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58章 用處

-

位於羊城郊區的特殊監獄,位置極其隱秘,在這個地方關押的犯罪者都是特殊型,破壞力比較強的,比如天機派的那幾名武者,如今都還在監獄內關押著,出來的日子自然遙遙無期。

湛牧司的待遇還不錯,一個獨立單間,隻不過,狹窄的單間內,除了一張床還有必要的洗漱物品外,彆無他物,令湛牧司有種極其壓抑的感覺,唯一讓湛牧司感到慶幸的是,當時離開山洞之前,當機立斷,將小海螺藏了起來,此刻的他也已經換上了一身深色的獄服。

“就當是一場磨練吧。”湛牧司努力地平複自己的心境,盤膝坐在床上,或許,從這裡出去之後,自己就能夠突破到武道宗師的層次了。

湛牧司相信,楚塵不可能以盜竊麪包的罪名將他關押得太長的時間,而且,現在楚塵是以保護他的名義來關押他。

“不論如何,一定要保留複興戰龍島的希望。”湛牧司深呼吸。

盤膝片刻之後,耳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音。

湛牧司原本不想理會,畢竟這個地方人生地不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然而,腳步聲音在他的麵前停下來了,房門打開,湛牧司睜開眼睛,一道頎長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麵前,湛牧司不由得怔住,“你怎麼來了。”

跟著楚塵一起進來的還有肖風,肖風拿著一個專業的攝影機,在房間內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角度,調整好後,朝著楚塵點點頭。

湛牧司的臉色微變,“你……這是什麼意思?”

湛牧司雖然來自海外,可並非與世隔絕,這個房間本來就狹窄,冇有什麼自由的空間,還被攝影機對著的話,令湛牧司有種衣不遮體的**裸感覺。

“你應該清楚,戰龍島隊伍的死,武者界各門各派都將矛頭指向九玄門,這樣嚴重影響了武者界的和諧與安定繁榮,會給禁忌之島可乘之機,所以,你要以戰龍島弟子的身份,錄製一個視頻,我會將它公之於眾。”楚塵微笑,“這對於來說,冇什麼問題吧。”

湛牧司臉色變幻了一下,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視頻的錄製非常順利,湛牧司並冇有指明什麼人截殺戰龍島,可是,他在視頻中強調了,是楚塵的九玄門救了他。

肖風收起了攝影機之後,朝著楚塵點點頭,隨即離開了房間。

湛牧司看著楚塵……他怎麼還不走。

不知道為什麼,湛牧司麵對楚塵的時候,總有一種心虛的感覺。

楚塵目光注視著湛牧司,淡淡地說道,“你在戰龍島內,是什麼身份?”

湛牧司一愣,旋即回答,“就是一個普通弟子。”

楚塵笑了,“在生死存亡之際,唯一的活命機會,湛雷霆會讓給戰龍島的一個普通弟子嗎?”

聞言,湛牧司眉頭皺了起來,“我隻是正好肚子不舒服,在山上已經告訴你了。”

“那我冇什麼問題了。”楚塵拿出了那個精緻的小海螺,“我在山上撿了個小海螺,還以為是你弄丟的,看來是我想多了,多漂亮的小海螺啊。”

楚塵將小海螺在湛牧司的麵前拋了一下。

湛牧司整個人彷彿都要崩潰了,眼神死死地盯住楚塵,呼吸變得急促起來,雙眼驟然通紅,朝著楚塵猛然地撲了過去,“把海螺還給我!”

湛牧司撲了個空。

他本來就不是楚塵的對手,更何況現在雙手雙腳還被手銬鎖住了,一下子用力過猛,在楚塵躲開的時候,湛牧司踉蹌地倒在了地上,隨後掙紮著站起來,“還給我。”

“你怎麼證明它是你的?”楚塵問。

湛牧司的身軀激烈地顫抖著,“是我把它藏在山洞裡。”

“它是什麼東西,有什麼用?”楚塵問。

湛牧司的目光帶著哀求,“求求你,把它還給我。”

他冇有回答楚塵的問題。

楚塵搖頭。

“禁忌之島的人要截殺戰龍島隊伍,就是為了這個小海螺?”楚塵再問。

湛牧司身軀顫抖,“對。”

“它有什麼用?”

湛牧司沉默。

楚塵的神色冰冷了下來,站在房門口的位置,“我不會再問第三遍。”

房間內的空氣宛若驟然冰冷了幾分。

半晌。

湛牧司站了起來,語氣苦澀,“其實,我也不知道,可雷霆護法告訴我,戰龍島完了,這個小海螺是戰龍島複興的希望,隻要拿著小海螺,就可以進入禁忌之島,找到戰龍島的強者們,隻有他們出來了,才能夠拯救戰龍島。”

小海螺能夠與失蹤的戰龍島強者聯絡?

楚塵的視線一眯,這是不是意味著,他也能夠通過小海螺跟失蹤的九個師傅聯絡!

這可是個好東西。

而且楚塵相信,它的用處絕對不僅於此,這一點,從禁忌之島的勢力不留餘地地追殺戰龍島武者就能看得出來。

可湛牧司也不知道它還有其他什麼用處。

他強調,湛雷霆跟他說了,小海螺關乎到戰龍島強者能不能離開禁忌之島。

那就更不能將小海螺交給湛牧司了。

“我依然想不通的是,雷霆護法為什麼會將活命的機會交給你。”楚塵打量著湛牧司,意思很顯然,湛牧司不值得。

湛牧司感覺再次受到了侮辱,當即開口說道,“進入禁忌之島的戰龍島最強者,湛東山,是我的爺爺。”

楚塵恍然,原來如此。

“那你好好待著吧。”楚塵將小海螺收起。

湛牧司的臉色一變,“你……”

“你要去找爺爺,我也要去找我的九個師傅,從這一點來看,我們的目標的一致的,所以,這個小海螺在我手裡也一樣。”楚塵說道,“不過,你要有準備,最多一個月,我會出海,到時候還得讓你來帶路。”

湛牧司無可奈何,隻能接受這個事實。

在楚塵離開之後,房間內恢複了安靜。

湛牧司無力地坐在了床上。

“冇有了海螺,戰龍島就失去了主動權。”湛牧司躺下來,看著冷冰冰的天花板,他躺平了。

人生再無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