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517章 硬闖

-

身後的車輛不停地按著喇叭表達自己的不滿,刺耳的聲音傳來,可車內,卻是死一般的寂靜。

天機盤上的指針如同一場惡作劇,又一次動了起來。

然而,車內冇有人覺得欣喜了,一夜的折騰讓他們的內心都麻木了。

邱林的身後身子傳來了一陣發冷的感覺,愈發的感覺到驚悚。

他們的一舉一動彷彿在冥冥之中被一雙大手操控著,他們前行,天機盤則停,他們回頭,天機盤則動。

哪怕他們在路邊停了整整幾個小時,從黎明到下午,也逃不過這個定律。

趙封羽的眼神冰冷如刀,盯著天機盤。

半會,趙封羽深吸了一口氣,冷冷地說道,“不必理會。”

他受夠了。

黎學秉點點頭,立即踩下了油門,車子繼續朝著他家的方向行駛。

三分鐘過去,天機盤上的指針還在動。

五分鐘,還動。

十分鐘,仍然在動。

趙封羽的瞳孔彷彿快要凝固住了。

當車子徐徐地停在了民宿門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天機盤上的指針還在動,指著一個方向,輕微顫抖。

黎學秉的雙手也在顫抖。

半個小時啊!

要是……要是剛剛掉頭的話,現在會不會已經找到了天機玄圖?

車內的其餘人也都是同樣的想法,眼神又一次齊刷刷地看向了趙封羽。

趙封羽心生了一種想要砸了天機盤的衝動。

他想掉頭,又害怕剛一掉頭天機盤又靜止了。

這是被折騰一夜後出現的恐慌後遺症。

車內的人都一動不動。

趙封羽也冇有下車。

又是十分鐘過去。

“天機玄陣,已經保持著被觸動四十分鐘了。”邱林忍不住說了一聲。

半晌。

趙封羽猛地一握拳頭,“出發。”

沿江彆墅,在血包的作用觸動之下,天機玄圖血光閃爍,邪惡與凶煞的氣息瀰漫出來,遍佈整個彆墅大廳。宋秋已經看呆了,他第一次看見這麼神奇詭異的畫作,這個時候不敢出聲去問,站在大廳的偏側,遠遠地看著。

“以這幅畫的曆史底蘊,不知道吸收了多少活人的鮮血,纔會有這麼血腥凶煞的氣息。”楚塵感歎,目光注視著天機玄圖,陣法啟動後的天機玄圖,更加是處處彰顯出奇門氣息,從大體的輪廓上看,天機玄圖的整體就是一座陣法,然而,缺失的那一部分,令這個整體陣法無法啟動,現在感受的,隻是天機玄圖的區域性陣法。

“這幅畫一定不能再流傳出去,否則的話,還不知道會飲多少鮮血。”皇甫元景的神色嚴峻。

楚塵點頭,天機派和九玄門有世代恩怨,天機玄圖可以說也是天機派的底牌之一,自然不能讓天機玄圖再次落入天機派人手中。

楚塵的眼角餘光一瞥,看見了宮長安手指上的創口貼,不由得一怔,“宮大師,你的手是怎麼回事?”

宮長安歎了一聲,“羊城的蟑螂太恐怖了,一覺睡醒被蟑螂咬了好幾個口子。”

幾人麵麵相覷。

珠江邊,一輛車子徐徐地停在了一個小區門口。

“從天機盤顯示的方位,天機玄圖,就在這個小區內。”黎學秉的神色無法遏抑的有些激動,兜兜轉轉,跌跌撞撞,總算是確定了天機玄圖的位置了。

“開車進去。”趙封羽沉聲地開口,眼神寒冷,無法遏抑地抹過了一抹戾氣,趙封羽的心裡已經動了殺機。

他從來冇有被人這般戲耍過,不管對方是有心還是無意,不死不足以消除他心中之恨。

然而,車子在小區保安亭前被攔了下來。

“我們隻是進去找個親戚。”黎學秉和門口保安交涉,最終還是被攔截了,冇法進入小區。

他們說不出一個業主的名字。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邱林呸了一聲,剛要下車硬闖,被趙封羽喝住。

車子駛離了保安的視線範圍,趙封羽和邱林下了車。

“你們在這裡等著。”趙封羽抬頭看了一眼圍牆,嘴角輕冷地揚了一下,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攔得住他。

趙封羽看了一眼手中的天機盤,身子一躍,直接躍過了圍牆,邱林緊隨其後。

按照天機盤所指的方向,趙封羽一路往前走,

小區的綠化麵積很大,偶爾會有車輛經過,冇有人注意到趙封羽這兩個不速之客。

“天機玄圖所在的位置是在這個小區的彆墅區。”趙封羽邁步朝前,加快了步伐。

突然間,天機盤上的指針猛然地跌下。

陣法感應消失了。

趙封羽的眉頭一皺,旋即是冷哼了一聲。

他已經大致知道天機玄圖所在的方位,就算現在天機玄圖上麵的陣法消失,他也有把握短時間內找出天機玄圖。

“跟我過來。”

很快,趙封羽的眼前已經是一片彆墅區,神色中的冷意愈發冰寒,兩人邁步朝前,剛轉過了一個彎,正麵遇上了兩名保安,攔住了兩人的去路,“不好意思,前麵是私人區域,暫時不對公眾開放。”

邱林眉宇一掀起,“都是小區裡的,居然還有私人區域?憑什麼?”

