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59章 訂婚

-

離開監獄,楚塵看了一眼手中的小海螺,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說此物真的關係到師傅們能不能從禁忌之島出來,那他更加要好好研究其中的奧秘。

看了一眼外麵的夜色,楚塵本打算直接回家,可轉念想了一下,還是攔下了一輛車,前往柳家莊園。

清風觀一戰結束之後的這幾天,楚塵一直被兩位師傅特訓,隻有週五去過一次柳家醫館義診,並且得知,柳如雁在清風觀大戰前夜,成功突破到了氣息境。

哪怕是百花宮內部,也冇有人得知這個訊息。

熟悉的圍牆,楚塵翻了過去。

翻牆這頭,幾道目光齊刷刷地看過去……

他來了他來了……柳芊芊在涼亭內看毒王心經,內心連連地發出了輕呼聲音,注視著楚塵,今晚來早了吧。

柳如雁正在修剪花園裡的花草,而草坪上擺放著一個畫架,柳蔓蔓雙手握筆,在練習雙仙入神的筆法,她已經初步入門,欠缺的是一遍又一遍的練習,這點隻能靠自己。

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塵的身上。

楚塵怎麼翻牆過來了……柳蔓蔓看了看後院大門的方向。

習慣了。

楚塵臉龐流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你該不會是被人追殺吧。”柳蔓蔓開玩笑地說道,打破了安靜。

楚塵走過去,無奈地攤手,“現在想追殺我的各派武者,估計能從柳家醫館排到北塵製藥了。”

“清者自清。”柳蔓蔓道,“不過,這一次九玄門估計跳下黃河也數不清了,聽說武者界有超過二十位德高望重的泰山北鬥,聯名發聲,要求九玄門因戰龍島隊伍被屠殺一事向武者界給個交代。”

柳如雁點頭,“百花宮也被邀請一起討伐九玄門。”

“我爸纔不會答應呢。”柳芊芊說道。

楚塵嘴角輕揚,超過二十位泰山北鬥聯名聲討,這是要給九玄門定罪的意思。

“你彆不在意。”柳蔓蔓認真地說道,“這群老前輩平日裡不顯山不漏水,可他們在武者界的號召力很強,真的有可能給你們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對了,他們還放出了口號,正義或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柳芊芊從涼亭內走出來,手裡還拿著毒王心經,可已經快要翻到了最後一頁,她這個可是毒王心經的上部,“楚塵,要不你先將毒王心經的下部給我吧,你留著毒王心經的話,那群老傢夥就又多了一個找你麻煩的理由。”

楚塵看了她一眼,還好自己也提前準備了,當即拿出了一本書,遞給柳芊芊。

柳芊芊的身子猶如觸電般,不可置信,她隻是隨口一說,冇想到楚塵真的帶來了。

隨後,柳芊芊欣喜若狂,走到楚塵的麵前,深呼吸,雙手小心翼翼地接過了毒王心經。

毒王心經的上部讓柳芊芊受益匪淺,清風觀的那一戰,她全程旁觀,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實力與真正的武者界強者之間的區彆,想要短時間內迅速提升上去,最好的途徑,就是毒王心經。

這就是自己心心念念所期盼的毒王心經下部。

柳芊芊迫不及待看了一眼,忽然地神色愣住了。

書籍是封麵上寫著……

毒王心經中部。

楚塵居然還將毒王心經分成了上中下!

柳芊芊抬眼幽怨地看了一眼楚塵,這麼一來,她又要繼續保持著對毒王心經下部的念想了。

“怎麼,不想要了嗎?”楚塵關切地問,“是不是學習毒王心經太辛苦了。”

“不不不,我要。”柳芊芊連忙擺手,同時後退了幾步,生怕楚塵反悔。

接下來,楚塵提點了柳蔓蔓一些關於雙仙入神的技巧,柳蔓蔓也學得非常認真,姐妹二人雖然是雙胞胎,更有魔女雙胞胎之稱,可楚塵明白了,魔女的稱號,全靠柳芊芊在苦苦支撐,柳蔓蔓的身上更多的是來自於柳如雁那般的如水柔情。

冇多久,柳如雁站了起來,放下了修建花兒的剪刀,輕輕拍掉衣裳上染著的些許灰塵,眸子看著楚塵,“這群正義之士的討伐,你想到辦法應對了嗎?”

“我有把握讓他們閉嘴。”楚塵說道,“柳姐姐,進房間說點事。”

柳蔓蔓手中的筆停頓了一下。

柳芊芊眸子睜大……越來越明目張膽了啊!

柳如雁倒冇想太多,點點頭,轉身回房,楚塵迫不及待跟進去,反手將門關掉。

柳家雙胞胎麵麵相覷。

房間內。

楚塵拿出了小海螺,“柳姐姐,你見過這種東西嗎?”

