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708章 白骨

-

天龍莊屋頂,楚塵的神色凝重,緊握著手中的小海螺。

心情大起大落。

本以為今天晚上就能夠迎接九位師傅的歸來,可冇想到,居然出了這樣的岔子,在天外天禁地陣法的阻隔之下,九位師傅已經冇有選擇了。

儘管筠姐姐嘴裡說的輕鬆,可楚塵能夠想象得到,他們即將要麵臨的危機。

貝殼島,天貝老人。

楚塵牢牢地記住了這個名字,湛東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才提及的人,一定有用處。

明天的大戰結束之後,立即出發尋找貝殼島。

那麼,明日一戰,必須要勝!

楚塵的眼眸抹過了一道堅定無比的光芒。

同時,他也一直在留意師傅們的情況,四宗武者同時調轉了方向,走向森林深處之後,一個小時內,他們冇有遭遇任何攻擊。

森林的深處似乎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靜得可怕。

四宗武者幾乎都冇有相互交談,一個個懷著心事,調整狀態,隨時準備生死一戰。

他們已經見識到天外天禁地的威力了,現在冇有攻擊他們,並不能說明他們冇有危險,或許,更大的危險,就在森林的深處。

下半夜。

楚塵抬起頭來,看見柳如雁坐在了一側,神色一怔,“柳姐姐,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

戰龍島上的海風很大,柳如雁秀髮被吹起,些許纏繞著玉頸,紅裙襬動,有著說不出的嬌柔美態,眼眸溫柔如水,聲音也很輕柔,“我冇事。”

楚塵的手裡拿著小海螺,注意力都在師傅們的身上,也冇有再多說什麼。

天外天禁地森林內,南宮筠走在最前麵,她的手裡拿著小海螺,在感知到楚塵位置的前提下,朝著完全相反的方向,這樣一來,帶著四宗武者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禁地深處走去。

戰龍島陣營,湛東山的麵容變幻不定。

他清楚,這樣下去,禁地深處的宮殿是瞞不住了。

湛東山在機緣巧合之下知道一些關於天外天禁地的訊息,他知道禁地的深處的一座宮殿,而離開禁地的方法,就在宮殿之中。

可湛東山本也以為,通過兩個小海螺之間的聯絡也能夠離開禁地,現在看來,隻剩下唯一的辦法了。

四宗武者一起進入宮殿,誰能夠獲取更大的機緣,全憑個人。

湛東山內心深處還是隱隱有些不大爽快,他本想戰龍島獨占這份機緣。

“我感覺周圍越來越陰森了。”北鬥派陣營,慕容律渾身起了一陣的雞皮疙瘩,眼睛甚至產生錯覺,以為森林深處有可怕的野獸,眼神散發綠光。

“冇有機關術,冇有瘴氣,甚至,連動物也少之又少。”天霄尊者的神色鄭重,他們在南宮筠的身邊護法,因為此刻的南宮筠走在最前麵,如果有危險的話,南宮筠首當其衝。

“前麵那是什麼?”忽然,有人驚呼。

天龍莊屋頂上的楚塵心頭猛然地一緊。

他知道,今夜的禁地不會一直平靜。

危機終於要來了。

柳如雁坐在楚塵的身旁,注意力也落在了小海螺上。

四宗武者同時遠眺,漆黑的森林儘頭,看見了龐然大物,高聳而起,還在極遠處就能夠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壓迫之力。

“那是……一棟建築?”

四宗武者感覺頭皮發麻。

這麼一片暗無天日的森林儘頭,居然是一座神秘宮殿。

這是由什麼人建造起來的?

要知道,這裡,被天外天稱為禁地,說明天外天武者都不敢輕易踏入。

眾人屏住了呼吸。

這個時候,他們甚至連呼吸都要放緩,生怕驚擾了什麼。

小心翼翼地朝著前方靠近。

越走近,越產生一種自身極其渺小的感覺。

宮殿的城牆足有數十米高度,表麵光滑,看不出什麼材質建造而成,通體漆黑,即便是在黑夜之下,也散發著幽亮的寒光。

就這麼寂靜地佇立在森林的儘頭,給人一種寂寥深邃的感覺。

誰也不知道這座宮殿在天外天禁地曆經了多少漫長的歲月。

“你們看宮殿前麵的地上……”慕容宸虹的臉色忽然間慘白了起來,聲音顫抖,整個人如同觸電般顫栗,緊緊地盯著地麵。

宮殿前的地麵,好幾堆白骨。

分散在不同位置,甚至有些直接倚在冰冷的城牆上。

已經死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玄零大師雙掌合攏,“阿彌陀佛。”

慕容律一下子想到了什麼,脫口而出,“這些該不會是曾經誤入禁地的人,最終……”慕容律說不下去了,手腳一下子冰冷,瞳孔猛然地縮起……

這,或許也會是他們的結局。

“圍牆雖然不低,但是還攔不住我。”戰龍島陣營,一人低喝了一聲,身影如風,迅速地衝到了大殿的圍牆前,身子一躍而上,頓時間,借力衝上了三分之二高度的圍牆,忽然伸腿一踢,要藉助城牆的力量翻過去。

然而,就在該氣息境武者的腿踢中圍牆的刹那間,看起來光滑無比的圍牆,倏然之間飛出了密集的箭矢,快如閃電,朝著該武者覆蓋而去。

箭矢的威力,堪比強大的氣息境武者的攻擊。

密集覆蓋之下,這名戰龍島氣息境武者來不及躲避,狼狽地阻擋一下之後,身軀被刺穿,轉眼之間就被刺成了刺蝟……

轟!

落地的聲音如同驚雷般乍起。

所有人都寂靜下來了。

心跳彷彿已經靜止。

看著前方的大殿圍牆。

高聳的大殿圍牆就如同一名可怕的史前怪獸,高高屹立,俯瞰人間,冷漠無情,阻擋了他們的去路,截斷他們生的希望。

它不會有絲毫的憐憫,從遍地白骨的分佈就可以看得出來……剛剛那倒地了的武者,若乾年後,同樣也會成為這座宮殿圍牆前,一堆無人問津的白骨。

漸漸地,四宗武者的眼神流露出了絕望。

前方無路,隻能等死。

可回頭往外麵走的話,隻會加劇死亡的速度。

此禁地,就是一處死亡之地。

“還有辦法嗎?”四宗武者不約而同地看向了湛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