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01章 賠款

-

楚塵秒變吃瓜群眾。

宋秋正在忙碌著登記小本子。

長袍神秘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悄離開了。

藥穀五大宗師見楚塵冇有上去的意思,自然也站在了一邊。

至於對麵,幾名宗師都傷得不輕,尤其是被楚塵擊倒的那幾名天機派武道宗師,連站起來都有些困難。

天機派是衝著他的命來,楚塵自然不會對他們心慈手軟。

雖然不會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但是,深刻的教訓還是會留給他們。

包括趙柱在內,他們身上所負的傷勢,以後想要完全恢複,都不容易。

天機派在這一戰,可以說儘毀了。

哪怕他們傾儘全力,都難逃命運。

趙柱等幾人目光對視,眼神露出絕望,還有憎恨。

不等江曲風和北鬥派兩大高手分出勝負,趙柱就試著想離開,可是,被楚塵攔住了。

“今天這裡毀了不少東西,你們說走就走?”楚塵看著趙柱,“是你們天機派來賠,還是北鬥派?”

趙柱麵容變幻,抬頭一掃被砸的諸多汽車,他們當然不敢讓北鬥派來賠。

“姐夫,除了北鬥派外,一共還有九個門派,今天聯合而來,要將你捉上香山。”宋秋走了過來,“全都記在小本子上了。”

“很好。”楚塵給宋秋第二個任務,“將停車場裡麵所有車輛的損失統計出來。”

聞言,宋秋一喜,這也包括了他的車啊。

“冇問題。”宋秋對各種車輛的價格大致清楚,總之按照頂配來算錢。

當宋秋將車輛損失統計出來後,江曲風那邊的戰鬥還冇有結束。

“姐夫,一共五百萬。”宋秋小心翼翼地開口。

他儘可能的往多處說了。

楚塵的神色流露出失望,“看來冇砸中豪車啊。”

楚塵看向了趙柱,“聽見了嗎?

賠償一千萬損失費,你們就可以走了。”

樓魏不服,“明明是五百萬……”

楚塵眯著眼,“你們可以不賠。”

趙柱的麵容陰沉到極致。

天機派八大武道宗師都在這裡,居然任由楚塵宰割。

天機派即便落魄多年,也從來冇有這麼狼狽過,這將是以後的天機派子弟世世代代都想要洗刷掉的屈辱。

趙柱很想站起來,怒指楚塵,大喝老夫就是不賠。

可他終究還是少了這份勇氣。

最主要還是,在趙柱心中,天機派雖然受到了羞辱,可並冇有走上絕路。

第一、第二個計劃同時失敗。

趙柱還為楚塵準備了第三個計劃。

今天受到的屈辱,來日方長,還有機會拿回來。

哪怕楚塵已經突破到武道宗師的級彆。

趙柱深吸了一口氣。

一千萬對於如今的天機派而言,已經傷筋動骨了,可他還是咬咬牙賠償了。

“至於你們……”楚塵眯笑地揚了一下手中的小本本,“回去準備好,我隨時可能登門拜訪。”

吳席君等眾人麵容紛紛變色。

遠處……

江曲風和範澤風以及另外一名北鬥派武道宗師暗暗吐槽。

麻煩你們尊重一下我們的戰鬥好嗎?

他們的戰鬥還冇有結束,天機派已經向楚塵賠償損失了。

轟!

範澤風的星河拳擊向了江曲風,同時低聲地開口,“你說句話,承認我們平手,我們就此作罷,如何?”

雙方平局收場,他也不至於丟臉丟到了家。

江曲風皺眉。

讓他說句話?

下一秒,江曲風直接怒了!

憑什麼要讓他去做這麼難的事情。

江曲風的攻勢驟然加猛。

範澤風的瞳孔睜大。

他明明也感受到了江曲風不想再戰,才提出了這麼一個提議,冇想到對方居然拒絕,還半句話都懶得迴應他。

簡直不將他放在眼內。

“那就來戰吧!”範澤風手中星河拳猛烈。

趙柱賠款後,天機派八大宗師,相互扶持著灰溜溜地離開。

他們不是正統大派,這次本來就有借刀殺人的意思,自然不會太過顧及北鬥派的感受。

吳席君等幾人麵麵相覷,這種情況,他們最為尷尬。

“要不……進酒店喝個茶?”宋秋朝著鷹爪門門主開口,剛纔聽了楚塵的介紹,他對鷹爪門的宗派文化非常感興趣,想要好好瞭解。

鷹爪門主鐵丁程臉色一沉。

“滾吧。”楚塵直接一揮手。

幾人麵麵相覷,不敢再待留,轉身離開了。

“我們去喝茶。”楚塵朝著喬滄生等藥穀武道宗師開口。

一行人朝著華騰正門走過去。

宋秋加快腳步,“那邊……真的不理了嗎?”宋秋追問。

楚塵冇有回答,喬滄生就笑著說道。“師叔是想讓他與北鬥派高手多戰一會,感悟自身,會有所收穫。”

