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32章 張工

-

禪城以東,數百裡地,崇山峻嶺,密佈的參天大樹遮掩著這片深山的真麵容,深夜的蟲鳴鳥叫聲音稍顯清冷,這是一片無名山脈,綿延十幾裡地,從外表看上去平平無奇,可山脈附近的村莊有流傳下來的傳說故事,山上有惡魔,小心慎入。

再加上山脈的平平無奇,極少人會來到這片山脈。

一道黑影自參天大樹之上一掠而過。

連續的洞天福地的修行,令張運國的實力也大增,馬不停蹄來到此地,張運國第一時間進山。

他曾參加過九玄門的入門考覈,知道這片山脈深處,就是天下第一奇門,九玄門的宗門所在地。

“希望還來得及。”

風馳電掣,張運國用儘了全力,最快速度衝向了山脈深處。

越過了幾座山峰,張運國停了下來,抬頭掃視四周圍。

這裡是他接受九玄門的入門考覈之地,隻不過,當時明顯是臨時搭建起來的一個場地,現在已經看不見任何痕跡,不過,張運國相信,既然九玄門選擇在這裡考覈,那麼這個位置,應該距離九玄門的山門很近了。

張運國深吸了一口氣,手握靈符。

在這一刻,張運國有種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的豪情。

“奉九玄少主之命,召喚九玄之門。”

張運國大喝了一聲,猛然地用力,靈符直接被捏得粉碎。

來了,來了!

張運國屏住了呼吸,抬頭注視著前方,他彷彿已經可以預見到,九玄強者儘出的畫麵……

然而,一分鐘過去,並無動靜。

兩分鐘……

三分鐘……

張運國的神色流露出了迷茫。

為什麼冇有動靜?

九玄門的山門,還在緊閉著?

可是,少主說了,隻要在山門外捏碎靈符,裡麵的人就一定能夠感應到。

究竟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

張運國認真思索起來,片刻,張運國眼神不經意間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呆住了。

九玄門的山門,是一座大陣。

同樣,少主交給他的靈符,裡麵也似乎蘊含陣法。

根本不能隨隨便便就捏碎。

就好比闖入陣法內,想要在不破壞陣法的情況下出來,那必須要有出陣口訣。

少主為何不告訴我!

張運國嘴角忽然輕抽,他想到,自己瀟灑轉身離開的時候,少主似乎在身後喊了他,還特彆大聲,可當時的自己豪情萬丈,頭也不回就走了。

張運國跌坐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

張運國懊惱無比,下意識地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個耳光。

啪!

耳光響亮。

可在張運國看來,這根本冇法彌補自己的過錯。

“不行!來都來了,一定要想辦法通知九玄門。”

張運國咬牙站了起來,抬頭環視四周圍,一片漆黑。

“九玄高人,張運國奉九玄少主之命前來求見。”

張運國突然間運足了功力,連續地大喊了起來。

足足半個小時冇有停斷過。

最後,張運國的喉嚨都有些沙啞了,無奈地倚靠在一棵樹下。

九玄門處於封山的狀態,在陣法的阻隔之下,

外麵的聲音根本冇法傳入九玄門內。

張運國心裡也清楚,想要接觸九玄門,辦法隻有一個,就是找到九玄門的封山大陣,不一定是要破壞,隻要找到,觸碰到陣法,裡麵的人就能感應到外麵的異常。

可是,整個武者界,又有幾個人能夠感知到九玄門的封山大陣的位置?

張運國更加不可能辦到。

“都怪我!”

嘭地一聲響。

張運國一拳狠狠地打在了樹乾上。

樹葉沙沙地落下。

張運國朝著外麵走出去。

回去找少主,再拿一張靈符。

然而,纔剛走幾步,張運國身影忽然停頓了下來。

這種召喚靈符根本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製造出來,或許少主的手中就這麼一張,如果真的還有備用的話,他早就讓人送過來了。

況且,這一去一回,又要耽誤多少時間。

各大門派,會給少主那麼多時間嗎?

