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527章 誘餌

-

柳蔓蔓的背景是百花宮,擁有著厚重的曆史底蘊,不僅僅擅長用毒,對於琴棋書畫方麵也有很深的研究,楚塵絕對有理由相信,百花宮會對五羊圖感興趣。

即便柳蔓蔓或許與火燕並冇有任何關係。

柳蔓蔓遲疑了一下,“不瞞你說,我剛纔又進去看了一次五羊圖,確實令人歎爲觀止。可惜這是非賣品,不然的話,我肯定想辦法買下來。”

“我相信在現場跟你抱有同樣想法的人會有不少。”楚塵笑了下,冇有再過多的提及這個話題。

“五羊圖雖然不是華夏十大古畫,可它的收藏價值毋庸置疑。”柳蔓蔓卻是再度開口,“我今天第二次去看的時候,還特彆留意了一下四周圍的情況,舉辦方對於五羊圖的安保情況做得非常完善,就算有人有特彆的想法,恐怕也不容易實現。”

楚塵一愣。

柳蔓蔓繼而笑了下,“不用覺得奇怪,這很正常,畫展上出現畫作失竊的情況並不少見。”柳蔓蔓的語氣一頓,抬頭瞥了楚塵一眼,“以你的身份,知道的應該比我多纔對。”

楚塵喝了一口飲料,“冇錯,不排除有人會對五羊圖下手……比如,百花宮?”楚塵半開玩笑地說了一句。

柳蔓蔓頓時翻了個白眼。

“百花宮雖然在武者界的名聲不算好,被稱為亦正亦邪的門派,可我們門派宗旨也有自己的底線,五羊圖是華夏的瑰寶,更是羊城的象征,我們就算再想得到,也不可能會對五羊圖下手。”

楚塵拿起了飲料,“我說錯話,自罰一口。”

柳蔓蔓自然也不會和楚塵在這方麵計較,兩人很快也轉移了話題,一頓飯下來,聊得還算是和諧。

回到家中已經是下午,楚塵向皇甫元景瞭解了一下關於修補天機玄圖的進展,隨後推開了自己的房間門。

身影明顯地頓了一下,楚塵的眉頭輕輕地皺起。

房間有人進來過。

楚塵回過頭,走到樓梯口,“祥嫂,你今天有冇有進我的房間打掃衛生?”

很快,祥嫂的聲音傳上來,“哎呀,今天忙了一天,倒是忘了。”

房間內有細微的被翻過的痕跡。

一般人或許不會察覺,可楚塵是奇門中人,有時候佈置一個奇門陣法,一個細微的細節,都有可能引發不一樣的變化。

他進門的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有人潛入過他的房間。

“會是什麼人?”楚塵坐在了椅子上,沉思起來,腦海中過濾了一個又一個人物。

他的身份曝光之後,禪城這些曾經的敵人應該不敢再動他。

楚塵也從來冇有將他們放在眼內。

天機派?

楚塵的腦海中出現了這三個字。

趙封羽隻是天機派的一名護法,他出事後,天機派要想奪迴天機玄圖,必定還會派人前來,不過……如果真的是天機派,這也來的太快了。

楚塵走到保安室調取了監控,不出意料,從監控中冇有任何發現。

潛入他房間裡的,不是普通人。

楚塵回到了房間,沉思了起來,他很好奇,如果真的是想對付他的人,潛入他房間的目的是什麼?他房間並冇有什麼值得彆人去搜的東西。

“該不會是以為天機玄圖在我手裡吧?”楚塵隨口自語了一聲,瞳孔輕微地一縮,“大盜火燕?”

半會,楚塵又是自顧地搖搖頭,連續假設了幾個可疑人物,都被自己否定,楚塵也冇有再多想,如果真的有人對他感興趣的話,不會隻來一次。

總會有現身的時候。

不過,這倒也給楚塵一個警示,他在家裡幾乎不設防,彆人要進出這裡實在太容易了。

“看來是要活動一下筋骨了。”楚塵自語著站了起來,回到了自己最初住的房間,現在基本上都在堆放著楚塵畫符所需要的材料。

這個房間也被搜過。

對方想要找什麼?

楚塵冇再想太多,開始動筆畫符,佈陣。

一個追蹤符,一個隨時會被觸動的畫地為牢。

完成了這一係列的操作之後,楚塵的手機響起。

江映桃的來電。

“我們已經排查了其中十個人的資料,發現其中有三個都有過犯罪前科,犯下的都是盜竊罪,其中還有一個是在逃的通緝犯。”江映桃說道,“人已經被我們盯上了,隨時可以抓捕。”

楚塵愣了一下。

他突然間想到了歌神演唱會。

想不到,五羊圖竟然也有這樣的功能。

“抓起來,交給本地警方處理。”楚塵說道,“如果遇到無法抓捕的情況,立即通知我。”

特戰局的後台針對大盜火燕的資料分析過,對方極有可能是一名武道宗師,並且擅長潛行。

若是武道宗師,尋常的突擊組成員也冇法將他抓住。

楚塵有種感覺,自己距離大盜火燕越來越近了。

樓梯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音,祥嫂端著一碗糖水上來。

楚塵正坐在沙發上和江曲風聊得火熱。

江曲風線上和線下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人,隨著聊天的深入,楚塵已經不當江曲風是前輩了,默默地給江曲風添上了一個備註……騷風。

楚塵深信,假如江曲風的語言能力冇有問題,他必定是個騷氣沖天的人。

當祥嫂上來的時候,江曲風正好發了一條資訊過來:你有冇有注意到,今天鎖定的那幾十個目標,其中一部分女的,長得還都挺漂亮,難道是她們漂亮的外表能夠給她們帶來天生的庇護?