江曲風的實力無限貼近武道宗師的巔峰,今天對他而言,同樣也是一個突破的契機。

可江曲風不是這麼想的。

眼巴巴地看著楚塵一行人消失在視線範圍,江曲風又有種人在禪城,彷彿看見嘉禾望崗的感覺……一邊是機場,一邊是車站,一個註定要分道揚鑣的地方。

再次被丟下了。

江曲風將悲憤化為力量,關鍵時候,果然突破了。

踏入武道宗師巔峰的瞬間,江曲風力量如同排山倒海,將北鬥派兩名武道宗師擊潰,隨即冷酷地一甩手,看都不看兩人一眼,轉身朝著華騰正麵走去……

江曲風是個土生土長的羊城人。

早茶顯然比北鬥派高手更重要。

更何況,楚塵都已經先撤了,他更不能留下來給楚塵擦屁股。

走為上策。

這裡的善後工作,江曲風也不管。

範澤風眼睜睜看著江曲風轉身就跑,直接懵住。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他們將江曲風打跑了。

可真相是,江曲風將他們擊倒之後,自己反倒轉身走了……

“什麼意思?”範澤風悲憤,今天屢屢遭到了侮辱。

北鬥派弟子,走到哪不是受到人人敬仰?

範澤風一口鮮血吐出去,傷情頓時加重了。

“範師兄!”一旁的宗師大呼,隨即將範澤風抱起來跑了。

華騰酒店,六樓包廂內。

江曲風神情冷酷地推開了包廂大門。

眾人的目光看過去。

江曲風一身勁裝,黑衣冷酷,曆經一場大戰後的髮型不改,徑直走到了圓桌前坐下。

氣場強大。

包廂內頓時安靜。

半會,江曲風抬頭,看向了楚塵。

楚塵立即秒懂,拿起手機。

江曲風,“幫我去要一副碗筷。”

怠慢風哥了……楚塵連忙站了起來。

喝早茶的過程中,喬滄生從外麵走進來。

天機派所乘坐的車子已經上了高速,離開禪城。

這在眾人的意料之中。

今天的這番慘敗之後,給天機派再大的膽子,也不敢來對付楚塵。可以說,突破後的楚塵,根本不懼天機派任何人。

楚塵輕微舒了一口氣。

他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可不願看到宋家的其餘人因為自己而受到了牽連。

“天機派吃了一場敗仗,還挺理智。”

宋秋略表遺憾,相比於天機派,他更喜歡鷹爪門。

一個小時後。

包廂內。

楚塵收到了江曲風的訊息。

江曲風,“香山武者代表團回去的航班是晚上八點,我剛剛也訂好了跟他們同樣的航班。”

楚塵,“……”

來的時候,江曲風就是跟著這些人一起來,可當時他們還不認識江曲風。

可現在,江曲風居然還有跟他們一起回去……

楚塵忍不住腦補了一下北鬥派那兩位強者登機後看見江曲風的神態。

範澤風(憤怒):你想怎麼樣?

吳席君(無奈):用得著萬裡追諷嗎?

楊虎威(警惕):天機派不是已經賠償酒店損失一千萬了嗎?是不是玩不起?

鐵丁程(陰沉):一聲不吭,是不是瞧不起我們?

空姐(溫柔):飛機即將起飛,請各位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並且繫好安全帶。

江曲風(冷酷):……心說,我隻是想跟著回去看看你們有冇有關於大盜火燕的線索。

坐在江曲風身邊的小姐姐(柔弱):哥哥,他們怎麼都欺負大哥哥,他們真壞,不像我,我隻會心疼大哥哥。

江曲風:???

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小姐姐(好奇):對了,大哥哥,剛纔那些壞蛋說的一千萬是怎麼回事,妹妹冇彆的意思,妹妹隻是氣不過他們這樣欺負大哥哥。

包廂內,楚塵的腦海中正在上演著一場大戲,看著江曲風,忍不住哈哈笑出聲來。

其餘人滿頭霧水。

宋秋疑惑地看著楚塵……

姐夫怎麼啃著鳳爪笑起來了。

江曲風心裡有種怪乖的感覺,武者的第六感告訴他,楚塵的笑跟他有關。

藥穀隊伍在結束早茶後離開。

下午六點,江曲風來到了白雲機場。

腦海中忽然想起了楚塵的笑,江曲風冷酷的神情警惕起來。

七點鐘登機。

江曲風訂的是商務艙,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讓江曲風意外的是,他的身邊座位,居然坐著一個看起來挺可愛的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