張運國止住腳步,回過頭,看著剛剛那棵被他擊中的大樹,有樹葉沙沙落下。

張運國深吸了一口氣,走到這棵樹前,忽然地發力,轟隆之間,這顆大樹被折斷。

“我冇法找到九玄門的封山大陣,但是可以碰一下運氣。”

張運國走向了旁邊的另外一棵樹。

他要采取的是一種笨方法。

這漫山遍野的大樹,總有一棵,會與九玄門的封山大陣有聯絡。

隻要他轟斷的樹木夠多,就有可能觸碰到九玄門封山大陣的根基。

然而,這片崇山峻嶺,

參天大樹實在太多了,很多的樹乾甚至一個人環抱不過來,即便張運國是先天巔峰的武者,要連續摧毀這些參天大樹,也不容易。

轟!轟!轟!

深夜的山脈深處,一棵棵參天大樹被摧毀,轟然倒下,驚起了一大片的睡鳥,展翅尖叫,飛向了遠處。

張運國感覺自己的雙臂虎口都在發麻了,全力以赴之下,內力消耗得太快了,這樣下去,很快就會力竭。

可這個時候,張運國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在他看來,自己是個罪人。

他辜負了少主的期望。

如果冇有辦法成功找到九玄門強者,導致少主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張運國原諒不了他自己。

兩個小時過去。

張運國的雙掌已經是血肉模糊,放眼過去,倒下了不少參天大樹,夜風蕭瑟。

然而,九玄門依舊冇有任何動靜。

砰!

張運國的內力幾乎已經消耗殆儘,一掌打下去,冇法將眼前的參天大樹擊斷了。

“給我倒下!”

張運國怒吼,竟然直接用自己的肩膀,撞向了這棵參天大樹。

參天大樹應聲倒下。

張運國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新的方法,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肩膀力量去撞擊參天大樹。

不知覺地,嘴角溢位了鮮血。

這樣不知疲憊地撞擊受到的反震之力,令張運國的身體受到了創傷。

張運國躺在一塊大石頭上喘著粗氣。

他的腦海中想到了一個人物……共工!

“古有共工怒撞不周山,引發滔天洪水。今有張工怒撞參天樹,卻冇法觸動九玄門分毫。”

張運國躺在大石頭上歎息。

忽然坐了起來。

難道是自己的姿勢不對?不,是撞擊的物體不對?

九玄門的護山大陣,未必跟這裡的樹木有關,或許……

張運國低頭,看著自己做著的這塊巨石,半晌,猛然地咬牙,張運國的腦袋朝著岩石狠狠地砸下去……

“張道長?”

一道清脆空靈的聲音如同夜鶯鳥般響起來。

張運國的腦殼距離岩石隻有一厘米。

身子猛然地停頓住了。

張運國緩緩地抬起頭來……

出現在他眼前的三個人,其中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兩條馬尾辮,俏麗的臉龐,一雙眼睛很水靈,此刻正好奇地看著他。

少女莫無憂。

她的身旁還有兩名年輕人,一男一女,氣度不凡。

今天晚上,護山大陣被觸動了。

負責巡山的師兄師姐很快就注意到,然後看著一個人在夜色下,不停地撞樹……

莫無憂今晚有種莫名心境不寧的感覺,索性出來找巡山的師姐,想跟著一起巡山,散散心,正好看見了躺在岩石上的張道長。

“我和燕師姐看了他一個小時了,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想不開,一直在撞樹,似乎在宣泄什麼。”青年師兄感歎了一聲,“要不是無憂師妹喊他一聲,他都要用腦袋撞石了,這是要在我們九玄門的山門前自殺明誌?”

“無憂師妹,你認識此人?”燕師姐問。

莫無憂點點頭,走向了張運國,“張道長,你怎麼會在這?”

莫無憂!

張運國終於認出來了,激動無比,太好了!

“我找不到九玄門的護山大陣,隻能采取這樣的方法……”張運國顧不得自己的傷勢,從岩石上跳下來。

青年師兄看了一眼已經傷痕累累的張運國,再對比一下他身後那塊巨石,想到自己所見的畫麵,感歎,“我原本以為呂師叔已經天下無敵,想不到還有人比他更加勇猛。”

張道長,“???”

呂師叔是誰。

張運國冇有多想,連忙說道,“我是奉九玄少主之命前來的,希望九玄門強者儘快出發,支援少主。”

“楚塵哥哥怎麼了?”莫無憂驚撥出聲。

張運國深吸了一口氣,神色莊重,“這一次,幾乎整個武者界聯合,圍攻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