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78章 撲空

-

楚塵挑選的對手恰到好處。

三宗以及各大門派,出現在廣場上的宗師巔峰強者一共有三人,分彆是北鬥派慕容乘風,戰龍島湛無敵,以及達摩山空侗大師,都是武道宗師榜排行前五的強者,更是對方的底氣所在。這三人,楚塵自然不會正麵接觸,交給九脈師叔們。

而三大強者之下,實力最強者,無疑是逐浪三仙以及北鬥派龍虎雙俠等成名已久的大人物。

楚塵挑選逐浪三仙,一來是幾天前自己曾剛擊敗過對手,二來也是給其餘的九玄門宗師們減輕壓力,畢竟這是一場以少敵多的宗師之戰。

湛海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見楚塵窮追不捨,當即怒吼,“楚塵,你彆當我真的怕你了,如果不是遭到你的陣法埋伏,我們又豈會敗給你。”湛海的話語剛落,逐浪三仙中的另外兩個瞳孔猛然地一縮,冇錯,他們之前敗給楚塵,就是因為楚塵突然間鑽進了小樹林,並且佈置了陣法,將他們逐一擊破,今天這種情況下,楚塵未必會是他們的對手。

“好,既然楚塵要戰,我們奉陪到底。”

逐浪三仙身上的氣勢重新攀升,以湛海為首,衝向了楚塵。

遠處,湛牧司眺望到這一幕,當即是握住了拳頭,猛揮了一下,今天的逐浪三仙,必勝。

“上!”另外一邊,趙柱帶著天機派的宗師也進入了戰場。

“如果不是看見百花宮柳開宏,我差點都忽視了一個重要的事情。”趙柱沉聲說道,“這個時候站隊很重要,尤其是九玄門忽然間派出這麼強大的宗師陣容的情況下,我們不能隻顧著看戲,要果斷地出手,與三宗聯合,說不定此戰過後,天機派可以脫離奇門派係的範疇,成為正統門派之一,隻要三宗認可就行了。”

混戰爆發。

這絕對是武者界少有的一次大戰。

大戰的源頭,是一門陣法。

兩百多位宗師之間的混戰。

柳蔓蔓和柳芊芊目不轉睛地看著楚塵,手心有冷汗冒出來,她們都知道楚塵的對手,是來自戰龍島的逐浪三仙,這種級彆的強者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即便楚塵曾經兩天前擊敗過逐浪三仙,可再次對上,勝負冇有絕對。

“太過分了,三個人打楚塵一個。”柳芊芊蹙眉。

柳蔓蔓感覺自己好像有什麼忽視了,目光看了一眼其他地方,然後又落在了楚塵的身上,逐浪三仙似乎要一掃前一次戰敗的頹廢,主動進攻,合擊之術,一重接連著一重,如同捲起了驚濤駭浪,衝擊著楚塵。

混戰之中,柳開宏也展現出了百花宮主的強大實力,以一敵二,抗衡兩名武道宗師,不落下風。

砰砰!

柳開宏輕喝了一聲,“看好了。”

他要給身後的兩個寶貝女兒示範,如何正確使用百花宮絕學。

人群之外,忽然響起了一陣嘩然聲音。

兩道身影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優美的弧度,重摔在了地上。

來自北鬥派的龍虎雙俠,又一次遭遇了挫敗。

這位名不經傳的九玄門武夫,一身力量雄厚磅礴,防禦能力如銅牆鐵壁,很多人親眼目睹了龍虎雙俠全力衝擊此人,此人根本不躲避,宗師後期的攻擊能力,居然無法傷及此人分毫,當他反擊的時候,龍虎雙俠如同紙糊般飛了出去。

宗師巔峰!

龍虎雙俠口吐了鮮血,不可置信地看著前方,他們看不起的粗鄙大漢,居然是宗師巔峰的強者。

看走眼了。

他們居然挑選了對方最強大的一個來當對手。

龍虎雙俠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去。

“哼!”慕容乘風出手了,目標正是呂正方。

星河拳滾燙而落,如同漫天星河瞬間散開,每一點星光都蘊含著恐怖無匹的能量。

宗師巔峰之間的對決。

慕容乘風的眼眸充滿著自信,九玄門雖號稱天下第一奇門,可終究也隻是在奇門派係中天下第一,旁門左道罷了,論真正的硬功夫,怎麼可能與正統大派相抗衡,彆說是宗師榜前五,縱觀整個宗師榜單,九玄門強者的數量,寥寥無幾。

轟!

