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583章 真香

-

楚塵看著白欽馳的眼神,滿是誠懇。

多虧白欽馳的提點,他今天才能夠在戰鬥中進入那種極致的狀態,一舉突破到先天巔峰境界。

缺失了五年的修行空白,正逐漸地彌補回來。

然而,對於白欽馳而言,楚塵的話卻刺耳無比,直接令他胸口一陣血水翻湧,險些要吐血,麵容憋得發紫,一言不發,揮袖下山。

今天的北鬥派,栽了一個大跟頭。

甚至可以說是北鬥派曆史上最屈辱的一次經曆。

一名武道宗師,好幾位先天弟子,輪番上陣之後,最後還結陣齊上,可結果仍然是被擊潰了。

還是在香山武者交流會。

更氣人的是,這個武者交流會,還是北鬥派發起的。

可以想象,這一戰之後,武者界會流傳多少北鬥派被九玄弟子楚塵一人鎮壓的故事版本。

毋庸置疑,所有的版本中,北鬥派都是受害者。

北鬥派其餘弟子也匆匆下山。

“走吧走吧。”江映桃也催促楚塵,“還不走的話就來不及登機了。”

晚上八點鐘的飛機。

楚塵點點頭,兩人並肩下山。

“楚塵。”

“嗯?”

“你真厲害。”

“嘿。”

看著兩道身影消失在下山路的拐角處之後,香山之上,爆響起了一陣驚歎聲音。

“九玄弟子,楚塵,我記住這個名字了。”

“毫無疑問,假以時日,這個名字,極有可能會代表著武者界的巔峰之一。”

“九玄門強者如雲,人才輩出,難怪可以那麼多年來,長盛不衰。”

“相比之下,今天的北鬥派……翻車了。”

不少人紛紛點頭。

如果隻是純粹的戰敗,那還冇什麼,武者之間的戰鬥,輸贏正常。

可北鬥派,先是文日晟的攔截,挑戰楚塵,再是向傑的出手,暗器攻擊,隨後是白欽馳以前輩的名義,提點楚塵為理由出手,最終北鬥七星陣的討教……

一次次重新整理下限的操作,最終……還是敗在了楚塵一人的手中!

“這個故事,我能講一天一夜。”

有人哈哈大笑。

反正北鬥派弟子都已經離開了香山,現在言論自由。

……

前往機場的路上。

江映桃眼神瞄著楚塵,“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能進天網殿了。”

楚塵聽出了江映桃的另外一層意思,“看來桃姐一直以為我是個關係戶啊。”

從前也足夠驚豔,可今天將這份驚豔演繹到了極致。

楚塵打開手機看了了一眼,居然有一條未讀來電。

來自騷風。

江曲風,“聽鐘民說,你們回京城了。”

楚塵回了一句,“是的。”

直到兩人到了機場,也冇有看見江曲風的回覆。

此時已經是七點二十分鐘,時間緊迫,兩人隻能用特殊渠道,迅速登機。

“從京城飛回羊城,要接近三個小時。”楚塵的雙眼一閉,“休息會吧。”

香山一戰,從戰鬥狀態出來之後,取而代之的是一陣疲態。

楚塵很快就熟睡了過去。

江映桃看著楚塵的側臉,嘴角下意識地輕輕揚了一下,又俏臉微微一紅,急忙也坐直了身子,拿起前麵的一本雜誌看了起來。

京城國際機場。

一架來自利雅城的飛機徐徐地降落。

飛機還冇停穩,

江曲風立即將手機拿出來,並且開機。

楚塵這小子終於肯會資訊了啊。

江曲風讀取了資訊,果然,他們還在京城。

江曲風本想質問一下楚塵,為什麼要將他丟在利雅城,

想想還是算了,自己好歹也是前輩,一代宗師,怎麼能跟一個小輩斤斤計較。

“我也回到京城了,你們在哪裡?我有事跟你商量。”江曲風發了個資訊。

直到飛機停穩,開始有序下機的時候,江曲風還冇等到楚塵的回覆。

不回資訊。

江曲風的臉色一黑,又不是在坐飛機。

江曲風想了會,給江映桃也發了個訊息,“小江,你們在哪裡?”

同樣是石沉大海,冇有迴應。

最終,江曲風還是冇有忍住撥打了楚塵的手機號碼。

關機!

江曲風的瞳孔一縮,一個小時前纔回自己的訊息,居然關機了?

江曲風試著打江映桃的電話……結果還是一樣。

這無疑說明瞭一件事,楚塵和江映桃,估計正在坐飛機,除此之外,做彆的事情也不至於雙雙關機。

我又被拋棄在京城了?

江曲風心生淒涼,看了一眼窗外跑道上滑行的飛機。

忽然間覺得,這裡不是京城機場,這是嘉禾望崗。

……

羊城,白雲機場。

飛機停穩之後,楚塵和江映桃幾乎同時開機,隨後,兩人同時抬起頭來,目光相對。

“咳,江隊不會以為我們是故意的吧?”江映桃給江曲風回了資訊,“我們回到羊城了。”

楚塵也急忙回了一句,“我剛下飛機,商量什麼事?”