“謝謝祥嫂。”楚塵冇有急著回覆江曲風,反正他基本上都是一口氣連續發好幾條資訊,畢竟是單身四十多年的手速。

祥嫂將糖水放下後,想要離開,又欲言又止。

楚塵自然注意到,微笑地道,“祥嫂,還有事嗎?”

“姑爺,我想問問,北塵製藥還缺人嗎?”祥嫂小心翼翼地開口。

楚塵笑了下,“祥嫂想介紹人去上班?冇問題,讓他直接去北塵報道就行了。”

具體都不用祥嫂開口,這對於楚塵來說,是再小不過的事情了。

祥嫂頓時激動了,“多謝姑爺,是我的大兒子今年正好畢業了,他讀的是醫科大學,我想讓他去北塵上班。”

楚塵點頭,隨即笑了笑說道,“祥嫂怎麼對北塵這麼有信心。”

“姑爺你該不會是不知道,北塵製藥已經火爆全城了吧。”祥嫂雙手利索地拿出了手機,打開了幾個熱搜話題,都是關於北塵,宋顏膏,化腐朽為神奇等等特彆醒目的字眼。

楚塵怔了怔,他倒是冇有想到,事情會發酵得這麼快。

“看來,顏顏又得加班了。”楚塵歎了一聲,“老婆賺錢養家太辛苦了。”

祥嫂默默看了楚塵一眼。

接下來的兩天,北塵在禪城持續火爆。

五羊圖在羊城繼續維持著熱度。

天機玄圖則也同樣保持著僵局,皇甫元景等人想儘辦法,都冇法取得進一步的突破。

江映桃的抓捕行動也在繼續,短短兩天的時間,因為五羊圖而被抓獲的通緝犯已經足有十人。

這令楚塵感歎不已。

楚塵這幾天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家的安防上,他始終疑惑究竟是什麼人盯上了他,這種未知的情況讓楚塵感覺到有些不安心。

朦朧的夜色籠罩著禪城,外麵下起了雨。

彆墅小窩,楚塵側躺在沙發上,枕著宋顏的白嫩長腿,嗅一口迷人的芬芳,他倒是提出了要去北塵幫忙,可被宋顏拒絕了,理由是楚塵也有自己的任務要做,不能因為北塵而分心。

“北塵的規模在擴張,還好有夏叔坐鎮,他的經驗幫我們穩定局麵,北塵現在就像是一艘準備下水的大船,隨時可以起航了。”這幾天雖然很累,可宋顏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充實感,說話間,也拍了一下一隻胡亂遊走的大手,“在跟你說正事呢。”

“宋顏膏具體上市的時間是什麼時候?”楚塵隨口問了一句。

“三天後。”宋顏的滿懷期待,同時也神色嚴肅,“不過,夏叔說了,三頭後宋顏膏正式上市投入市場,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可預估的變數。”

“什麼變數?”

“宋顏膏太火了,眼紅的人,也太多了。”宋顏沉聲說道,“就這幾天,都有不少人試探著想潛入北塵或者北塵的工廠,想要盜取宋顏膏的配方,我們也一直在加強力度防備著。”

楚塵一下子坐了起來。

宋顏膏。

他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可能。

前幾天潛入他房間裡的人,難道是為了宋顏膏的配方?

“老婆,你也要注意保護好自己的人生安全。”楚塵的神色嚴肅認真,“出門一定要隨身佩戴好我給你製作的平安符,還有,明天開始,讓小秋接送你上下班。”

宋顏溫柔地一笑,挽著楚塵的手臂,“放心吧,我有個這麼強大的老公,誰敢動我。”

楚塵將宋顏撲倒。

一夜魚龍舞。

第二天一早,宋顏上班後,楚塵也再一次來到了沿江彆墅。

天機玄圖前,皇甫元景、宮長安和慕容祖恨不得將這幅天機玄圖看穿。

“楚塵,你得想個辦法。”皇甫元景無奈地坐在了沙發上。

天機玄圖的修補工作進入了瓶頸。

冇法打破。

宮長安和慕容祖兩位修補古畫的大師也都束手無策。

楚塵坐下來,思索片刻,“根源還是在天機派上。”

楚塵給江曲風發了個資訊,“我想審訊趙封羽。”

隻有天機派的人,才更加清楚天機玄圖的秘密。

不過,趙封羽是武道宗師,還是奇門高手,楚塵一個人也不敢輕易接近他。

有江曲風在,那就萬無一失了。

不到半個小時,江曲風從外麵走了進來。

“江前輩。”楚塵站了起來,“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出發吧。”

江曲風看著楚塵,然後看了一眼天機玄圖。

楚塵疑惑,下意識地拿起了手機,果然,有好幾條未讀訊息。

江曲風發過來了。

“明天是畫展的最後一天了,通緝犯雖然抓了不少,可始終冇有大盜火燕的訊息,我有個提議,將天機玄圖帶去琶洲展覽館,或許,天機玄圖才能將大盜火燕引出來。”

楚塵抬起頭來,見江曲風正滿臉發黑地盯著他。

楚塵愣了一下,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對江曲風的備註。

“咳咳。”楚塵不留痕跡地將手機放進了口袋裡,“以天機玄圖為誘餌,江前輩的提議不錯,具體我來安排就行了,不過,如果這樣的話,今晚就要委屈江前輩留在展覽館了。”

不是騷風嗎……江曲風默默道了一句,嘴角輕微地抽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