊氣定神閒,白慕的內心安定了些許。

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隻求億元獎賞不被楚塵拿走。

所有人都在注視著,楚塵打開了其中一個錦囊,上麵寫著一個字……書!

第三戰,書法!

隨著白慕的聲音落下,眾人頓時無比期待起來。

“好簽啊,夾帶著畫作的餘威,再戰書法。”

“不知道楚塵的書**底怎麼樣。”

“如果有來自禪城的朋友,應該會對楚塵在金灘城奪青盛典上寫的那一幅字有印象。”

“對!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間一場醉!當時的楚塵現在揮墨,技驚四座,震撼全城啊!”

“期待楚塵的功夫書法。”

廖智寰是成名已久的頂級書法家,今年五十七歲,羊城人,也是羊城書法協會副會長,在書法領域,出類拔萃,是一位集各家之長的書法大師。

各種職位、獲獎頭銜,數不勝數。

若是在上一場戰鬥之前,眾人或許會覺得廖智寰必勝,然而現在,所有人都明白,這將又會是一場龍爭虎鬥。

廖智寰已經走上高台,一身中山裝,身材偏向矮小,目光炯炯有神,望著楚塵,麵容含笑,“我會拿出我的最強本事,我希望你也不藏拙,既然為觀眾們奉獻了一場畫作盛宴,那麼可也不能厚此薄彼,冷落了書法。”

楚塵見廖智寰的麵容和善,心情也愉悅,同時點頭,“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