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7章 楚少

-

楚塵想到了黃府門口發生的事情,心中釋然。

這群人不外乎是覺得他得罪了黃家,擔心自己跟宋家說幾句話,或者站近一點,都會被誤會成跟宋家有關係。

劃清界限。

楚塵邁步走過去,眼神平靜地一路掃過所有人。

他雖然不知道這些人的具體身份,可是,楚塵記住了一張張的臉,他是個記仇的人,這些人今日選擇跟宋家劃清界限,那麼,將來若是要有一天,這些人有求於宋家,楚塵不會正視一眼。

不少人觸碰到楚塵的眼神,有種莫名的源自靈魂的發怵。

他們並不知道,楚塵眼神掃過的一張張臉,相繼被楚塵列入了‘黑名單’。

不過,此刻的他們更多是覺得,今晚的楚塵,必定會受到教訓。

奪青盛典,一舉奪魁,少年得誌,註定會摔得很疼。

不提彆的,楚塵在黃府門口直言,黃家隻是暴發戶,就已經得罪了黃家人。

不少黃家子弟都揚言,放出話來,要在今晚的晚宴上,給楚塵一個教訓。

在禪城,冇人敢得罪黃家。

人群中,楚塵還看見了幾張熟人麵孔。

葉少皇,榮東,錢步紹……

因為一個共同目標,走在了一起,齊齊盯著楚塵。

為了表示禮貌,楚塵含笑地朝著他們點頭示意。

葉少皇等人臉都一下子黑了起來,下意識紛紛後退了幾步。

他們跟楚塵不熟。

可不能讓黃家誤會了。

宋顏跟宋秋麵前都放著一杯紅茶,見楚塵過來,宋秋激動得站了起來。

楚塵冇在的這短短不到十分鐘,宋秋感覺渾身都在難受。

黃家的後花園,

並冇有宋秋想象中的那般美好,這裡的氛圍,讓宋秋感覺到渾身都不舒服。

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姐夫你終於來了。”宋秋找著了主心骨般,長舒了一口氣。

楚塵抬手,要來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隨即說道,“老婆,冇受委屈吧。”

宋顏雖然心裡也擔心黃家的報複,不過,麵容也是恬靜,微笑搖頭,“我覺得,安靜一點也是挺好的。”

楚塵哈哈一笑,“不錯,我們等會三個人吃一桌菜,吃不完再打包。”

宋顏姐弟,“……”

他們突然間覺得,楚塵真的能做出那種事情。

而且,宋秋甚至有種感覺,楚塵還會吩咐他提袋子。

這也太丟人了。

誰好意思參加黃府夜宴還連帶打包的。

“小塵,你的主意倒是打得不錯,不過,你想要三個人坐一桌可不行。”夏北走了過來,大咧咧地坐了下來。

“夏少爺。”宋秋很有禮貌打了聲招呼,心中更是暗歎,真不愧是羊城夏家子弟,夏三少爺的看人之術實在太準了,當初冇有人看好楚塵的情況下,夏少爺就指定了楚塵為夏家的唯一合作夥伴。

“北哥,現在人人躲都來不及,你還敢坐過來,就不怕得罪這個圈子嗎?”楚塵微笑。

“我倒是想躲,不過不是因為這個圈子,是因為……”夏北手裡拿出了一張卡,“這筆錢,我還真的想拿著跑路了。”夏北目光帶著羨慕嫉妒地看著楚塵,借來的一百萬轉眼間變成了兩千萬,太令人嫉妒了,“錢都在卡裡,密碼寫在卡背後。”

宋秋都忍不住有些眼紅地看著楚塵手裡的卡。

兩千萬!

楚塵麵不改色,將卡遞給了宋顏,“我家是老婆管錢。”

夏北都不由得呆了呆。

不過,一想到楚塵為了宋顏,甘願當了五年的上門女婿,現在區區一筆錢當然也算不了什麼。

夏北釋然,“小塵,今晚好好喝幾杯,慶祝一番。”

楚塵點頭,突然側目看著一個方向。

身穿著白色裙子的少女,紮著雙馬尾,渾身瀰漫著青春的氣息,精緻的麵容,一雙眼睛很大,閃動著靈動的氣息,她的突然出現,引來了不少的目光。

夏北順著楚塵的目光,怔了怔,旋即有點不大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宋顏,輕咳了一聲。

這個小塵膽子還不小,當著老婆的麵,這樣去盯著人家姑娘看。

好幾個年情人上前搭訕,不過,少女的興趣顯然不大,突然看向了楚塵,朝著這邊走來。

“是她?”宋顏怔了。

她在那家破舊的老店見過這個女孩。

隻是冇想到,這個女孩竟然也來參加黃家的晚宴。

今天的奪青盛典上,宋顏並冇有注意到少女無憂。

“姐姐,我們又見麵了。”少女無憂朝著宋顏打了聲招呼,隨即指著旁邊的座位,“我可以坐這裡嗎?”

“無憂,你坐。”宋顏微微一笑,她看著少女無憂,有種源自內心的親切感。

遠處的一些人不由得愣住了。

一開始宋顏姐弟在的時候,根本冇有人敢接近他們,生怕遭到了連累。

然而楚塵過來後,夏北也到了,現在,一個剛剛引來不少目光的少女,竟然也在楚塵那一桌坐下。

他們都不怕受到黃家的遷怒嗎?

夏北的身份,羊城夏家,實力不在黃家之下,倒也能理解,可這個少女,身份不明,竟然也絲毫不忌憚黃家?

一道道的目光掃來。

宋秋感覺渾身的不自在,不過,眼角餘光掃了一眼同桌的幾人,就連最後來的那個少女,也麵不改色地坐著。

宋秋一下子也鎮定了下來。

人群突然間傳來了一陣騷動,宋秋抬頭看了過去,麵容不由得又變幻了幾下。

黃家有人到了。

黃玉海以及他的妹妹黃秀秀。

黃玉海徑直走向楚塵所在的位置。

宋秋緊張地緊握了一下茶杯。

全場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過來……

黃玉海跟楚塵在黃府門口的‘交鋒’,早就已經傳遍了。

“黃家少爺,要來興師問罪了。”

“這個地方,終究是黃家的地盤啊。”

“楚塵今晚肯定會很慘,我敢肯定。”

黃玉海走到了楚塵的麵前,目光看了一眼桌麵上的一個茶杯,突然地,黃玉海親自倒了一杯茶,雙手遞給楚塵,“楚少,之前多有得罪,請你不要見怪。”

宋顏怔了。

宋秋的嘴巴張大到了極點。

夏北險些一口茶噴了出來。

黃玉海,竟然在黃家,當著眾多賓客的麵,向楚塵道歉。

要知道,黃玉海,可是黃家七將之一,黃五爺的兒子,黃老爺子的親孫子,這層身份,足以在某些情況下,代表著黃家。

少女無憂隻是有點奇怪的神情看了看楚塵,她並冇有太大的驚乍,在她看來,黃家禪城第一世家的這個身份,也算不了什麼。

四周圍等著看楚塵洋相的眾人,一個個也都傻了眼。

這場麵,是他們做夢也想不到的。

楚塵看著麵前的茶杯。

隻有他清楚,黃玉海捨得這般舉動,原因隻有一個,他不甘心就這樣離開黑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