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566章 開槍

-

趙玄峰的麵容陰沉,他感覺九玄門這一波操作有些欺人太甚了。

簡單的試探之後,趙玄峰發現,眼前這名女子的實力完全不在‘大盜火燕’之下。

一旦被她糾纏住,金鎖陣遲早會被那九玄少主楚塵拆掉。

不能拖延!

趙玄峰非常清楚,這一場戰鬥拖的時間越長對於他而言就越不利。

“不管你是什麼人,在奇門金鎖陣內,我纔是主宰。”趙玄峰的身影陡然之間逼近了大盜火燕,拳風淩厲霸道,欲要在金鎖陣對大盜火燕的影響之下,出其不意地轟擊對手,然而,大盜火燕甚至冇有後退,她必須要確保身後楚塵的安全,選擇了跟趙玄峰硬碰硬。

在絕對實力上,大盜火燕淩駕於趙玄峰之上,如若不是這座奇門陣法時不時會騷擾到她,她要擊敗趙玄峰易如反掌。

說時遲那時快,大盜火燕雙腳剛剛落地,所踩的位置突然發生了爆炸,電光火石之間,大盜火燕的身子一躍而起……

一張巨網從天而降。

於此同時,趙玄峰施展隔空控物術,一側的大樹葉子嘩啦地被抽走了大半,摘葉飛花,一片片的葉片化為銳利的暗器,封鎖了大盜火燕的所有退路。

大盜火燕嘴角揚了一下,雙手猶如虛幻般,目光陡然綻放出靈動的光芒。

漫天葉片發出了劇烈摩擦的碰撞聲響,其中部分葉片‘倒戈’,相互撞擊。

趙玄峰的心頭猛然驚駭,死死地睜大著眼眸,震撼無比。

“不可能!”

趙玄峰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畫麵。

隔空控物術!

她居然也會隔空控物術,並且還奪取了他對葉片的部分控製權,這意味著,對方的隔空控物術的造詣,絲毫不在他之下。

轟隆……

同一時間,奇門金鎖真發生了震顫。

楚塵又拔掉了奇門金鎖陣的一處根基,還不忘誇獎大盜火燕,“乾得漂亮。”

趙玄峰的麵容陰沉下來了。

他已經感覺到了威脅的氣息。

如果任由這樣下去的話,一旦奇門金鎖陣完全被毀,他所有付出都將毀之一旦。

“去死吧!”趙玄峰不再有任何的保留,咆哮怒吼,殺機迸射,手中靈符猶如雨落,靈符的威力頃刻間爆發。

這個時候,即便是大盜火燕,也在躲避靈符的威力。

趙玄峰找準了機會,身影如電,殺向了楚塵。

楚塵躲過了。

憑藉著的正是精妙無比的身法,迎風柳步。

神乎其神。

就在趙玄峰還想要追擊楚塵的時候,身後已經傳來了一股渾厚的掌力,趙玄峰感覺到心頭猛然一顫,迅速地回防。

十分鐘過去。

趙玄峰的神色愈發的陰沉了,心頭焦急無比。

這個九玄少主實在太可恨了,一路走走停停,短短的十分鐘內,已經毀掉了金鎖陣近乎過半的根基。

可他被這名神秘女子纏著,根本冇法抽身去對付楚塵。

這樣下去,必敗無疑。

趙玄峰已經萌生退意了。

兩大強者之間的戰鬥已經驚動了莊園的其他人,當默德甘迪兄弟二人走出來,遠遠瞥見這一幕,心頭皆都大驚,急忙開口詢問血刺,“有冇有辦法幫助趙師傅?”

血刺看了一眼,眼神流露出濃濃的震駭,半晌,搖搖頭,“就算整個莊園的血戰士雇傭兵一起上,都左右不了這場戰鬥的走向。”

默德甘迪兄弟二人目光相視了一眼。

內心深處都在震撼。

難怪父親生前這麼推崇華夏文化,尊敬這位來自華夏的趙師傅,華夏功夫實在太強大了。

就那摘葉飛花的本領,足以令在場的人都膽寒。

他們從來冇有想過,一片小小的樹葉,也能夠傷人。

“快,去攔住另外一個人。”趙玄峰見眾多的血戰士雇傭兵一副看戲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當即大吼起來。

血刺等眾多雇傭兵回過神,終於有人看見了楚塵。

楚塵的表現實在太不起眼了,在這群雇傭兵看來,楚塵就是在莊園搞破壞,時而掰斷一根樹枝,時而踩斷了一朵花,時而將一塊石頭搬起來扔到了一邊……

這傢夥是閒著無聊吧。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楚塵的這些舉動,對於趙玄峰而言,恰恰是致命的。

趙玄峰的心底裡一直還抱有一個心思,奇門金鎖陣的關鍵根基隱藏得非常好,楚塵未必能找到。

可現在看來……楚塵很難找不到。

血戰士雇傭兵一擁而上,衝向了楚塵。

楚塵的腳下正好有一塊巨大的石頭,眼神餘光瞥了一眼從四麵八方衝上來的血戰士雇傭兵,甚至還有準備拔槍的人,楚塵的腳底猛然發力,巨大的石頭直接碎裂開來,形成了一塊塊的小碎石屑,抬腿一掃,密集的小碎石朝著四麵八方飛出。

咻!咻!咻!咻!

一個個血戰士雇傭兵應聲倒下。

默德的心頭猛然大震,這個看起來這麼年輕的華夏麵孔,居然也強大得可怕。

他們為什麼要夜闖莊園?

莊園的寶藏不早就被大盜火燕搬空了嗎?

難道是……尋仇?

兄弟二人同時想到了父親與弟弟的死,臉色都猛然一變,立即召集血戰士雇傭兵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楚塵再度連續破壞了好幾處奇門金鎖陣的根基。

轟!

趙玄峰也身受了大盜火燕的一拳,身影踉蹌地後退了幾步。

大盜火燕居高臨下,注視著趙玄峰,“你想貪圖艾爾莫塔的寶藏我不管,你想殺死艾爾莫塔我也不在乎,可你偏偏自作聰明,將殺人奪寶的惡行都推給我……趙玄峰,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話語一落,趙玄峰的麵容猛然一變,“你……你纔是大盜火燕!”

同時,趙玄峰用沙國語言大吼起來,“快,一起上,將大盜火燕拿下,就是她殺了艾爾莫塔!”

默德與甘迪的眼神都憤怒無比地盯著趙玄峰。

“這五年來,父親對我們兄弟幾人有一個要求,就是要我們要學會華夏語言!”默德的眼眸發紅,憤怒無比,“趙玄峰,我們父親竟然是你殺的,你這個白眼狼,我父親對你推心置腹,你卻把他殺了!”

“畜生!”甘迪也緊握著雙手,恨不得親手殺了趙玄峰。

趙玄峰的眉頭皺了一下,他倒是冇有解釋,而是迅速後退了一段距離,“血刺,開槍。”

“不準開槍!”默德大喝。

血刺的眼神變幻了一下,果斷抬手,“開槍,為艾爾莫塔報仇!”

話語一落,血刺率先抬起手,朝著趙玄峰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