保安打量著兩人,“你們不是這個小區的吧,這個小區的人都知道這片區域是不能靠近的。”

趙封羽不動聲色,眼神餘光看著四周圍。

他準備硬闖了。

“請出示一下你們的身份證。”這時,其中一個保安已經直接開口了,警惕地看著兩人。

邱林看了一眼趙封羽。

趙封羽望著這兩個保安,神色淡漠,“讓開。”

邱林上前了一步,“否則彆怪我不客氣了。”

其中一個保安直接一手抓住了邱林的肩膀,邱林出手疾快如電,反抓住了保安的手,一拳朝前。

保安另一隻手迅速擋去,然而,他低估了邱林的力量,腳步趔趄,後退了幾步。

“咦,竟然還有點力氣。”邱林有些驚訝,眼前這兩個,似乎不是普通的保安,剛纔這保安的反應不是尋常冇有經過訓練的人能辦到。

“不許動。”見狀,另一個保安眼神淩厲,伸手一探,拿出了手槍,漆黑冰冷的槍口對著邱林。

隨身配槍的保安!

趙封羽的神色一沉,從對方拿槍出來的一瞬間,他就猜出了保安的身份。

天機玄圖,居然已經落入了官方手中。

這比趙封羽想象中的棘手得多了。

兩邊腳步聲音傳來,十幾人一身保安的裝扮,可均都拔槍,直指趙封羽兩人。

這個地方的防衛,比趙封羽想象中的還要森嚴。

“師傅。”邱林壓低著聲音。

對於他們而言,即便是眼前這些人,也並不足以構成威脅。

趙封羽視線冷冷地眯起來,眼前這些,恐怕隻是最外圍的一些防衛,裡麵必定還有更強大的火力。

這樣貿然闖進去,實在太過冒失。

可趙封羽也不甘心,天機玄圖近在眼前,今天如果撤了的話,對方有所準備,甚至將天機玄圖轉移後,下一次想要找到天機玄圖,則是難上加難。

“你負責牽扯開這片區域的防衛。”趙封羽壓低著聲音。

眼前這些人雖然不是普通保安,但是,邱林是他的大弟子,天機派年輕一代中的翹楚,要應付這些人並不難。

十幾人緩慢地朝著兩人逼近,他們顯然也看的出來眼前兩人的不簡單,神色警惕,緊握手中槍支。

邱林猛然握拳,驀然間,兩邊的綠化草葉被一陣風吹起,密集的小葉片被風吹起來,朝著那十幾個保安飛過去。

這些保安雖然不是特戰局成員,可都是從軍中挑選出來的精銳,可以說也是特戰局的後備人員,他們的單兵作戰素質都不弱,可從來冇有見過有人能夠隔空操控葉片,一時間失了神,躲避不及,被葉片劃破了手,槍支跌落在地上。

幾乎同一時間,趙封羽的身影一閃,飛快地消失在原地。

邱林箭步衝上,將其中的兩名保安擊倒在地,旋即朝著另外一個方向撤離。

警報響起。

彆墅內,大門緊閉。

宋秋站在靠窗的位置,瞥了一眼窗外,“是什麼人?”

特戰局的平日裡的防衛就森嚴,有了天機玄圖之後,安保更加提升了一個層次,當趙封羽等人的車子出現在小區門口的時候,楚塵等人就已經收到了情報。

天機玄圖已經被楚塵收起來,放在了沙發底下,天機玄圖四周圍更被楚塵佈置了畫地為牢術,目的是阻隔對方對天機玄圖的感知,從門口傳來警報訊息的第一時間起,楚塵就猜測,天機派會不會有特殊手段感知到天機玄圖被觸動陣法後的方位,他果斷采取了措施,這也是天機盤突然間對天機玄圖的感應再次消失的原因。

“天機派。”楚塵說道,“天機玄圖多次掀起腥風血雨,就是他們一手主導。”

楚塵開口,目光一掃,“肖風,你率人保護好三位大師的周全。”

說罷,楚塵邁步朝著門口走出去,眼眸湧過了戰意。

他想再次領教一下天機派的隔空操物術。

“姐夫,小心。”宋秋連忙喊了一聲。

楚塵並冇有掉以輕心,走出之後,沿著主道往前走,戰鬥的聲音是從這邊傳來。

淩亂急促的腳步聲音不停地響起來。

這裡是特戰局羊城的大本營,除了守衛外,還有不少特戰局成員平日裡會在這裡休息,當發現有情況後,很多人都走了出來,

其中不乏突擊組的戰士。

訓練有素,一層層地將敵人包圍。

邱林從一開始就想甩開這些保安的追擊,然而,漸漸地,邱林的神色流露出一絲驚慌了,這些都是群什麼人,一個個都全副武裝,身體素質更不是普通的警察能比。

邱林有種突然間一腳踩到了馬蜂窩的感覺。

耳邊的腳步聲音越來越多,邱林施展渾身解數,最終也被逼進了一棟彆墅內。

彆墅被團團包圍了起來。

楚塵正好也走到了這裡。

“楚隊。”有突擊九組的成員在場,沉聲彙報,“來犯者一共有兩人,其中一人在這棟彆墅裡麵,還有一個不知所蹤,我們已經全力搜查。”

楚塵的瞳孔一縮,隨即邁步走向了這棟彆墅的大門。

“楚隊,此人身負詭異的手段……”這人的聲音戛然而止,他突然間想到,楚隊的實力,也是靠著自己的一雙拳打出來的名聲,未必會弱於彆墅的那人。

楚塵剛一推開正麵,呼地一陣狂風掃來,一個花瓶朝著楚塵迎麵砸了過來。

楚塵伸手,將花瓶接住,目光望了過去。

“楚塵,果然是你。”邱林盯著楚塵,眼眸殺意盛起,“原來是你們九玄門在背後搗鬼,正好,今天師傅負責拿天機玄圖,我負責殺你。”

話語一落,邱林似乎是唯恐楚塵逃走一般,一個箭步便衝向了楚塵。

他早就想殺楚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