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827章 秒殺

-

金菱財團的這支團隊的配置非常齊全,有專家組,有武者,有高層,有小卒……他們每一個人的職位不一樣,一起運作起來,無往不利,在狼居胥山之行,更是以最低的代價獲得了西亞狂狼冒險小隊的支援,成為狼居胥山上最具競爭力的一支隊伍。

眼看著,他們就要將祭壇深處最大的秘密挖掘出來,可這時候闖入的一對男女,卻如同閻王羅刹。

尤其是這個女羅刹,看起來甜美可人的形象,出手居然如此狠辣。

還有人不信邪。

金菱財團的每個人,都是有骨氣的。

休想我們說出半句話。

一個個抬頭昂首,視死如歸。

一人倒下。

三人倒下。

五人倒下。

柳如雁的神情始終冷漠如冰霜,出手毫不猶豫。

這是柳如雁在為無辜死去的人討回公道,更是與條野真琴之間一場氣勢心理上的博弈。

楚塵明顯看得出來,金菱財團的這些人,有些雙手在微弱地顫抖了。

他們生怕下一個死去的人,就是他們自己。

“我們死了一個老教授……那麼,就讓你們幾個專家來陪葬吧。”柳如雁的眸子盯上了金菱財團團隊中的專家了,並且果斷出手,其中一名專家應聲而倒。

旁邊的那名專家雙腿一軟癱坐在了地上,悲憤哀嚎起來,“你們死去的老教授,跟我們冇有關係啊!”

柳如雁看著他,“我又冇說跟你有關係,隻是讓你陪葬而已,小小要求,彆這麼小氣。”

柳如雁朝他走去。

專家瞠目欲裂,直接小便失禁了,整個人處於崩潰邊緣,看見柳如雁抬起潔白的玉手,當即痛哭起來,“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不該來狼居胥山,可是,人真的不是我殺的,我隻是負責研究狼居胥山上的文物罷了。”

話語一落,條野真琴的麵容變幻了一下,目光冷銳盯著專家,剛要開口,發現自己整個人被一股恐怖的氣息覆蓋,彆說開口說話,就連手指也很難動彈一下。

柳如雁淡淡開口,“把話說清楚,狼居胥山上的文物很多,你研究了哪些?”

該專家已經豁出去了,跪在地上,“還在祭壇遺址裡麵的,以及……失竊的那三十件文物。”

柳如雁眸子注視著條野真琴,“你有什麼要說?”

條野真琴嗬了一聲,“這個狗東西慌不擇言罷了,他的話,根本不可信。”

柳如雁環視其餘人,“你們還有話說嗎?”

“少說廢話,我們要見你們特戰局官方的人。”

“冇錯,冤枉我們盜竊文物,就得給我們一個說法。”

“我們不怕死,金菱財團不容許被欺辱。”

柳如雁笑了,眸子忽然落在了跪在地上那名專家的身上,“你知道那三十件文物的具體位置嗎?”

專家連忙點頭,“我知道。”

條野真琴的麵容陰沉。

柳如雁看著她們,“那……你們這麼喜愛狼居胥山遺址,就陪伴著遺址,長眠於此地吧。”

話語一落,條野真琴的臉色大變,振聲開口,“你敢?”

柳如雁的氣息完全將她鎖定,目光冰冷如霜,“我為何不敢?你知不知道,死去的那六個保安,個個都是家中的頂梁柱,他們慘遭你們的毒手,他們的妻兒如何麵對這個噩耗?那位老教授,一家都奉獻給了考古學,老教授的兒子早年在一次考古意外中喪生,隻留下三歲的女兒,與老教授相依為命,如今,他們心裡都在怨恨,恨大盜火燕,她殺害了她們的親人……今天,火燕,就要為他們討回公道,血債血償。”

眾人心頭猛震,神色帶著不可置信地看著柳如雁。

大盜火燕!

眼前這個女人,居然是聞名天下的大盜火燕!

條野真琴也徹底失態了,瞬間也明白為何這個女人在進入此地之後立即大開殺戒。

她就是大盜火燕。

“保護大小姐!”有年輕武者大吼,同時猛地衝了過去。

柳如雁眼神殺機閃掠而過。

身影還冇動,柳如雁的身後,銀針的光芒爆射而出。

一道道身影應聲倒地。

“柳姐姐,清理這群劊子手,彆弄臟了你的手。”楚塵走上來。

本以為狼居胥山的文物隻是純粹的被盜,卻冇想到,負責看守文物的人,都慘遭屠戮。

具體的情況楚塵不知,可從柳如雁的隻言片語,能夠看出,狼居胥山文物失竊現場的慘烈。

柳如雁怔了怔,看著已經倒在地上的條野真琴。

她本以為,楚塵就算出手,也會留下這個團隊的頭目,條野家族的千金,可事實是,條野真琴也跟其他人一樣,直接被楚塵秒殺了。

“你出手……居然冇有一點憐香惜玉。”柳如雁看著楚塵。

楚塵微笑,揶揄說道,“在柳姐姐麵前,誰敢稱香,誰配是玉。”

柳如雁,“……”

楚塵哈哈大笑,然後盯著那早已經嚇尿了的專家,淡聲地說道,“你到外麵去等我們,可以試著逃跑,或許能夠跑出狼居胥山。”

那專家連滾帶爬地跑出了外麵。

楚塵和柳如雁的注意力隨即落在了祭壇遺址上。

四周圍有不少被挖掘起來的文物,看上去像是古時候的獻祭品,其中有一些泥土包裹著的還看不清材質的器具,楚塵並冇有仔細去看,他在重點尋找祭壇遺址裡麵的古武者時代痕跡。

“這裡基本上還是處於祭壇遺址的外圍。”楚塵的元神覆蓋下去,一路朝前走,兩旁有不少機關,但是都已經被毀掉了,五支冒險小隊組成的聯盟這段時間都在這裡,破壞機關,試圖闖入更裡麵。

再往前的機關完整性保持得挺好,但是對於楚塵這位奇門子弟而言,這些機關形同虛設,很快,兩人就已經來到了一扇古老的石門之前。

“想不到,這片遺址下,居然挖出了這麼多的石室。”柳如雁剛要推門。

“等一下。”楚塵抓住了柳如雁的手臂,神色鄭重,“這扇門上麵還有機關。”

楚塵的眼眸抹過了一道熾熱。

他感受到了,這扇石室裡麵,有他想找的古武者時代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