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85章 地窖

-

戰龍島上,海風很大。

嚴芳麗感覺眼睛似乎揉入了沙子,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的內心很慌,普通的戰龍島平民都遭到瞭如此待遇,那麼,戰龍島的強者,要麵臨的是什麼?

湛氏,這一劫,有多少人能夠活下來。

嚴芳麗不敢去想象。

除此之外,靠近湛氏領域的嚴氏,自己的父母那邊,又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許久,嚴芳麗回過神,纔想到秈秈也目睹了這一場殺戮,急忙抱著秈秈,目光看了過去,秈秈的臉龐流淌著兩行淚水。

秈秈一抹眼淚,“叔叔,真勇敢,秈秈喜歡叔叔了。”

楚塵走上前去,拍了一下湛牧司的肩膀,湛牧司這個時候的情緒激動,楚塵擔心他會因此而走火入魔了。

待湛牧司漸漸緩過來,楚塵說道,“我們暫時就以天龍莊作為戰龍島的根據地,你現在的任務是儘快將這些天外天武者的屍體處理掉,然後安撫孩子們的情緒。”

湛牧司點頭,目光冰冷地掃了一眼地麵的屍體,“我一會將他們打包送出大海,我知道哪裡的吃人魚經常出冇。”

嚴芳麗走到了八個孩子的麵前,“你們的家人呢?”

孩子們麵麵相覷。

他們被抓到這裡,其他的,都不知道。

有的回答說,爸爸媽媽為了保護他們,被壞人打倒在了地上。

嚴芳麗沉默。

秈秈問道,“你們見過六指婆婆嗎?”

這些小孩都搖頭,他們不認識六指婆婆。

嚴芳麗抱著秈秈。

以這群藍衣人的凶殘性子,六指婆婆,凶多吉少。

“秈秈放心,六指婆婆肯定是躲起來了。”嚴芳麗安慰。

這時,天寶道人已經繞著天龍莊走了一圈,回到了廣場。

“天龍莊範圍內,冇有其他人了。”

嚴芳麗的內心一沉。

“媽媽,六指婆婆會不會躲在地底下。”秈秈稚嫩的聲音清脆地響起來,“六指婆婆經常會在那裡釀酒。”

聞言,嚴芳麗的眼睛猛然地一亮。

天龍莊有一處隱秘的地窖,需要機關控製,六指婆婆確實會經常到那裡,而且,戰龍島出事那天,她也聽六指婆婆說過,她正準備釀一種新酒。

“走,到地窖去看看。”嚴芳麗連忙開口。

嚴芳麗帶路,幾人走向了天龍莊的一側偏宅。

推門進去,楚塵低頭掃了一眼,瞳孔輕微地一縮。

地上有血跡,雖然已經乾了很久,可還是隱約可見。

“六指婆婆是武者嗎?”楚塵問。

“六指婆婆是先天境界的武者。”嚴芳麗道。

先天境界,麵對這群武者,死路一條。

幾人已經來到了地窖入口前。

秈秈快步衝上去,轉動了擺放在地上的一個花瓶。

牆壁前的書架徐徐地朝著兩邊移開,露出了一個洞口。

“裡麵還真的有人。”

在洞口出現的那一刻,楚塵幾人都察覺到了。

裡麵的動靜很小,地窖的隔音效果也非常好。

朱大壯先走了進去。

一條往下延伸的地下小道,朱大壯剛走到了小道的儘頭,忽然,一柄利刃從側旁擊出,猶如黑夜中的一道白光突然閃過,劃向了朱大壯的喉嚨。

朱大壯冇有躲閃,直接伸手,雙指將利刃夾住。

他冇有發力。

這個時候躲在地窖裡麵的人,說不定就是孩子口中的六指婆婆。

地窖的燈光亮起。

出乎意料的是,攻擊朱大壯的,是一個年輕小夥,手中拿著一柄短劍,可如今使勁想將短劍抽出來,都冇法將短劍抽出來。

“小武叔。”秈秈大喊。

年輕小夥明顯愣住,扭頭看去,頓時激動無比,“秈秈,嫂子,怎麼是你們!是不是島主他們出來了,將天外天的惡人趕走了。”

嚴芳麗搖頭,“這段時間,我和秈秈一直躲在懸崖底的避難洞不敢出來,今天是湛牧司從外麵回來,並且還有九玄門的相助,我們母女纔回到了天龍莊。”

年輕小夥懵了。

湛牧司?

九玄門?

這兩個詞拆分開來似乎都不大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出現,更彆說,他們一起出現。

“叔叔現在很勇敢了。”秈秈說道,“外麵的壞蛋都被叔叔殺死了。”

“真的?”年輕小夥不敢相信。

“天龍莊現在是安全的。”嚴芳麗點頭,看著年輕小夥,“小武,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有冇有見到六指婆婆?”

同時,嚴芳麗也向楚塵介紹了年輕小夥的身份,他名為湛武,跟湛牧司是堂兄弟,今年十七歲。

“小武,這位是九玄門少主,楚塵。”嚴芳麗說道。

湛武打量了楚塵一眼,覺得楚塵這個名字很熟悉,突然想起來,湛牧司他們出海的目標,不就是一個名叫楚塵的人手中的天機玄陣?

“湛牧司竟然將楚塵抓回戰龍島了?”湛武脫口而出。

嚴芳麗的臉色頓時一變,“小武,不準胡說。”

嚴芳麗的眼神也帶著擔憂地看一眼楚塵,生怕楚塵會發怒。

楚塵倒不介意,淡笑開口,“六指婆婆是不是在裡麵?”

他察覺到,地窖裡麵還有兩道氣息,不過有些微弱。

“你們跟我來。”湛武還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楚塵,如果楚塵是自願來到戰龍島,他倒是有些佩服楚塵的勇氣,看起來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齡,居然敢在戰龍島淪陷的情況下,跟湛牧司一同來到戰龍島。

那是拿脆弱的生命來冒險。

地窖裡麵有一張床,床榻上躺著一個看起來五六十歲的婦人,左手有六根手指。

雖然秈秈一直喊‘六指婆婆’,可這個六指婆婆的年紀,倒是比楚塵幾人想象中的小。

柳如雁上前,為六指婆婆診脈,抬起頭來,看著楚塵,“她受了很嚴重的內傷,拖的時間也很長,傷勢已經入侵五臟六腑,恐怕……”

湛武默然,低下頭來,暗暗攥著拳頭。

他也知道六指婆婆的情況,可他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六指婆婆的傷勢一步步地惡化。

柳如雁站了起來,“恐怕,隻有你能治了。”柳如雁看著楚塵。

湛武的身軀猛然地一震,看向了楚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