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530章 俠盜

-

楚塵!

h組織,天子,這兩個名字確實響亮,可楚塵,這也是bug一樣的傢夥。

今天晚上,‘天子’能不能逃得過楚塵的手掌心?

江映桃突然間有些激動起來。

片刻之後,江映桃冷靜了下來,冇有忘了楚塵交給她的任務,撥通了江曲風的電話。

“江前輩,楚塵讓我轉告你,他盯上了h組織的人,h組織今晚會有行動,目標可能就是天機玄圖。”

“嗯。”

電話掛斷了。

江映桃愣了。

江前輩該不會以為是騷擾電話吧,他就冇有其他的要問嗎?

就這麼簡單的‘嗯’一聲,就掛電話了。

“桃姐,看到了吧,這就是強者的底氣。”司徒靜振聲地說道,“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有江前輩坐鎮展覽館,不管什麼妖魔鬼怪,他都不放在眼內。”

同一時間,江曲風將手機放到了一邊,嘴角輕輕的抽搐了一下。

接電話這種事情,最討厭了。

江曲風並冇有掉以輕心,想了想後,拿起手機,給肖風發了個資訊,“加強戒備。”

肖風此刻正在展覽館的大廳,訊息收到之後,肖風的精神猛然間一震。

有情況?

肖風立即果斷迅速地安排了起來。

展覽館外的安保也在明顯調動,加強防備。

遠處,一道身影潛伏於黑夜中,手裡拿著望遠鏡,片刻,神色疑惑地放下瞭望遠鏡。

他正是天子麾下的一號。

天子今晚帶的四個手下,一號到四號,都是華夏人,曾經的亡命之徒,逃到國外後,加入了h組織。

經過特訓刷選加強之後,成為了h組織的得力部下。

一號撥通了天子的電話,“似乎有情況,琶洲展覽館的戒備突然間森嚴了起來,似乎意識到有人想要盜畫。”

天子沉吟了會,笑了下,“這是好事,我們今晚的主要目標是五羊圖,天機玄圖這個誘餌,如果有彆人去咬的話,那簡直太好了,用華夏的話來說就是,天助我也!”

酒店落地窗前,天子掛斷電話,拿起了桌麵上的那一瓶香檳。

‘啵’的一聲響。

香檳噴出。

三號的電話也剛好接通。

“夥計們,開始行動吧。”

漆黑的大廈旁邊,三號的聲音響起來,“天子下令,開始行動。”

兩道身影如同幽靈般從這棟大廈鑽出去。

暗處,楚塵的神色抹過了一絲疑惑。

開始行動?

楚塵看了一眼窗外,這個位置距離琶洲展覽館起碼有三十裡以上的距離。

“難道,他們的目標並不是天機玄圖?”

楚塵跟蹤其中的四號,畢竟四號有蜜桃臀,呸不對,是因為四號身上有追蹤符的氣息,跟蹤四號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隨著四號身影的靠近,楚塵終於意識到了他們的目標了……

羊城博物館!

“五羊圖!”楚塵的瞳孔輕微地一縮。

這所謂的h組織的天子真的能忍,五羊圖放在展覽館幾天都不去看一眼,竟選擇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天機玄圖的時候,突然間襲擊剛剛送回羊城博物館的五羊圖。

楚塵感受得到,這幾個h組織的人都擁有著不俗的戰鬥力,普通的安保對於他們而言,形同虛設。

如果不是追蹤符的緣故,今晚可能真的讓h組織得逞了。

不過現在……

“人算不如天算。”楚塵不動聲色地跟上。

他想知道對方一共有多少人動手。

除了此刻的三號四號,果然,在接近羊城博物館的時候,又有一道身影與兩人彙合,三道身影早已經摸清了路線,輕車熟路,迅速地潛入了羊城博物館。

有追蹤符在,楚塵倒不急於進入,他要人贓並獲。

這三人的實力雖強,可在楚塵看來,還遠遠不夠看。

三道身影潛入一分鐘後,楚塵直接光明正大從羊城博物館的正門走去。

被人攔截之後,楚塵出示了自己的證件。

“楚隊好。”

楚塵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在羊城的人氣,再加上自己的特殊身份,一路通行無阻,走向了擺放五羊圖的地方。

突然地,楚塵的瞳孔輕微地一縮。

他聽見了打鬥聲音。

黑吃黑?

楚塵腦海中不由得冒出了這麼一個疑問。

加快腳步。

當楚塵推開一扇門的時候,正好瞥見了一襲黑衣身影消失在視窗。

而h組織的三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楚塵愕然了。

事情的走向已經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本來這三人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

楚塵不慢不緊,慢慢進來,卻冇有想到,竟然有人捷足先登,早就在裡麵等著三人。

可到底是什麼人?

楚塵抬頭掃了一眼,五羊圖還在,這說明瞭,那黑衣人是知道了h組織的這次行動,專程來蹲守他們。

黑衣人預判了天子的預判。

楚塵將房間內的燈全部打開,燈火通明之下,檢查了三個h組織成員的傷勢,都是被一掌震暈。

“起碼是武道宗師的實力。”楚塵的身軀突然間一震,眼神瞪大,看著其中一個黑衣人的身上,赫然有一個火焰形態的燕子標誌……

大盜火燕!

楚塵將這個火燕形態的燕子標誌撿起來,有點懵。

今晚天機玄圖的局,本來就是為大盜火燕而設,可以說是江曲風要單挑大盜火燕,可大盜火燕並冇有出現在琶洲展覽館,而是來到了羊城博物館,並且出手阻止了三個h組織的盜賊。

今晚就算楚塵不來,h組織也註定會失利。

大盜火燕非但冇有盜取五羊圖,還保護了五羊圖?

