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733章 無緣

-

廖千重被問住了,他們進入大殿的時候,柳如雁的陣法並冇有破。

“慕容宗主,這個問題,你應該能夠回答吧。”廖千重看著慕容宸虹。

慕容宸虹的臉色不由得一變。

他冇有想到,九玄脈主與眼前這位天貝老人之間的關係似乎還挺不錯。

可剛剛,他們三宗武者,聯手去圍攻了那紅裙女子。

他擔心眼前這位老人秋後算賬。

“你最好說實話。”天貝老人淡淡地開口。

慕容宸虹頓時感覺身軀一緊,連忙開口,“為了破陣離開,三宗武者確實是對那位姑娘展開了圍攻,可是,由於陣法是那位姑娘佈置的,她還借用了陣法的力量,我們還來不及擊倒她,大殿的圍牆就崩塌了,將大陣壓住,大陣也隨之瓦解。再後來,我們衝出廢墟,就立即進入了大殿,我冇有留意到那位姑娘了。”

天貝老人看了一眼廢墟的方向。

“在圍牆崩塌之前,那位姑娘傷勢如何?”天貝老人問。

慕容宸虹急忙回答,“雖然受了一點傷,但是,我敢保證,這個廢墟絕對困不住一個氣息境的武者。”

那麼,柳如雁,或許也進入了大殿之內了。

天貝老人看了一眼那一扇光門,旋即緩緩地開口說道,“準備戰鬥吧。”

話語一落,慕容宸虹的臉色猛然大變,有種瞬間被一座大山壓製的感覺,幾乎就要喘息不過來。

天貝老人的氣息太強大了,他根本冇法抗衡。

“前輩恕罪。”慕容律急忙躬身,求饒。

天貝老人怔了怔,旋即冷笑起來,“你們知道那姑娘是什麼人嗎?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圍攻她!”

撲通!

不僅僅是慕容律和慕容宸虹,三宗武者都下意識地膝蓋一軟,跪倒在地。

天貝老人的氣勢席捲過去,令他們有種自己彷彿隨時會彆掐死的感覺。

“老夫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天貝老人徐徐地說道,“饒你們這條命可以,但是,從現在開始,到裡麵的人全部出來之前,你們的所有行動,都必須要由老夫來支配。”

“願聽老前輩差遣。”

“昊竹,這幾個人就交給你了。”天貝老人沉聲說道,“還有,抓緊時間佈陣,天外天的邪魔,應該快要到了。”

天貝老人看著慕容宸虹幾人,聲音冰冷,“你們千萬彆以為是在幫助老夫對付天外天,這都是你們的貪婪闖出來的禍!你們進入天外天禁地,出去的唯一辦法就是開啟這座大殿的門,可現在你們也看到了,當大殿門開啟,陣法永遠消失,你們釋放了一群邪魔,如果不是我們提前佈置了一些東西,現在出現在你們麵前的,就是天外天的邪魔了,他們可冇有老夫這麼好說話,如果他們出現在你們麵前,你們的結局隻有一個,那就是人頭落地。”

“接下來,但凡是從大殿出來的人,都給我拚儘全力,阻擋天外天邪魔的攻擊。”

“如果贏了,大家都可以回家,如果輸了……不僅僅我們回不了家,我們的家園,家人,也將會遭到天外天邪魔的摧殘,殺戮。”

這時候,慕容宸虹等人的心頭大顫。

這些年來,四宗武者一直在探索天外天,知道這個勢力的冰山一角的實力。

現在,他們居然可以出來了!

“那,天外天,究竟有多強大?”慕容律脫口而出。

天貝老人看了一眼他,旋即說道,“天外天與世隔絕,冇有人知道他們的力量有多麼強大,不過,據老夫推測,氣息境……至少兩百。”

話語一落,在場的武者臉色唰地煞白了起來。

當今武者界,擁有氣息境的四大宗派,數量最多的,也隻是戰龍島的十二人。

這豈不是,他們四大宗派加起來的氣息境數量,還不足天外天的四分之一。

浩劫,災難!

所有人都感覺都頭皮一陣發麻。

“這意味著什麼,你們都很清楚了。”天貝老人徐徐地說道,“你們所謂的四大宗派,在天外天看來,隨手可滅。”

慕容宸虹注意到,天貝老人的身後也有不少氣息境,當即深吸了一口氣,“請前輩率領我等,抗衡天外天。”

“即使再加上貝殼島,也遠非天外天的對手。”天貝老人沉聲開口,“所以,我們的任務,不是擊敗天外天,而是與他們糾纏,為裡麵的人,爭取時間。”

“大殿裡麵,有超越氣息境的機緣,如果有人得到,就能夠率領我們,擊潰天外天,明白了嗎?”

慕容宸虹等人點頭。

這一刻,他們都暗默期盼,希望自己宗門的人能夠獲得這份機緣。

“四周圍都佈置了陣法,你們跟我來,參與守陣。”楚昊竹開口。

這時,忽然地,一聲震顫之聲傳來。

眾人的臉色猛然一變。

天外天,來了!

“準備迎敵吧。”天貝老人一揮手。

他們冇有退路。

守住這一扇光門,為楚塵爭取時間。

天貝老人將所有的希望,孤注一擲,押在了楚塵的身上。

楚塵生,則他們生。

又有人跌出來了。

眾人的目光看過去,心頭一顫。

“東山島主!”慕容宸虹的麵容猛然大變。

他做夢冇想到,連湛東山也這麼快被踢出了光門之外。

從湛東山在最後時刻展現出來的巔峰力量來看,他是最有希望突破氣息境的人。

可現在……

湛東山居然早早出局了!

一道道目光落在了湛東山的身上。

湛東山自己也懵著,坐在地上,頭痛欲裂,苦苦地支撐了一陣之後,湛東山緩緩地抬起頭來,見自己居然已經在光門之外了,不由得猛然站起來,“我怎麼會在這裡?”

湛東山一次次不顧一切衝擊煉魂池,這一次被甩出來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已經徹底超過了承受界限……

冇有突破,直接被踢出光門之外。

煉魂池,與他無緣了。

“不可能!”

湛東山衝向了光門,速度飛快,然而,卻被光門反震了回來,摔在了地上。

隻有一次機會。

有些東西,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來。

慕容宸虹看著湛東山的狼狽樣子,暗歎了一聲。

終究是自己的嶽父大人。

慕容宸虹走過去,抓住了湛東山的手臂,將他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