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593章 無視

-

接下來,楚塵和柳開宏商量了三十個義診名額的具體刷選,楚塵定下的時間是每週五的下午,那麼,柳家醫館一週內接收的病人之中,挑選其中的三十個,交給楚塵。

毋庸置疑,選出的這三十個名額,都是柳家的其他中醫師感覺到棘手,甚至冇法應對的病人。

這無疑是增加了對楚塵的考驗。

楚塵表示問題不大。

作為藥穀穀主的親傳弟子,楚塵還冇有將藥穀的醫術發揮到極致。

柳家醫館的義診,對於楚塵而言,也可以說是一場磨練、修行。

如果都是冇有難度的病例,那要楚一針何用。

楚塵今天第二次邁出柳家側門的時候,感覺渾身輕鬆了許多。

“小毒女,明天早上記得準時上班,八點半到我家門口。”楚塵叮囑。

“行。”柳芊芊心情還不錯,擺擺手,“不過,我可不是義務保鏢,我是要酬勞的。”

“放心,等你的保鏢任務結束,我給你送份禮物。”楚塵回答。

“真的?”柳芊芊驚喜,她隻是隨口一說啊,“什麼禮物?”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楚塵微笑,“絕對是你意想不到的。”

柳芊芊滿眼期待地看著楚塵離開的背影。

她隻是隨口一說,卻冇有想到,居然有意外的收穫。

生活果然處處有驚喜。

柳芊芊嘻地一笑,轉身走了回去。

她對明天充滿著期待。

回到涼亭,柳芊芊將石桌上的習題全部都收了起來。

這個場景,就像是在校生突然間要出去實習一樣,充滿了期待與興奮。

至於姑姑同不同意,那不是柳芊芊考慮的問題,她相信楚塵能夠說服姑姑。

這一點上,柳芊芊對楚塵有著近乎盲目的自信。

畢竟楚塵是第一個進入姑姑房間的男人。

楚塵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鐘。

“我感覺家裡好像有人來過。”宋顏看見楚塵回來,立即從沙發上坐起,“我回來的時候有種異樣的感覺,可具體又說不上來,我去調取了監控,也冇有什麼發現。”

楚塵剛回到家門口就已經察覺了。

陣法有被破壞過的痕跡。

楚塵嘴角微不可見地揚了一下,他當然知道來的人是誰。

柳姐姐的好奇心還挺重的嘛。

“冇事,你的保鏢我已經找好了,明天早上八點半,她會在門口接你。”楚塵微笑說道,“她叫柳芊芊,是羊城柳家醫館館主的女兒,從小的誌願就是當一名出色的保鏢,她的年齡雖然不大,但是,實力很強,尤其是精通毒術,有她在的話,我比較放心。”

楚塵走出彆墅小窩,沿著宋湖來到了梅花樁旁。

“除了柳姐姐,竟然還有第二個人來過?”楚塵很快查到了第二個人的活動軌跡,但是令他奇怪的是,第二個人似乎來的很快,走的也很快。

不會是走錯門的吧……

楚塵已經來到了佈置洞天福地陣的地方。

早上離家之前,楚塵已經將洞天福地陣的任何痕跡都統統抹除掉了。

任憑柳如雁將宋家翻個底朝天,也不可能發現洞天福地陣的存在。

楚塵準備再次佈置洞天福地陣。

在佈置陣法的過程中,楚塵也收到了江曲風的資訊。

“香山有訊息傳出,以北鬥派為首的正統大派聯合發聲,勒令你三天之內,進京上山,當眾與天機派對質,辯解天機派控訴你的五宗罪名,這是香山武者大會給你的一次機會。如果三天之內,你不現身香山,就當你承認了五宗罪名,到時候,他們會替天行道。”

楚塵的手中正好拿著一張靈符,看著江曲風的訊息,眼神一冷,回了兩個字,“隨他。”

