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55章 山妖

-

一個小時後,兩人朝上走了一千個階梯,同時也進行了一定範圍的搜尋,可明顯今晚的運氣似乎不佳,兩人並冇有任何發現,雨後的白水寨,除了水聲跟風聲,再冇有任何異樣的情況。

雖然冇有發現,可並不影響兩人的心情,這種情況本就在兩人的意料之中,而且可能性非常大。

說不定湛牧司在下雨之前就找地方躲好了,並冇有在雨停之後出來。

“湛牧司在白水寨出現的訊息要絕對保密,不過,明天我們可以找幾個對白水寨的地形熟悉的人,針對白水寨可能會藏身的地方搜查。”楚塵開口,兩人還是繼續往前走,來都來了,總得走到山頂。

奇蹟冇有出現,當兩人抵達山頂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四點。

“我們是不是可以在山上看了日出再回去。”江映桃突然間看著東邊的方向,眼神有些發光。

看日出……多麼美好的詞彙。

江映桃已經記不清自己上一次看日出是什麼時候了。

來都來了,那就看吧……楚塵點頭,忽然說道,“說不定湛牧司也想看日出呢。”

江映桃,“……”

湛牧司是逃命,不是旅遊。

江映桃坐在山頂的一塊石頭上,眺望遠處。

天色漸漸明亮。

山頂的氣溫冰涼,不過,對於楚塵跟江映桃的身體素質而言影響不大。

朝霞漫天。

“好美。”江映桃癡癡地看著,眼神下意識地看向了坐在另外一塊巨石上的楚塵,在朝霞沐浴之下,神光燦燦。

彷彿是感應到了江映桃的目光,楚塵側目看來,當目光所及,那勾魂攝魄的桃花眸點綴著絕美的容顏,楚塵不由得呆了一下,連忙轉過臉去,“日出真美。”

從天剛破曉到太陽放出萬丈光芒,江映桃伸了一下腰,站了起來,“走,下山吧,差點忘了靜兒還在山下等我們。”

不是差點,是已經忘了吧……楚塵心裡默默吐槽一句。

兩人並肩下山。

清晨的白水寨,流水清澈,磅礴有力,敲打在岩石上,聲音如雷,兩邊的鮮花芬芳,水蒸氣瀰漫,雲蒸霞蔚,美不勝收,走在林間的石階上,兩人都冇有出聲,享受其間的靜謐,忽然地,遠處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兩人相視了一眼。

“這麼早就有遊客登上白水寨了?”

“過去看看。”

鄰近石階的一個木屋搭建而成的小賣部,一箇中年人正在破口大罵。

“這位大叔,發生什麼事了?”楚塵走過去問。

中年男子氣呼呼地說道,“誰能想到這個地方還能遭賊惦記,一大早小賣部的門鎖被人撬開了,偷了一箱水跟一些麪包,真特麼的奇葩啊,這是人乾的事嗎?”

江映桃的眸子一亮,兩人的目光相視,想到了一塊了。

楚塵走到了門鎖前,看了一眼之後,仔細留意四周圍的情況,很快,楚塵發現了地上遺留下來的輕微痕跡。

“走。”楚塵下意識握住了江映桃的手,加快了速度,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密林間。

“兩位帥哥美女,你們說對不對,還有冇有天理,這個年頭,居然還有人……”中年人的聲音戛然而止,以為自己眼花了,看著前麵,剛剛走出來的那對俊男美女消失不見了。

“老公,你咋了?”一位中年婦女從裡麵走出來,“你剛纔在跟誰說話。”

中年人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隱隱有些發白,聲音顫抖,“剛剛一對年輕男女從山上走下來,問我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忽然就不見了。”

中年婦女輕呼了一聲,瞬間感覺渾身雞皮疙瘩冒出來,頭皮更是一陣的發麻,“昨天那什麼天氣,根本冇有人在山頂過夜,這個時間點,怎麼會有人從山頂下來。”

兩人的目光相對。

中年婦女的臉色蒼白,“你……該不會是遇到傳說中的山妖了吧。”

兩人更是同時看了一眼被敲開的門鎖。

這是人乾的事嗎?中年人想到了自己說的話。

頓時一個激靈。

很快,兩道身影飛奔下山。

楚塵可不知道他和江映桃被當作是山妖了,趁著地麵上遺留的痕跡還冇有完全消失,他帶著江映桃以最快的速度追擊,不過,期間還有幾次險些走錯了路,被江映桃及時糾正過來。

“這個湛牧司還挺小心的,居然還會偽裝一些活動痕跡來誤導我們,他應該不知道我們已經上山找他了吧。”楚塵說道,“這些佈置,都是出於求生的本能。”

兩人來到了一片密林,密林的深處又一處絕壁。

藤蔓遮掩處,有一個天然形成的山洞,山洞並不大,僅有不到五平米,可對於湛牧司而言,已經是上天的恩賜。

湛牧司啃著麪包,喝了一口水,倚靠在冰冷的石壁上,三天前的突然變故,讓他直到現在都冇有緩過來,在曆經了極度的驚慌絕望之後,他求生本能驅使他來到了這裡。

上天待他凶惡,可命運女神對他憐憫,讓他登上白水寨後,找到了這麼一處山洞。

他決定在這裡躲上至少一個月的時間,讓外麵的風聲徹底平息,他纔想辦法出海。

外麵有藤蔓遮擋,山洞內的光線很暗,湛牧司很快吃掉一個麪包,想到自己剛從戰龍島出來時候的意氣風發,到此刻的遭難落魄,湛牧司感覺鼻子一酸,背靠著石壁嚎嚎大哭起來。

這也是在宣泄幾天來的恐懼與絕望。

哭了幾分鐘後,湛牧司慢慢地停下來,又打開了一個麪包包裝袋子,他餓了。

可是,這個麪包剛剛啃了一口,湛牧司整個人呆滯了。

光芒刺眼。

外麵的藤蔓,居然被人拉開了。

“誰!”湛牧司色厲內荏,聲音帶著明顯的顫抖。

“湛牧司,出來吧。”一道湛牧司無比熟悉的聲音響起來,“找你可真不好找啊。”

楚塵!

怎麼會是他!

湛牧司慌慌張張地站了起來,抬頭看著四周圍,這是密封的石洞,隻有一個出口,根本無路可退。

更何況,楚塵近在咫尺,他哪裡有逃跑的餘地。

湛牧司絕望跌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