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716章 潰敗

-

徐厚澤整個人的注意力也完全放在楚塵的身上了。

殺意蔓延。

在兩位氣息境特使離開之後,徐厚澤不再關注整個戰龍島的局勢,他要先將眼前此子斬殺。

咻!

刀光如電,劃破長空。

徐厚澤是一名用刀高手,他的刀法也霸絕無比,無堅不摧,刀意極強,滲透而入。

“天外天的武學,纔是真正的武道傳承。”徐厚澤見楚塵不敢正麵迎擊,嘴角揚起。

楚塵嗤笑,“連陸地也冇有踏入過的天外天,也敢稱武道正統?”

徐厚澤的眼眸流露出輕蔑。

在他看來,楚塵冇資格懂。

刀光覆蓋。

楚塵的身子高高一躍而起,抬手間,四麵八方,散落在地上的兵器如同被賦予了靈力,紛紛飛起,如密集暴雨的聲勢,朝著徐厚澤轟去。

徐厚澤一刀斬破,殺氣騰騰,“邪門歪術罷了。”

隔空操物,靈符衝擊。

楚塵也開始施展反擊徐厚澤的手段了。

原本在三大氣息境的圍攻之下,隻選擇周旋自保,而現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楚塵難免產生新的想法了。

擊敗他,又有何難!

楚塵眼眸光芒閃掠而過。

他的一身絕學,絕對不輸於徐厚澤。

九玄秘術,驚天動地。

兩大強者之間的較量,吸引了眾多的目光,這個時候,一號監獄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了,四麵八方的求援訊息令天外天武者無心戀戰,他們心中產生了一種彷彿已經被包圍了的感覺,連連挫敗,已經退後了很遠。

監獄裡麵的人被救了出來。

湛敖找到了自己的父親,父親渾身都是傷,顯然在監獄內遭到了非人的待遇。

不過幸好,保住了性命。

可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保住性命。

包括湛敖的爺爺。

當聽見爺爺遇害的訊息之後,湛敖眼眶發紅,整個人輕微地顫抖,身旁的老人,更是死死地攥著手中刀,良久,緩緩地顫聲開口,“你爺爺,他走得驕傲……他死,那是因為,他捍衛了戰龍島的尊嚴,他不願被奴役。”

湛敖的眼睛落淚,大吼了一聲,“一定要殺光這群畜生。”

湛氏武者們衝出去。

天外天的武者已經潰敗四散。

很多人的目光落在了楚塵與徐厚澤之間的巔峰對決上。

“多虧了楚少俠。”

“九玄門,是戰龍島永遠的恩人。”

“楚少俠一定能贏。”

監獄裡出來的人不知道楚塵的身份,湛牧司等人自然不遺餘力地開口向他們介紹楚塵,以及今晚的行動。

絲毫不吝讚賞之詞。

轟!轟!轟!

四麵八方,求援的訊號聲音還在響起。

可戰龍島內各處天外天武者,自顧不暇。

大船登島。

楚昊竹抱住了夫人貝婉清,一躍而下。

遠處,氣息境特使趕到了,並且率領一支天外天隊伍。

“殺!”

該特使第一時間衝向了楚昊竹。

楚昊竹身影迎上,揮掌擊去,掌力雄厚無比,轉眼間便將該氣息境特使壓製得無法還手。

江映桃在遠處看見了這一幕,眼眸震撼。

她雖然猜到楚塵父親的實力很強,否則的話,不可能這麼短時間內就以雷霆手腕整合了眾多海盜勢力,可當她第一次看見楚昊竹出手,真正感受到了他身上力量的可怕。

果然是虎父無犬子。

江映桃感慨。

同時,江映桃也想到了特戰局天網殿的楚門三傑。

楚氏,低調到武者界幾乎冇有他們的名氣,可江映桃此刻綜合一下他們的實力,忍不住感慨,當今世上,能夠與楚氏匹敵的武者宗派,恐怕就隻有那四大宗派了吧。

“那邊有個老先生也非常厲害。”司徒靜指著遠處,一位老先生一身深色長袍,對上另外一名特使,氣定神閒,輕鬆幾招就將那特使壓製住。

“那是貝老先生……楚塵的外公。”江映桃開口,眸子遏抑不住震驚,她知道楚夫人手無縛雞之力,在船上看見這位貝老先生的時候,江映桃也下意識地認為貝老先生隻是個普通人,可此刻,貝老先生展現出來的實力,竟然也是氣息境!

司徒靜感歎,“楚隊這背景,誰敢惹他啊。”

這一場戰鬥來得非常突然,很快就蔓延了整個戰龍島。

二號監獄。

咻!

柳如雁手中匕首劃破了項冉的喉嚨。

鮮血流淌而出,項冉的身軀也轟然地倒地。

二號監獄,勝。

一陣歡呼激動的聲音響徹而起。

柳如雁並冇有停下身影,紅裙一掠,朝著一號監獄的方向衝去。

三號監獄。

該特使氣急敗壞,他從來冇有遭遇過這樣的對手,一身的靈符手段將他戲耍得團團轉,他對這樣的攻擊極其陌生,根本冇有辦法破解。

“妖道!”特使大吼,橫衝直撞。

這給了天寶道人收割勝利的機會。

天寶道人拿出了鎮魂符,微微一笑,“靈符威力有點大,你忍一下。”

轟!

鎮魂符直接在該特使的腦門位置炸裂開來。

這一瞬間,該特使有種整個腦袋被無數根尖細的牙簽戳中的感覺,整個人疼痛地顫栗起來。

“啊……”

相比之下,四號監獄,如詩如畫。

血腥的戰鬥場景之下,竟伴隨著一曲優美的音樂,簫聲看似平和,如流水淌過,可對於天外天武者而言,這個聲音彷彿能將他們拉入幻境當中,無法在戰鬥中集中精神,節節潰敗。

至於支援四號監獄的特使,就在一分鐘前,被朱大壯斬首了。

“簫君子前輩,太帥了。”

“翩翩公子,豐神如玉,古人所有用來形容美男子的詞彙放在簫君子的身上都不為過。”

“簫君子,聽起來像是個綽號,突然很想知道簫君子前輩的名字,一定也極其的飄逸灑脫。”

五號監獄。

原本支援這裡的特使,見五號監獄冇有遭到攻擊,而當戰龍島四麵八方出現求援訊號的時候,他就前往支援了。

湛圖看見這個情況,白鬚都快要豎起,激動高呼,振臂一揮,“殺啊,為了戰龍島,衝啊!”

五號監獄,淪陷。

四麵八方,求援的訊號越來越少。

不是因為局麵控製了,而是,天外天,已經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