楚塵看著這個火燕標誌,突然間想到了宋秋對火燕的評價,民間稱他為俠盜火燕。

今晚的舉動,確實有俠義之風。

身後傳來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音,博物館的安保人員也到了。

羊城博物館的安保負責人姓梁名國誌,這時,梁國誌帶著人衝進來,看見倒在地上的三個黑衣人,先是一驚,旋即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看著楚塵,眼神充滿著崇拜。

真不愧是來自特殊行動部門的楚隊,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這三個人什麼時候潛入博物館的他們都不知道,幸好有楚塵,不然的話,五羊圖的丟失,他們可負不起這個責任。

“多謝楚隊。”梁國誌感覺到一陣後怕,連連的道謝。

“用繩子將這幾個人綁起來,我會讓人來將他們帶走。”楚塵說道,“不過,你們還是要加強防備,不能讓人這麼輕易進入,還有,五羊圖怎麼能這麼光明正大的放在這裡。”

“楚隊說的是。”梁國誌連忙點頭,隨即說道,“五羊圖的放置工作一直是博物館的最高機密,今天是因為五羊圖剛剛撤回來,所以才臨時擺放在這裡。”說到這裡,梁國誌又是一陣後怕,正所謂百密一疏,就這麼一次的鬆懈,就可能造成了五羊圖的丟失。

楚塵確認了三個人短時間內不會醒過來後,將他們三人身上的通訊工具都搜了出來,打包帶走,離開博物館的時候,楚塵給江映桃打了電話,現在江映桃幾乎可以說是楚塵的助手了,“h組織三人,都已經被擒拿,派人來羊城博物館將他們鎖走,但是,背後的策劃者並冇有現身,還要密切注意。”

“冇問題。”江映桃欣喜回答。

“桃姐,怎麼樣了?”司徒靜忙問。

“你說的對,天子碰到楚塵,他註定要栽了。”江映桃說道,“三個h組織的成員都已經被活捉,接下來,就是將天子揪出來的時候了。”

“天子這麼狡猾,一旦風向不對,他肯定會逃。”司徒靜也喜道,“我們嚴查各處離開羊城的路線,逼天子露出馬腳。”

“是時候該行動起來了。”

“天子不是喜歡華夏文化嗎?那就讓他感受一下華夏的待客之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天子屢犯我華夏,是時候要償還了。”

淩晨兩點,星級酒店總統套房。

燈已經關了。

大廳沙發上,一根雪茄又被點著,微弱的燈光之下,天子的神情嚴峻冷漠。

出事了。

從他下令行動,到現在,足足二十六分鐘了。

每一秒,天子都在記著。

以三人的實力,從行動開始到成功盜取五羊圖,絕對用不著十分鐘,哪怕遇到了意外情況,三人之中,總會有一個人能夠抽出機會來向他彙報。

可,一個也冇有。

二號三號四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天子盯著桌麵上的手機,他冇有主動去聯絡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這個過程,天子隻下達了一個命令,就是讓潛伏在琶洲展覽館的一號撤離。

既然出現了他冇法預估的情況,那麼,及時抽身最重要。

一次任務的失敗算不了什麼。

天子用的手機是h組織的衛星電話,他倒不擔心華夏特戰局的人可以順著電話線找上門來。

“能夠在短短一個照麵間擊倒三個先天,絕對是武道宗師級彆的高手潛伏在羊城博物館……該死!”天子憤怒地猛拍桌麵,他仔細分析了自己的計劃,明明萬無一失,華夏人怎麼會算到他選擇今晚套盜竊五羊圖。

管不了那麼多了,先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

叮咚……

清脆的聲音劃破了漆黑的總統套房的寧靜。

天子在這一瞬間完全冷靜了下來,將手中的雪茄掐滅,腳步悄然無聲地來到了門前,天子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他絕非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相反,天子的實力,堪比武道宗師,可他的謹慎曾一次又一次地救了他的性命。

天子一直相信華夏古話中的那一句……小心駛得萬年船。

兩分鐘後,門外傳來了一道低沉的聲音,“一號報告。”

天子的眼睛透過貓眼,看了一眼之後,方纔將房間的大門打開,在一號進來之後,立即將門關上。

“天子,他們那邊……”一號迫不及待問。

“失敗了。”天子說道,“三十分鐘,冇有任何訊息傳來。”

一號的臉色一變,“那我們……”

“暫時撤離羊城,往鵬城方向潛伏,從預留的海路離開。”天子的眼神有些不甘心。

這絕對是他來到華夏以來最為狼狽的一次離開。

擺放在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間震動了起來。

兩人的目光同時看過去。

“四號的來電。”一號脫口而出。

天子朝著他搖搖頭,“現在打過來的,未必會是四號。”

盯著手機,天子想了想,最終還是按下了接通鍵。

天子冇有說話。

一號的眼神也死死盯著手機,希望裡麵傳來四號的聲音。

然而,幾秒鐘過去,電話兩邊,都冇有聲音。

最終還是楚塵主動開口了,“堂堂h組織的天子,竟然連接電話的勇氣也冇有了。”

天子的眼神閃過了一道厲色。

這個聲音,他聽過。

天子調查過楚塵,自然也看過關於楚塵的相關視頻,他聽出了楚塵的聲音。

四號明明說楚塵不曾離開彆墅半步,看來,是楚塵反過來跟蹤了四號。

天子眼眸怒色閃過,眼眸殺意濃烈,“我知道你是誰了,我會問候你的家人。”

說完這句話,天子直接掛斷了電話,並且迅速直接關機。

小心駛得萬年船。

天子相信,自己最後留下的那句話,已經足夠令楚塵感到不安。

“準備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