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69章 打賭

-

楚塵的出言不遜,讓青年人徹底怒了。

房間內的其餘人也都愣住,神色非常不解地看著楚塵。

在他們看來,楚塵不至於說出這種傻話。

儘管在今日之前,楚塵是名滿全城的傻子。

“我曾聽說過一種怪病,有的人擁有雙重人格,並且還會隨時隨地去轉變。”一個老爺子的聲音有點陰陽怪氣。

意思自然便是,楚塵又開始變傻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實在太可惜了。”

楚塵的神色淡定,望著青年人,“還冇請教。”

“黃玉歘,黃家黃陽長子。”青年人冷目注視著楚塵。

楚塵今晚倒是聽過不少黃家的事情,其中黃家七將,排行老大的,正是名為黃陽。

楚塵打量青年人一眼。

難怪被黃江鴻帶在身邊吃飯,原來是黃家的長子嫡孫。

未必會是黃家後輩中最傑出的一位,但是,是最能代表黃家年輕一代的人。

“原來是黃大少。”楚塵微笑,“大少稍安勿躁,我問你,老爺子的身體不好有多久了。”

黃玉歘皺眉。

“換個說法吧。”楚塵說道,“老爺子戒酒一個月來,身體有好轉嗎?”

黃玉歘嘴巴張了一下。

他並不知道。

“其實也不用你回答,

我知道,並冇有吧。”楚塵道。

“你胡說。”黃玉歘喝了一聲。

“如果戒酒一個月真的有顯著好轉的話,那麼,老爺子剛纔就不會毫不猶豫就喝一杯酒了。”楚塵微笑地看著黃江鴻,“我說的,冇錯吧。即便老爺子是再嗜酒的人,不可能連這點定力也冇有。”

黃江鴻哈哈地一笑,答案已經顯而易見。

“可是醫師說了,爺爺這段時間必須要戒酒。”黃玉歘道。

“說不定,每天小飲兩口,反而更好呢。”楚塵看著黃江鴻,他已經提出來了,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黃江鴻的身上。

黃江鴻目光打量著楚塵。

楚塵提出來的‘小要求’,確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黃江鴻親口許諾,讓楚塵提條件。

這意味著,楚塵能夠獲得巨大的利益。

“你可以要一筆錢,一筆钜款。”黃江鴻緩緩地說道,“你還能要一處地皮,甚至,我聽說宋家有意禪城的製藥市場,你也完全可以用上這個條件,尋求黃家的幫助。”

楚塵可以提的條件太多了。

可他偏偏,提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費解的‘小要求’。

這可是冒著得罪黃家的危險。

對他有什麼好處?

“對了,我的要求中,老爺子要喝的酒,我親自來選。”

楚塵加了一句。

“實在是荒誕。”那先前嘲諷楚塵雙重人格的老爺子忍不住再次開口了,“不過,恕我直言,你連千載難逢的機會也抓不住,宋家想要打入禪城的製藥市場,我怕你是在做夢。”

楚塵的目光看了過去。

“有錢老爺這句話,楚塵,製藥市場這條路,宋家註定了寸步難行。”黃玉歘冷笑。

從楚塵進門開始,他就越看楚塵越是覺得不順眼。

錢老爺。

楚塵猜到了這位語氣尖銳的老爺子的身份了。

在金灘大廈,他也跟錢氏的少爺打過交道。

北塵製藥想要打開市場,必定是要跟錢氏集團直接交鋒。

難怪從一開始,這位老爺子的語氣就陰陽怪氣。

“錢老爺,我們不如打個賭吧。”楚塵說道,“三個月內,禪城至少一百家藥店,會出現北塵製藥四個字,若辦不到,我楚塵立即離開禪城,今生不踏入半步。”

話語一落,眾人一陣的嘩然。

北塵製藥,現在尚且還冇有掛牌成立,楚塵竟然敢誇下這般海口。

“你也不怕傳出去,會笑掉彆人的大牙嗎?”錢老爺嗤笑。

“隻問錢老爺,敢賭嗎?”楚塵眉宇輕掀,“不過,若是錢老爺輸了,倒也不必離開禪城,一把年紀不好背井離鄉,錢老爺就意思一下,給我倒一杯茶,當作認輸便罷。”

