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831章 重回

-

陳小墨震驚了。

整個人如同觸電一般,呆若木雞,直直地看著楚塵。

每一個少年心中都有一個武俠夢。

陳小墨心裡,最為敬仰的,就是名動天下的俠盜火燕。

陳小墨曾經做過一個夢,在他最彷徨無助的時候,夢見俠盜火燕從天而降,解救他的妹妹……

美夢,竟然成真了。

俠盜火燕真的出現了,並且還擁有一身神奇無比的醫術,將小荷治好。

陳小墨跪地,抬頭,眼神充滿著熾熱,振聲大呼,“火燕大俠。”

我不是……楚塵默默瞥了一眼一旁嘴角抿起了的柳如雁。

他冇法反駁。

“起來吧。”楚塵又一次將陳小墨扶起來,“陳小墨,這筆錢你收好,我們還有事情,也該走了。”

陳小墨看著楚塵,欲言又止。

“火燕大俠,我們還不急。”柳如雁說道,“再多瞭解一下關於橫刀大將軍的故事吧。”

楚塵怔住,橫刀大將軍是誰?

柳如雁微笑,“橫刀大將軍,狼居胥山上的一個傳說故事,傳說中,他的武器,是一柄重刀。”

楚塵的眼睛一亮。

他明白柳如雁的意思了。

將軍石板裡麵那位凶神惡煞的將軍,就是如今她口中的橫刀大將軍?

陳小墨見楚塵似乎跟柳如雁一樣,也對橫刀大將軍感興趣,連忙說道,“狼居胥山上關於橫刀大將軍的故事有好幾個版本,如果火燕大俠有興趣的話,我泡好茶,一一都告訴你。”

楚塵留下來了。

陳小墨進房看了熟睡的陳小荷,見她的臉色紅潤睡得正香的樣子,不由得柔和一笑,旋即輕手輕腳地走出去,泡了一壺茶,跟楚塵將其了橫刀大將軍的故事。

故事的版本有很多,但是,幾乎都圍繞著通天祭壇以及附近的妖魔鬼怪。

楚塵和柳如雁相視了一眼。

兩人都感覺,狼居胥山上,還藏有天大的秘密,隻不過,後人還冇有察覺罷了。

主要是,還冇有找到,神秘的通天祭壇。

楚塵忽然一怔。

通天祭壇,該不會就是盛放將軍石板的那個四方祭壇吧?

可是,楚塵在那個四方祭壇上,察覺不到任何的異樣。

當聽說附近村莊有人供奉橫刀大將軍的時候,楚塵拿來了紙筆,回憶一下自己見到的橫刀大將軍的模樣,當即飛快地用素描筆法畫了出來。

“這是橫刀大將軍嗎?”楚塵將紙張遞給了陳小墨。

陳小墨接過紙張投目一眼,瞬間震驚,猛然抬頭看著楚塵。

“火燕大俠,你……你也見過橫刀大將軍的畫像?”陳小墨感覺不可思議,火燕大俠居然寥寥幾筆,就將橫刀大將軍的形象描繪了出來,尤其是那一柄大刀在手,更是給人一種濃烈的壓迫感,彷彿看見真正的橫刀大將軍重現世間。

“就算是我見過的畫像中的橫刀大將軍,也冇有這樣的氣勢。”陳小墨說道。

“我確實見過橫刀大將軍。”楚塵回答,“不過,不是在畫像上,而是在狼居胥山上。”

陳小墨頓時心頭猛然咯噔一震,旋即臉龐擠出了一絲笑。

火燕大俠,開玩笑了吧。

橫刀大將軍至今起碼兩千年曆史,他的畫像能夠一直流傳下來,就已經是奇蹟,要是火燕大俠真的能夠在狼居胥山上還看見橫刀大將軍,那豈不是……橫刀大將軍的仙靈?

楚塵已經確定了,將軍石板裡麵看見的那位大將軍,就是傳說中的橫刀大將軍。

他守護著的通天祭壇,在狼居胥山的哪個地方?

楚塵有種重回狼居胥山的衝動。

他和柳如雁相視了一眼,兩人同時意會到了對方的意思。

再回祭壇遺址看一看。

當兩人提出告辭的時候,陳小墨遲疑了一下,突然間跪在了楚塵的麵前,懇求火燕大俠收他為徒,他想成為一名武者。

楚塵想了想,雖然冇有收陳小墨為徒,但是還是傳授他一門身法。

這門身法來自煉魂池,來自古武者時代的功夫。

楚塵相信,隻要陳小墨誠心去練,一定能夠練出名堂來。

讓楚塵挺驚訝的是,他隻是給陳小墨演繹了兩遍,陳小墨基本上就已經記住了身法的基本。

陳小墨居然還是一位練武奇才。

這令楚塵不禁心生欣賞之意,除了身法之外,再傳授了陳小墨一門刀法。

“乘風九字訣。”楚塵說道,“此刀法一共九招,但是,隻要你融會貫通,便可衍生出千變萬化。具體如何,就看你的造化了。”

不論是身法或者是刀法乘風九字訣,都是楚塵在煉魂池得來的武功絕學,具體的威力如何,他也不知道。

或許將來的某一天,陳小墨能夠展現出來。

站在屋子門口,大風拂麵,陳小墨的拳頭緊緊地攥著,他的心裡清楚,這一次的機遇,對他而言,足以改變人生。

他將拚儘所有,無懼艱辛,砥礪前行。

“多謝你,火燕大俠。”

陳小墨回屋之後,看著屋裡的那一堆現金珠寶,神色不由得再度怔了怔。

良久。

陳小墨將現金珠寶收起。

這一切都是火燕大俠給予的。

不僅僅治好妹妹的病,傳授他武功絕學,還考慮到了他的後顧之憂,眼前的這些現金珠寶,足夠將妹妹小荷養大成人。

夜色已經漸漸深了。

今晚狼居胥山上的人很少,因為楚一針楚大俠已經下了命令,不再允許任何人踏入狼居胥山祭壇遺址半步,並且,在楚大俠離開之後,官方有人前來,接管了遺址現場。

楚塵和柳如雁一路通行無阻,重回了祭壇遺址的最深處。

發現將軍石板的地方。

“我感覺,這片區域,除了你找到的將軍石板外,最神秘的地方,就是石壁上的刻痕。”柳如雁說道,“可我始終理解不了,這些刻痕代表著的意思。”

楚塵環視整個石壁。

石壁上的刻痕確實冇有什麼規律可尋。

“這會不會是刀痕。”楚塵下意識地比劃了一下。

一刀,一刀。

有些地方可以很順,而有些地方,似乎缺失了點什麼。

楚塵沉吟了一會,盤膝坐下,又一次拿出了將軍石板。

這一次,他想撐住橫刀大將軍的那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