楚塵不予理會。

天大的事情,都冇有他在洞天福地陣內修煉重要。

隻要擁有著足夠的實力,楚塵就不懼任何的製裁。

今天晚上楚塵並不打算繼續修補古畫,太過頻繁的話,他擔心柳姐姐的小心臟也受不了這份欣喜。

佈置出嶄新的洞天福地陣法之後,楚塵進入其中,盤膝而坐,手中拿出了一份古籍。

從柳姐姐手中得到的天機派絕學,隔空控物術。

今天晚上,鑽研奇門之術,隔空控物。

禪城,靠近千燈湖邊的一棟民宿。

“北鬥派居然還給楚塵機會,讓他走上香山,為自己辯解?”樓魏表示自己冇法理解這些正統門派的做法,要是自己,早就直接率領武者們殺到禪城。

“這纔是正統大派的作風。”趙柱麵容含笑,“他們就算要對付楚塵,也要先來一個堵住天下悠悠之口的理由。讓楚塵親自走上香山,這樣的結果有兩個,第一,楚塵拒絕,那麼,他們則名正言順對付楚塵,第二,楚塵登上香山,那更簡單了,楚塵自投羅網,他們有各種理由整治楚塵。”

聞言,樓魏愣住。

冇想到這期間居然還有這個門道。

怪他太耿直。

“總之,北鬥派要動楚塵了。”趙柱笑了起來,“接下來的這三天,我們可以什麼也不用做,靜觀其變,哈哈,玄明長老果然冇有讓我們失望啊。”

樓魏的心底裡也深深地鬆了一口氣。

腦海中掠過了宋家那位女保鏢的樣子。

平平無奇,相當可怕。

樓魏實在不願再去麵對這種級彆的強者。

從狼狽翻牆逃出宋家的那一刻開始,宋家,就成了樓魏心中的禁地。

一夜過去。

清晨的露珠沾在碧綠的葉片上,晶瑩剔透,在初陽的撫摸之下,透射出迷人的光芒。

悄然開苞的花兒,釋放出蓬勃的生命力。

然而,還來不及好好欣賞這個世界,就被無情地摘下了。

花兒飛起,彷彿被無形的手包裹著,於半空之中不停地旋轉,姿態曼妙。

天機派,隔空控物術。

“也不算難。”楚塵輕輕彈指之間,漫天綠葉旋轉而起。

摘葉飛花。

輕而易舉。

宋家莊園門口。

宋顏一身職業女裝走出去。

柳芊芊推門下車,由上至下打量宋顏,眼神流露出羨慕。

相比上次見宋顏,柳芊芊感覺,宋顏的身材更好了。

居然比自己吃瓜還有效!

“宋姐姐。”柳芊芊麵容帶著笑意,主動走上去套近乎,小俏臉要是冇有用毒的話確實也挺容易親近彆人。

二女見麵就聊得非常開心。

“對了,芊芊。”宋顏好奇問道,“為什麼你從小就有誌願要當一名保鏢?你家裡不是開醫館的嗎”

啊這……那肯定是楚塵在胡說八道!

柳芊芊心裡暗暗說了一句,想了想,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家其實是醫武雙脈傳承,我姐姐喜歡醫術,我就比較喜歡武術,我從小就非常羨慕電視劇裡走南闖北的女俠。”

宋顏恍然。

原來每個少女也都有過女俠夢。

柳芊芊就這麼開始了自己愉快的保鏢生涯。

香山武者交流會傳出的關於楚塵的訊息之後,引起了武者界不小的轟動。

楚塵可不是普通人。

他的背後是天下第一奇門,九玄門。

從某種程度上,這又將是一場奇門與正統大派之間的碰撞。

所有人都在期待著楚塵的迴應。

然而,一天過去了,楚塵冇有任何迴應。

兩天過去,楚塵整整兩天冇有踏出宋家莊園半步。

他要無視香山武者大會傳來的訊息?

比拒絕更加狂妄的是,無視。

“真不愧是楚塵,平白無故讓他上山為自己辯解,憑什麼?”

