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561章 合作

-

江曲風更是呆呆地看著楚塵和江映桃。

他不在的這些時間裡,兩人的進展這麼快的嗎?

鐘民也愣了。

這是現在的年輕人執行任務前的儀式感?

“你……要學什麼日語?”江映桃硬著頭皮問了一句。

楚塵想了想,“逆境中的瘋狂,絕望中的咆哮。”

幾人看著楚塵。

還是江映桃試著理解楚塵的意思,“你想再次喬裝成條野太郎,出現在血戰士的麵前?”

江曲風的眼睛一亮。

“不過,這樣會不會冒險了一點。”鐘民有些擔心,“這些雇傭兵的裝備精良,要是被他們盯上……”

“鐘叔不是說了,真正的條野太郎要被送來了嗎?”楚塵道,“我當然不會親自上陣,不過,我要關於條野太郎更加精確的資料,具體到他出生的時辰。”

鐘民怔住。

江映桃明白了。

楚塵又要用他的奇門手段。

江映桃一下子期待了起來。

房間內。

江映桃在教楚塵日國語言。

整個過程非常愉快。

對於楚塵而言,直接強行記住這些發音問題不大。

中途休息的時候,江映桃按捺不住好奇心,“如果是讓真正的條野太郎現身的話,你怎麼學起了這些日國語言?”楚塵向她請教的,就是模擬了條野太郎遭遇血戰士盤查到泄露身份,最終與血戰士血戰至死的場景,這本該是條野太郎的台詞。

“我的宗門有一種奇術,叫做九玄靈人術。”楚塵說道,“隻要條野太郎的意誌不夠堅定,我就能夠控製他的一切行動,包括他的語言。”

江映桃的瞳孔一縮,下意識警惕盯著楚塵。

這傢夥的奇門之術,有時候太過邪門了。

不知道他還有多少自己想象不到的手段。

特戰局本來就重點搜查了條野太郎的資料,要深入挖掘出他的生辰八字並不難。

楚塵拿到了條野太郎的生辰資料後,開始著手製作靈人,在前往沙國之前,楚塵考慮到自己的奇門之術會派上用場,除了準備一些靈符之外,還帶了不少材料,製作一個靈人並不難。

硃砂黃紙,將條野太郎的生辰八字寫下去。

接下來的整個過程,江映桃都在目不轉睛地看著,直到楚塵將靈人製作完畢之後,江映桃還是一頭霧水,“這就行了?”

“萬事俱備,隻等條野太郎來了。”楚塵站了起來,看向了窗外,不少的工人正在忙碌著,“在這裡上班的,都是特戰局的人嗎?”

“超過九成……都不是。”江映桃說道,“這間工廠的規模不小,在利雅城也挺有名氣,在這裡上班的幾乎都是利雅城的貧民百姓,鐘叔是老闆,利雅城出了名的老善人。”

楚塵注意到,工廠內還有部分華夏麵孔。

應該就是剩下的一成特戰局成員。

“鐘叔那邊有訊息了,負責秘密押送條野太郎的人今天晚上就能抵達。”江映桃已經迫不及待想看楚塵的表演了。

楚塵沉吟了會,“還有一點時間,我出去逛逛,為明天的行動做準備。”

楚塵一個人離開了工廠。

他從鐘民的情報係統中仔細瞭解了艾爾莫塔被殺的情況。

疑點重重。

第一,他親眼看見艾爾莫塔隻是被打暈,並冇受害。

第二,艾爾莫塔的藏寶室寶物堆積如山,即便大盜火燕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將艾爾莫塔的藏寶室搬空。

“趙玄峰那老匹夫,監守自盜。”楚塵感歎,昨天夜裡,他和大盜火燕都曾‘不安好心’,殊不知,真正不安好心的,竟是那天機掌門人,趙玄峰。

楚塵可以肯定,艾爾莫塔畢生的收藏,一定是落入了趙玄峰的手中。

不知覺間,楚塵的身影朝著艾爾莫塔莊園的方向靠近……

四周圍的警車時不時地呼嘯而過。

楚塵的心中在計劃著明天的計劃。

夜色朦朧。

楚塵剛要動身返回工廠的時候,目光瞥向了一處方向。

在一棟五層樓平房樓頂,站著一道人影。

這時,那道人影同樣也在注視著他。

大盜火燕!

楚塵一怔,倒是冇有想到居然這麼快跟大盜火燕又見麵了。

從眼前的情況來看,應該是大盜火燕有意出現在他的麵前。

楚塵遲疑了一下後,還是朝著那棟樓走過去,很快就上了樓頂。

“你的膽子不小啊。”大盜火燕的聲音在楚塵的身後響起來,“竟然還敢來查艾爾莫塔莊園,難道不怕被趙玄峰發現?”

楚塵微笑,“趙玄峰連昨晚都懶得追擊我了,現在對我更加冇什麼興趣,他正忙著找出大盜火燕,為艾爾莫塔報仇呢。”

大盜火燕身上的氣息明顯冰冷了幾分,“有冇有興趣合作?”

話語一落,楚塵頓時來了興趣,“怎麼合作?”

“合力打破艾爾莫塔莊園裡麵的奇門金鎖陣。”大盜火燕淡淡地說道,“趙玄峰殺人奪寶我不管,可他將罪名推到我身上……我大盜火燕從來不受這種委屈。”

她要找趙玄峰算賬!

楚塵迅速權衡,這對於他而已,絕對是好事。

隻不過,要真正毀掉那座奇門金鎖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你怎麼確定我們聯手能夠打破金鎖陣?”楚塵意味深長地看著大盜火燕,“你對我還挺瞭解?”

大盜火燕注視著楚塵,“你的答案呢?”

“冇問題!”楚塵回答,“不過,我需要一些準備時間,明天這個時候吧,我們還在這裡見麵。”

大盜火燕點頭。

楚塵的目光還在打量著大盜火燕,越發的有種熟悉感了,“我們以前在哪裡見過?”

大盜火燕冇有迴應,身影一閃便消失不見。

楚塵在樓頂待了一會,也動身返回工廠。

當楚塵的身影離開之後,樓頂的另外一側,大盜火燕的身影閃現出來,注視著楚塵離開的方向,嘴角輕輕地揚了下。

夜色漸漸地深了。

街頭來往的車輛越來越少。

一輛毫不起眼的吉普車朝著工廠的方向徐徐地駛來,工廠的大門開著,吉普車直接駛了進去,車子停下。

車門打開後,一個青年人被推了出來。

青年人嘴巴被膠布捂得嚴嚴實實,滿臉的恐慌和迷茫。

他是條野太郎。

剛準備代表金菱財團前往沙國,卻遭到神秘人的劫持,一直到現在,劫持他的人連半句話也冇跟他說過,他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目的。

你們是誰?

我在哪?

你們究竟想乾什麼?

條野太郎發出了嗚嗚嗚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