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805章 失蹤

-

萬眾期待。

本以為是牢不可破的局,居然被宋總輕易破掉了。

此時此刻,北塵不少人都對宋總另眼相看,一直以來,他們關注的隻是宋總的美貌,冇有想到,宋總居然還有這麼‘彪悍’的一麵,前麵那六條毒蛇,被宋總拿捏得死死的。

龐光的眼神無比複雜,冇法接受這個場麵。

負責手機錄像的人已經被龐光及時喝止了,宋顏的高光時刻,自己要是錄下來,那豈不是相當於替北塵製藥宣傳他們的強大。

至於最後一個盒子,龐光並不抱什麼希望了。

相比於前麵六個盒子裡麵的毒蛇凶猛程度,最後一個盒子裡的毒蛇毒性雖強,可生性遲鈍,並不喜好主動攻擊人類。

按照宋顏這一路所向披靡的場麵,最後也不會遇到什麼問題。

宋顏打開盒子了。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

最後一條。

“金環蛇。”宋顏看著龐光,微笑說道,“龐經理真是個好人,金環蛇的動作緩慢,不愛攻擊人類,想不到還是被放進來了。”頓了一下,宋顏看了一眼這條金環蛇,“它還是一條非常著名的食用蛇。”

話語一落,金環蛇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下意識地顫抖了一下。

不過,宋顏可冇有將這條金環蛇吃掉的習慣,將它放回了盒子裡麵。

小勇迅速地端來了一盆水給宋顏洗手。

在小勇等眾多北塵製藥的員工眼中,宋總的形象,忽然之間高大了許多。

“龐小光。”夏北鬆一口氣之後,頓時底氣來了,斜眼瞥著龐光,“還不收拾你的這些破東西走人?”

龐光神色陰沉。

他叫龐光,夏北憑什麼給他加了個‘小’字。

然而,龐光現在更加在意的是他的那七條毒蛇。

尤其是那條眼鏡王蛇,連龐光自己也不敢輕易招惹的存在。

為什麼在宋顏的手裡,它會變得如此溫馴。

一定有問題!

龐光的眼神緊緊地盯著那個裝有眼鏡王蛇的盒子,“不可能!”龐光大步流星地走了上去。

他懷疑宋顏在盒子裡麵動了手腳了,給蛇下藥了。

龐光迅速地打開了盒子,伸手進去。

伴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龐光被120接走了。

北塵製藥,響起了一陣熱烈無比的掌聲。

夏言歡朝著宋顏豎起了拇指,麵容含笑。

他今天才發現,宋三小姐擁有的不僅僅是經商的才華,還有能夠震住場麵的霸氣。

北塵在京城的第一戰,宋顏強勢拿下!

“我們這裡是有攝像頭的。”忽然有人建議說道,“哪位大神將仙草堂來挑釁的整件事剪輯一下,讓大家感受一下咱們北塵女神的氣場。”

眾人一陣叫好。

宋顏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剛纔走出第一步的時候,她的內心還是有些害怕的。

可當抓了幾條蛇出來之後,宋顏隻想說,勇敢蛇蛇,不怕困難。

蛇更害怕。

尤其是金環蛇,害怕一不小心變成蛇羹了。

北塵製藥的開張牽動著京城製藥界的神經,隻是,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是,龐光帶著七個盒子的毒蛇上門挑戰,最後居然落得被救護車送走的下場。

“有點意思。”

“這位北塵美女宋總,不是一般人啊。”

“哼,就憑這個,想要在京城立足,可也並不容易。”

當然,宋顏這一戰有個最為顯著的效果……初彙大廈的一些公司代表前來祝賀他們開張大吉了。

畢竟他們不是同行,當看到了北塵美女宋總麵對七條毒蛇的挑釁的時候,果斷伸手進入盒子裡麵,將毒蛇一條條地拎出來這種震撼靈魂的場麵,確確實實征服了他們。

北塵製藥公司,一下子熱鬨了起來。

公司上下,不管是剛剛應聘進來的員工,或者是從禪城總部調配過來的,工作的熱情都高度上漲。

辦公室內,夏北臨時做了一個決定,在隔壁的初彙大酒店,再多訂二十桌的酒菜。

“北塵在京城的新老員工們加起來有一百多人,我本來打算給他們每個人發個紅包,但是,剛剛,在仙草堂來挑釁我們的時候,他們展現出來的精神氣,值得我們邀請他們一起去初彙大酒店一起共進晚餐,喝個痛快!當然,紅包照樣發。”

當夏北宣佈這個訊息的時候,北塵的員工們更加興奮激動了。

初彙大酒店是京城的一家五星級大酒店,價格也非常昂貴,很多人甚至從來冇有進入過初彙大酒店,當然再貴也未必是吃不起一頓飯,而是捨不得。

“夏總豪氣。”

“北塵的福利果然好啊。”

“跟著兩位年輕的總裁,我感覺前途一片光明。”

這時,一位北塵老員工站在一堆新員工的中間,“其實,北塵還有一位總裁……如果你們知道他的事蹟的話,會更加驚歎。”

“還有一位總裁?”

“為什麼冇有看見。”

“我還真的不知道啊。”

很多新員工紛紛好奇。

“他就是咱們宋總背後的男人,叫做楚塵。”老員工道。

新員工哀嚎,“宋總居然名花有主了。”

老員工繼續說道,“楚塵在禪城,羊城一帶,他的影響力很大,曾經做了不少令人熱血沸騰的事情。”

新員工心痛,“宋總怎麼年紀輕輕就嫁人了。”

老員工,“???”

你們都在關注的什麼!

北塵製藥的氣氛愈發熱烈,和諧。

辦公室內,宋顏不停地看著手機。

她在等著楚塵飛機落地的訊息。

如果不是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她早忍不住要去機場接楚塵了。

“算算時間,塵哥應該也快要到了。”夏北也期待,好酒好菜,都已經準備好了。

就等著跟塵哥,一醉方休,喝個儘興。

一家歡喜一家愁。

相比北塵製藥這邊的熱鬨場麵,另外一邊,仙草堂總部,帶著複古裝修風格的辦公室內。

一個衣著時尚的冷峻青年人,一名古裝灰袍的老人,一個西裝戴著眼鏡的中年人,還有兩名姿態豔麗的女子,一左一右坐在冷峻青年的身邊。

冷峻青年是文梵星,京城超跑俱樂部的創始人之一。

西裝中年人姓白名耀暉,仙草堂的老總。

古裝灰袍老人是仙草堂的客卿,白逍雲,他是白耀暉的家族長輩,武者界人,他在仙草堂的地位,不亞於白耀暉這位老總。

不是圈內人都不知道的是,名震京城的仙草堂背後,就是京城文家在撐腰。

從一定程度上來說,仙草堂就屬於文家的產業,白耀暉也是給文家打工的人。

“少爺,這件事……你怎麼看?”白耀暉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