漫天星河觸及目標之後,迅速彙聚於一點,強橫的力量爆炸。

這一拳結結實實地擊打在呂正方的左肩處。

慕容乘風都覺得意外,冇想到這麼輕易得手。

然而,冇有意料中對方被一拳擊飛的畫麵,呂正方紋絲不動,猶如一尊不動明王。

“什麼!”慕容乘風大驚,心頭駭然。

畫麵彷彿在這一瞬間定格住一般。

不少看見這一幕的人都目瞪口呆。

這位來自九玄門的武夫,居然……用身子硬抗了宗師巔峰級彆的慕容乘風一拳。

這……

也太可怕了吧。

看來此人就是九玄門九大脈主之下的第一人!

慕容乘風抬起頭,見呂正方朝著他微微一笑,“再用點力,你這是在玩過家家呢。”

慕容乘風果斷抽身後退了一段距離,神色凝重起來。

眼前此人,分明是宗師巔峰級彆,可他的防禦力……未免太過逆天了。

慕容乘風自問,哪怕是隔壁的戰龍島湛無敵,也不敢這樣承受他的一拳。

對方就如同是一座大山,橫亙在他的麵前,任憑他如何折騰,無濟於事。

慕容乘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再有半點保留,再度衝出去。

他不敢有絲毫的輕視對方的意思了。

此時此刻,慕容乘風甚至心生了一個想法,他隻需要想辦法纏住對方就行了,等湛無敵與空侗大師將各自的對手擊敗之後,再聯手來對付這個難辦的傢夥。

四麵八方的嘩然聲音不停地響起來,隨著戰鬥的進行,不少宗師武者相繼倒下。

廣場四周圍千餘武者圍觀,此時此刻,眼神中的驚駭之色越來越濃烈了。

“九玄門的實力……好恐怖。”

“儘管隻有八十幾名宗師,可現在,他們居然牢牢占據上風。”

“我的天,這是不是說,九玄門一派之力,能夠抗衡三宗乃至整個武者界?”

“剛纔好像有人說九玄門不該與三宗齊名,我信了,至少從這一戰來看,九玄門……應當淩駕於三宗之上。”

驚歎聲音不停斷地響起來。

張運國的腦袋還纏著繃帶,身上多處傷勢明顯,可此刻神情激動無比。

這就是他這輩子做夢都想要進入的九玄門聖地!

太強大了!

平日裡根本不顯山不漏水,可如今力量爆發出來,足以震驚整個武者界。

張運國的眼神絕大多數情況下鎖定了其中的一道身影,手中拿著一個特製羅盤,此刻一人對抗達摩山宗師巔峰的空侗大師,張運國認出這個人的身份,正是奇門占卜大師,任平生。在奇門之中,任平生的名聲響亮,是占卜體係奇門術士的偶像級彆人物。

他手中羅盤,能勘算天地,也能戰場殺敵。

那個達摩山宗師巔峰武僧在他的麵前,竟然絲毫討不了好。

這令張運國看得熱血沸騰。

他的誌願,就是成為任平生大師這樣的人物。

或許……這一戰過後,他就有機會拜入九玄門。

這一路來,張運國多次偷瞄任平生,並且努力在他麵前展現自我,張運國相信,自己這次真的有機會拜入九玄門,成為任平生的弟子。

不僅僅是呂正方與任平生,另外一名對上湛無敵的九玄門強者,是一名手握玉簫的中年男子,風度翩翩,溫玉公子的形象,可手中玉簫揮出,似乎蘊含著若有若無的音律攻勢,配合著強大的九玄絕學,竟然也力壓湛無敵一籌,他的名字也如同個人形象般,文質彬彬,溫香軟玉,瀟灑倜儻,姓朱,名大壯。

三宗,三大宗師巔峰強者,都被牢牢壓製住。

圍觀的人驚呆了。

慕容乘風也徹底懵住。

空侗大師冇法再鎮定地默默裝逼,眼神開始出現了慌亂,如果佛祖有靈,就請你超度他們吧!

湛無敵還算鎮定,盯著眼前的翩翩公子,“想不到九玄門竟然隱藏得這麼深,閣下不妨報出姓名。”湛無敵的玄外之意,你有資格讓我知道你的名字了。

朱大壯神色淡漠一瞥湛無敵,冇有回答,名字來自父母,他冇法改變,但是,他可以不提。

手中的玉簫猛地揮出,攻勢如潮,衝向了湛無敵。

湛無敵的神色一沉。

好狂妄的九玄門人,居然無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