柳如雁接過小海螺,半晌,意外無比,“小小的海螺上麵居然刻有這麼多的陣法法紋,何種手段簡直聞所未聞。”

那就是冇見過。

楚塵暗暗一歎,他本以為柳姐姐盜儘天下,或許會見過類似的東西。

“你從哪得來的?”柳如雁非常好奇,感覺到這個小海螺非常不平凡。

“它應該是來自禁忌之島。”楚塵說道,

隨即,將湛牧司告知他的關於禁忌之島力量的事情轉述給柳如雁。

柳如雁的神情漸漸地凝重起來。

“如果湛牧司說的是真的,那麼,對於武者界而言,隨時可能會掀起一場災難。”

禁忌之島的力量一旦登錄,勢必碾壓武者界。

尤其是,武者界四大宗派的氣息境強者如今都被困禁忌之島的情況下,更加難以抵抗。

“所以,我近期會出海,找到禁忌之島,想辦法救出師傅們。”楚塵說道,“這個小海螺,至關重要。”

“可惜,我對它也無從下手。”柳如雁搖搖頭,旋即說道,“你什麼時候出海,記得帶上我,我順便出去旅遊。”

楚塵看著柳如雁。

他懂柳如雁的意思。

她要陪他一起出海救師傅。

楚塵心裡記下了這份情,要知道,出海要麵對的,是神秘而強大的禁忌之島的力量,即便柳如雁是氣息境,同樣危險重重,畢竟裡麵被困的強者,統統都是氣息境。

“行。”楚塵冇多說什麼,有柳姐姐的這句話,將來柳姐姐遇到什麼困難,他勢必赴湯蹈火。

離開房間之前,楚塵再次給柳如雁佈置了一個洞天福地。

柳家姐妹看著楚塵習慣性地翻牆走人。

房間裡麵,姑姑久久不見動靜。

楚塵回到彆墅小窩的時候夜色已經很深,冇有打擾宋顏,楚塵為自己佈置了一個洞天福地,進入裡麵,隨即拿出了小海螺,他希望藉助洞天福地的優勢來研究小海螺的秘密。

一夜過去。

第二天,楚塵從洞天福地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宋湖畔,天寶道人笑吟吟地看著他。

畫符時間到。

又是枯燥無味的一天。

不過,楚塵感覺自己距離掌握鎮魂符又進了一步,同時,音律上的攻擊威力,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並且,讓楚塵意外的是,今天宋顏居然冇有回公司,因此,在家休息的宋顏並冇有得到好好的休息。

晚上七點,宋顏猛地在床上坐上來,露出了白嫩玉肩,“糟了,我們要遲到了。”

楚塵拉著宋顏的手,“遲到什麼?”

“今天晚上是小瑾跟寧子墨的訂婚日子,我冇跟你說嗎?”宋顏想了想,她好像還真的冇有說。

磨磨蹭蹭半個小時後,七點半,宋顏開車,兩人前往羊城華騰大酒店。

對於宋顏而言,這個地方的意義有些特殊。

就是在這裡,錢老爺突然間針對楚塵的身份證問題向他發難,也是在這裡,楚塵的千億集團太子爺的身份正式曝光,雖然之後的日子裡,楚塵依然冇有離開宋家,可對於其餘人而言,意義完全不一樣了。

宋顏忽然回過神,“楚塵,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

“什麼事?”楚塵正在用手機跟江曲風交流,他將小海螺的照片發給了江曲風,讓他查閱一下特戰局的資料,看看能不能有什麼發現。

“你爸爸媽媽……他們不是早就說要來看你嗎?”宋顏終於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事情過去那麼久了,楚爸楚媽一直冇有動靜,這令宋顏忍不住胡思亂想,是他們實在太忙,還是他們對宋家不滿,對她不滿意……

楚塵無奈地搖頭,“前幾天我問了二叔,他們還在環遊世界。”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親生的。

楚塵的眼神飄向了窗外,他有種感覺,到最後估計還是小楚塵找媽媽。

淡淡的夜色籠罩著羊城,華騰大酒店門口,一路的車子排起了長龍。

楚塵的車子在距離華騰大酒店還有五百米左右的距離就幾乎動不了了。

“什麼日子。”楚塵怔住了,今天隻是寧子墨訂婚,又不是結婚,居然這麼大的陣仗。

宋顏也感歎,“真不愧是天南第一世家,寧子墨是寧家家主的嫡長子,他的婚禮,自然是全城矚目。”

“五百米的距離不長,我們走過去吧。”楚塵建議。

“可我們的車……”宋顏無奈,這個時候就特彆想念宋秋了,要是宋秋開車的話,就可以讓宋秋在慢慢等,他們先走路過去。

遠在軍營的宋秋打了個噴嚏。

“冇事,我來處理。”楚塵打了寧子州的電話,寧子墨這個時候應該忙著招待客人脫不了身了,“小州。”電話接通後,楚塵報了自己的位置,很快,寧子州就帶著一名保安過來,將車子交給保安後,三人走路前往華騰大酒店。

“小州,今晚真熱鬨啊,不得不說,你們寧家的麵子就是大。”楚塵一邊走,一邊感歎。

寧子州看了他一眼,“今天晚上,很多人不請自來,都是因為你。”

楚塵怔住,訂婚的是寧子墨,跟他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