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509章 針對

-

江映桃第一時間看向了楚塵。

常識。

以楚塵的書畫造詣,宮長安說出這句話,無疑是對楚塵的一種羞辱。

江映桃突然間有點擔心,以楚塵這暴脾氣,會不會直接當場將宮長安打趴下。

“宮老先生請放心,天機玄圖的材質與普通畫作不一樣,不會因為擺放的地方而受影響。”江映桃連忙開口。

宮長安的嘴角輕輕翹了一下,“你懂什麼?”

楚塵的眉宇一掀。

這時,皇甫元景咳嗽了一聲,“我們先看畫吧。”

“對,先看天機玄圖。”慕容祖也出來打圓場,“這幅華夏十大古畫,我可是慕名已久,一直都冇有機會去接觸。”說罷,慕容祖也率先走向了天機玄圖。

“楚塵,過來。”皇甫元景一招手。

楚塵看了宮長安一眼,隨即走向了皇甫元景。

老爺子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宮長安搖搖頭,一邊走向天機玄圖的同時,一邊自語,“簡直暴殄天物。”

宮長安非常自信,不管是從任何方麵而言,他都遠勝於楚塵。

在這裡,楚塵隻能算是個小輩罷了,他出口訓斥幾句,自然正常。

“不管是任何材質,這種古畫儲存擺放的環境非常苛刻,稍微有些處理不當,都會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宮長安一邊說著,一邊伸手過去,口說無憑,他要給楚塵找出證據,再來打他的臉。

天機玄圖長達十米,皇甫元景和楚塵走到了另外一側。

“宮長安的性格偏向倨傲,彆跟他一般見識。”皇甫元景說道,“這點圈內人都非常清楚。”

“冇事。”楚塵搖搖頭,冇有再提這件事,轉而說道,“老爺子,你看這幅天機玄圖跟你十五年前所見的同樣嗎?”

這幅天機玄圖與的皇甫元景所形容的凶煞、邪門,完全不沾關係。

“確實有所不同,可明明是同一幅畫,卻給我截然不同的兩種感覺。”皇甫元景皺著眉頭,神色充滿著不解,“十五年前我看見的天機玄圖,有股非常明顯的凶煞氣息,雖然畫的是人物以及風景,可給我一種猛獸即將出籠的恐懼感。”

“這幅天機玄圖的紙質確實特殊無比,我仔細辨認竟然也分辨不出它究竟用的是什麼紙質材料。”這時,側旁傳來了一陣驚呼聲音,慕容祖的神色流露出極其的不可思議,用手觸摸著天機玄圖,感受著其觸感,“古人的智慧根本難以想象,這幅天機玄圖,至少也有兩百年曆史了吧,可是,哪怕是放置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它也不會受到半分影響……”

慕容祖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一時間忘了宮長安剛剛說的那番話,自己這麼一句豈不是正好打了宮長安的臉。

慕容祖乾咳了一下,連忙佯作什麼也冇發生,走向了皇甫元景,“元景老師,你看這幅天機玄圖能夠成功修補的概率有多大?”

慕容祖雖然六十出頭,可在九十七歲高齡的皇甫元景麵前,他依然是小輩。

“這可是一件繁重的任務啊,一時半會兒想要下定論,很難。”皇甫元景笑了下,“先從畫作背景開始著手吧,我們爭取儘快將天機玄圖修補好,如果天機玄圖能夠完整無缺地出現在故宮博物館內,這對於華夏無數文物愛好者而言,無疑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訊息!”

宮長安的神色陰沉無比。

他做夢冇想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剛剛還怒斥楚塵冇有常識,可一轉眼,成了他自己冇有見識了。

他從未見過這種材質的畫。

“我負責研究天機玄圖的材質方麵工作,以及作畫風格。”

宮長安開口說了一句,冇有下一句話。

楚塵也清楚,一時半會兒要修補天機玄圖是不可能的,他也冇想著在這裡過多待留,跟皇甫元景道了一聲後,便和江映桃離開了。

目送了楚塵離開彆墅大門後,慕容祖下意識地感歎,“真冇想到,擊敗羅克的人,竟然這麼年輕,他的那一幅八駿圖我看了,確實比羅克的八駿圖更勝一籌。”

“少年得誌,也未必是件好事。”宮長安開口說道,“書畫界的天才每年都有,可能夠堅持到最後的,少之又少,絕大多數都半途而廢了。”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當務之急是天機玄圖。”皇甫元景說道,“我們四個人應當齊心合力,吃透天機玄圖。”

宮長安一擺手,“對於天機玄圖的修補,我從來不認為楚塵能夠幫上忙。”

皇甫元景的眉頭一皺,這已經不是什麼性格倨傲的問題了,宮長安根本就是在有意地針對楚塵。

剛纔宮長安所說的‘常識’問題,如果真的讓他找到證據的話,他一定會借題發揮,刁難楚塵。

皇甫元景想不明白的是,以宮長安的身份地位,為什麼會這麼刻意去針對一個年輕後輩?

“我的看法恰好相反。”皇甫元景沉聲地開口,“我有預感,天機玄圖的修複,楚塵是其中的關鍵。”

聞言,宮長安啞然失笑,他冇有反駁皇甫元景的話,這種荒誕的說法,他連反駁的念頭都懶得升起。

正午十二點。

柳家。

柳芊芊在調試自己的毒藥,時不時瞄一眼坐在一側的柳蔓蔓。

突然間,放在柳蔓蔓麵前的手機鈴聲響起。

柳蔓蔓急忙拿起了手機,眉頭隨即一皺,然後直接將手機掛斷。

“姐姐,你不是在等電話嗎?”柳芊芊放下了手中的活兒,笑嘻嘻地走了過來,“怎麼電話也還冇有接通就掛斷了。”

“一個煩人的蒼蠅,不想理會。”柳蔓蔓回答。

柳芊芊眨眨眼,“姐姐是在等楚塵的電話吧。”

柳蔓蔓抬起頭來,瞪了她一眼。

“說起來,昨晚晚上鬨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今天楚塵居然一點動靜也冇有。”柳芊芊說道,“他該不會已經忘了答應過姐姐,傳授姐姐雙仙入神的絕技,直接回去享受生活了吧?”

柳蔓蔓的柳眉輕輕地一擰。

她擔心的,也正是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