騷風似乎生氣了,不回資訊。

兩人並肩走出了機場。

司徒靜在外麵等候,看見兩人走出來的時候,司徒靜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江映桃,“桃姐,都這麼晚了,你怎麼還讓我來接你。”

江映桃不好氣地瞟了一眼司徒靜,“走吧,找個地方宵夜,就去嘉禾望崗那家我們常去的店吧。”

吃飽喝足,司徒靜送江映桃回家,而楚塵已經提前給宋秋打了電話,江映桃離開後,楚塵在路邊等了一會,宋秋開著車子奔馳而來。

“姐夫!”宋秋大喊,神色興奮,有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感覺。

“回家。”楚塵也興奮,離家好幾天了,想老婆。

宋秋,“^”

一個小時後,車子徐徐地駛入了宋家彆墅。

已經是淩晨一點多。

“小秋,早點休息。”楚塵打開了車門。

“哎,姐夫。”宋秋說道,“我的體檢通過了,很快就能順利入伍。”

宋秋要去當兵。

“加油。”楚塵下車後,砰地關上了車門。

宋秋目光哀怨地看了一眼楚塵,小舅子就不是姐夫的半邊屁股了麼。

彆墅小窩。

楚塵輕輕打開了房門。

宋顏是知道他今晚會回來的,特意留了門。

楚塵輕手輕腳地來到了大床前,剛伸手,被窩裡麵就傳來了宋顏的聲音,“洗澡去。”

楚塵轉身出去。

三分鐘後。

楚塵推門走了進來,同時啪的一聲打開了燈。

刺眼的燈光下,宋顏睜開了眼睛,純美的俏臉瞬間發紅,“你怎麼……”

……

天亮了。

梅花樁前,宋秋今天不小心睡過了頭,上午十點才走了過來。

“咦,姐夫。”宋秋意外看見了楚塵,“一大早采花呢。”

楚塵從梅花樁旁的花叢裡走出來,身上沾著一些泥土,麵容浮起了一抹笑意,“小秋,你來的正好,送我去一趟清風觀。”

姐夫一回來,宋*工具人*秋,立馬上線。

“好咧。”

車子開出來之後,駛向了清風觀。

楚塵向張運國承諾過,每週都給他佈置一次‘洞天福地’。

這一次出國耽擱了一些時間,楚塵回來之後立即彌補。

清風觀內,張運國唉聲歎氣。

清風道長站在一邊,不敢去問。

“唉。”張運國。

這兩天,清風道長的耳朵已經被張運國唉出繭子了。

張運國體會到了洞天福地帶來的修行好處,一天的修行結束之後,張運國每天都在倒數,期盼第七天的到來,然而,七天過去,楚塵並冇有來。

張運國也不敢問。

“唉。”

“師尊。”清風道尊終於忍不住問了,“你在為什麼事情發愁?”

“這……”張運國自然不會說出來。

倒不是張運國信不過清風道長,而是,洞天福地的創造實在太過驚世駭俗。

在楚塵應允之前,張運國不會將這個訊息透露給任何人。

張運國可以想象一下,倘若能夠通過陣法佈置‘洞天福地’的訊息傳出去,那無疑是向整個武者界投放下一顆核彈,而楚塵,則將會處於爆炸的中心。

外麵有道士走進來。

“觀主,外麵有兩個人來找張道長。”

道士剛剛開口,清風道長感覺到自己的麵前一陣清風掠過,彷彿有人影飄走。

清風道長定神一看,師尊不見了。

當張運國看見楚塵的一刹那,整個人都無法遏抑地顫抖起來……

少主,終於來了。

楚塵冇有多餘的話,立即給張運國佈置‘洞天福地’。

已經佈置過了幾次‘洞天福地’陣法,楚塵這一次將佈置的時間縮短到了一個小時。

陣法佈置完畢後,張運國如獲至寶,感謝楚塵之後,立即迫不及待走進去。

‘洞天福地’陣法的有效時間隻有二十四個小時,他必須抓緊其中的一分一秒。

整個過程宋秋在一旁看到,有些無語。

張道長拍姐夫馬屁的痕跡太明顯了。

姐夫不就是佈置了一個陣法……而已。

宋秋搖搖頭,感歎自己擁有不屬於自己這個年齡段的鎮靜。

回到了宋家。

“小秋,你昨晚說快要入伍了,我也給你準備了陣法,就在梅花樁旁邊,你去吧。”楚塵開口。

宋秋也想起來了,今天一早看見姐夫在梅花樁旁摘花。

原來是在搗鼓陣法。

不就是區區一個陣法,我早就見識過姐夫的陣法了,雖然神奇,但是,跟我有什麼關係。

宋秋漫不經心地來到梅花樁前,一腳踏入了洞天福地。

幾分鐘後。

宋秋拚命呼吸,感受著四周圍花兒的香味。

“香,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