錢老爺勃然大怒,怒目瞪著楚塵,半晌,怒極反笑,“既然你想自取其辱,那麼,老夫便成全你。”

“諸老為證。”楚塵冇有再看錢老爺一眼,目光再次落在了黃江鴻的身上。

“我答應你。”黃江鴻果斷點頭。

“爺爺。”黃玉歘一驚。

“我黃江鴻一言九鼎。”黃江鴻一擺手,“更何況,連續七天,喝幾口小酒,也算不了什麼。”

“依我看,你爺爺說不定還挺喜歡呢。”孫老頭嘿地一笑。

黃江鴻的老臉繃了一下,瞪孫老頭一眼。

心中倒還真的有一絲的竊喜。

對於一個老酒鬼來說,一個月滴酒不沾,憋得實在太痛苦了。

楚塵的這個‘小要求’,對於黃江鴻個人而言,根本不算什麼請求。

“明天早上,我會讓人將好酒送上。”楚塵說道,“七天的量,一滴不多,一滴不少。”

楚塵冇有在房間內再待留,轉身便走了出去。

夏北等人早就在等著了。

楚塵看了一眼眾人兩手空空,眼神掩飾不住著失望,“你們竟然連一個打包的都冇有。”

宋秋眼巴巴地看著楚塵,“姐夫,黃老爺子給了你什麼獎賞?”

奪青盛典上,楚塵文武全才,技驚四座,所有人都清楚,黃老爺子一定會給楚塵獎賞。

“老爺子說了,讓我自己提。”楚塵道。

夏北等人的眼睛一亮。

這相當於給楚塵一個餡餅,讓楚塵自己往裡麵的填餡。

“黃老爺子出手果然闊綽啊。”夏北感歎。

宋顏有些好奇,“你提了什麼條件?”

楚塵將自己的條件說出來,幾人立即石化住了。

幾道目光都落在楚塵的身上。

“姐夫,你這是……閒著蛋疼嗎?”宋秋快要哭了,人家黃老爺子喝不喝酒,關你什麼事。

“黃老爺子讓楚塵自己來提,這實際上,聽起來就有幾分恩賜的意思。”宋顏看了看楚塵,“你該不會因為這個,就隨便提了個條件吧。”從這幾天對楚塵的觀察,宋顏感覺到,楚塵的骨子裡,有著一股驕傲,這股驕傲,不是盲目的,而是源自於他自身的能力。

“知我者,老婆也。”楚塵嘿地一笑,“我剛纔還見到錢氏集團的老爺子了,並且跟他打賭了,如果三個月內,禪城有一百家藥店裡麵有北塵製藥的字眼出現,他就給我倒茶認輸。”

“要是我們輸了呢?”宋顏脫口而出。

“我離開禪城,一輩子不踏入半步。”楚塵道。

宋顏一下子沉默。

宋秋大驚失色,“姐夫,這也玩得太大了吧。”

“還好隻是一百家藥店。”夏北說道,“我回去問問四叔,以夏家的人脈,半點這點,應該不難。”

“一百家,就已經代表著禪城的市場了。”宋顏開口,“羊城與禪城曆來有同城的說法,可是,以夏家在羊城醫藥界的地位,這麼多年來,都冇法打入禪城的醫藥市場。禪城的醫藥市場,是鐵桶一塊,非常的團結,今晚過後,楚塵跟錢老爺的打賭傳了出去,北塵製藥,更加是寸步難行了。”

宋秋愁眉苦臉,看著楚塵。

楚塵看了一眼幾人,灑脫地笑了下,“不是還有三個月時間嗎?不急,我們先回去打個包,再回家吧。”

夏北見狀,拖著楚塵離開了黃家。

他堂堂夏家三少爺,可丟不起這個人。

黃家門口,楚塵停下了腳步,少女無憂一直在宋顏的身邊。

“五姑娘,我還要去你那買點東西。”楚塵道。

五姑娘?

少女無憂愣住了。

宋顏白了楚塵一眼,“人家無憂姑娘,不是姓無。”

少女無憂也反應過來了,瞪了楚塵,“本姑娘姓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