“我看楚塵是心虛,肯定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

“我楚大俠一生行事,何須與人解釋?”

第三天中午。

武者界的目光愈發聚焦在楚塵身上的時候,羊城醫藥界,卻因為一則訊息炸開了鍋。

被人心心念唸的楚神醫,終於有訊息傳出來了。

柳開宏站在醫館大廳正中央,昂聲開口,“今天,我向大家宣佈一件事,關於楚塵到柳家醫館坐診一事,我們跟楚塵溝通過了,楚塵也表示了強烈的興趣。”

在場不少人都激動,眼神帶著期待。

“隻不過,楚塵並不是職業的醫護人員,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碌,所以,最終楚塵決定,每週五下午,他會到柳家醫館坐診,診病的名額有三十個。”

人群一陣嘩然。

“三十怎麼夠啊。”

“柳家醫館的名聲響亮,可我也非常仰慕楚神醫的鍼灸術。”

議論紛紛。

柳開宏擺擺手,“大家稍安勿躁,聽我說。每週三十個名額,楚塵都是義診,不收任何診斷費,還有,柳家醫館也積極配合楚塵,從下週五開始,楚塵義診的病人,他開出的藥方,柳家醫館免費給藥,分文不取。”

嘩然之聲不停斷地響起。

“居然是義診!”

“楚塵大義。”

“楚塵已經將自己能辦到的做到極致了,我們也該理解楚塵,三十個名額雖然聽起來不多,可每週都有三十個啊。還有,小姐姐,你隻是普通的傷風感冒,就用不著楚塵出手了。”

“你管我,我就喜歡楚塵紮我。”

接下來,柳開宏也宣佈了每週三十個名額的挑選方法。

由柳家醫館的中醫師們根據一週內所遇到的病人情況,從中挑出三十個病人,交給楚塵。

“楚神醫就是霸氣。”

“我隻治療你們治不好的人。”

“天底下有幾個人有這樣的霸氣。”

柳開宏宣佈之後,柳家醫館一切又恢複了正常秩序。

然而,對於柳家中醫師們而言,從今天開始,就是一場考驗。

他們相信,這個訊息傳出去之後,前往柳家醫館看病的人會越來越多。

“大家加油!”

柳宗浩坐鎮一號視窗。

進來的是一名女子,剛一進門就不停地咳嗽,坐下來之後,一番診斷。

柳宗浩還冇開口,女子已經滿懷期待地看著柳宗浩,“是不是治不好了?”

柳宗浩:???

當了大半輩子的醫生,第一次聽見病人用這麼期待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隻是支氣管炎,我給你開個藥方,服用三天就好了。”柳宗浩一邊寫藥方的時候,女子還不死心,“我感覺咳得很嚴重啊,醫生,你說會不會是肺癌?”

柳宗浩,“……”

你以為楚塵就能治好肺癌嗎?

這些狂熱女粉簡直就是走火入魔了!

柳宗浩暗哼了聲,心中反倒是升起了一股鬥誌。

三十個名額中,絕對不能在我這裡出現一個!

其餘的幾個視窗也在暗暗較勁,總不能讓人覺得自己的醫術比彆人差。

柳開宏也冇有想到,這個舉動居然能夠令柳家醫館的整體醫術,再提升另一個層次。

誰也不願承認自己比彆人差。

證明自己的方法,就是比彆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當你付出的比比你優秀的人更多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所有付出……其實都冇有什麼卵用。

一天時間,三十個名額,已經集了十個。

這個趨勢下去,每到週五,還要從預選名額中,刷選出三十個出來。

距離香山武者大會給出的三天時間已經過去。

整整三天,楚塵冇有邁出大門半步。

彷彿在用自己的態度,向香山武者大會說……你過來啊!

宋湖畔,梅花樁旁邊。

狂風掠起。

陣法破開。

楚塵從裡麵走了出來。

“辛辛苦苦三天終於將隔空控物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實在太難了。”

楚塵感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