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925章 徐越

-

屋子裡頭。

薛大虎的神色凝重,沉聲開口說道,“小蓮,從今天開始,你要寸步不離大哥的身邊,至於學校那邊,我暫時給你請個假。”

在危機冇有過去之前,薛大虎絕對不允許妹妹離開自己的身邊。

薛小蓮不明白。

悲慟的眼神帶著一絲疑惑地看著薛大虎。

“具體大哥也冇法跟你詳細說,但是,你和小朱同一個時辰出生,對方對小朱下手,也有可能會傷害你,所以,你不能離開大哥的身邊。”

楚塵看了一眼薛大虎。

他想說的是,如果那個元神想要傷害薛小蓮,就算在薛大虎的身邊,薛大虎也無可奈何。

不過,這終究是一個大哥對於妹妹的保護,楚塵倒也冇有打擊,隻是說道,“長平村,除了你們兩人外,還有同一天生日的嗎?”

薛小蓮直接搖頭,“冇有,就隻有我和小朱兩個人。”提及摯友,薛小蓮的眼眶淚水又開始打轉,“楚大俠,你一定要找出凶手,還小朱一個公道。”

目標範圍直接縮小至隻有薛小蓮一個人。

楚塵沉吟了一會,目光注視著薛小蓮,“如果需要你的幫忙,纔可以找出凶手……”

“我願意。”薛小蓮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不怕有危險。”

薛大虎的臉色一變,想說什麼,可這時楚小魚說道,“假如一天冇有找出凶手,薛小蓮就會有多一天的危險。倒不如,讓薛小蓮主動走出來,引蛇出洞。”

“我也是這樣想的。”楚塵說道,“小魚兒,我們兵分兩路,你負責在暗處盯著薛洪,我感覺,這個老人家跟凶手之間,或許會有聯絡。”

薛小蓮大驚,“太公?”

“薛小蓮,你今天下午正常出發去學校。”楚塵說道,“我會在暗處保護你,你就和平常一樣就行了,不要讓凶手察覺出了異常。”

薛小蓮的心裡有太多的疑惑了,可楚大俠和大哥都冇有說,她知道不該問,隻有點頭。

“那……那我呢?”薛大虎急忙開口,看著楚塵,他也想做點什麼。

楚塵想了想,隨即說道,“長平新區的老人家應該不止薛洪一個人。你倒是可以試著去找一下其他的老人家,看看能不能瞭解多一些關於祖傳石板的訊息,這對我們而言,也非常重要。”

聞言,薛小蓮的瞳孔不由得放大了起來。

這件事,跟祖傳石板有關?

這一瞬間,薛小蓮有種心慌的感覺瀰漫而來。

“冇問題。”薛大虎用力點頭,“我在長平新區的人緣還不錯,走訪一下老人家們,也不會有人懷疑。”

各自行動。

楚小魚和楚薛大虎先後離開。

家中,薛小蓮剛要給楚塵倒一杯茶,可剛一轉身,發現楚塵已經消失不見了。

薛小蓮的手輕顫了一下。

她下意識地抬起頭掃視著四周圍。

“不用緊張,我會保護你。”楚塵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來,“桌麵上有一張護身符,你戴在身上。”

楚塵也不想嚇唬這個十九歲的女孩,隻不過,有時候元神入侵肉身隻是一瞬間的事情,薛小蓮不是武者,更加難以阻擋,楚塵給薛小蓮的,是一張驅神符,能夠在元神入侵的一瞬間形成防護,雖然時間極短,但是,這個時間,足夠楚塵出手對付元神。

果然,在看見桌麵靈符的一瞬間,薛小蓮的臉色都蒼白下來了。

聯想到剛剛楚塵說的祖傳石板。

最近長平新區也屢屢傳出各種各樣的傳言……

薛小蓮確定了。

楚大俠要對付的那個凶手,極有可能……是鬼怪!

難怪昨天晚上,小朱會發出那樣的慘叫聲音……

薛小蓮感覺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不停地打著冷顫。

片刻之後,薛小蓮一手就將桌麵上靈符拿在了手裡,

緊緊地攥著。

下午。

長平新區的嗩呐聲音停了。

一切看上去彷彿恢複了正常,可冷清的街道,又展現出這一切的不正常。

“虎子,你怎麼無端端的,打聽起這種事情?”一棟老房屋,太師椅上坐著一位老者,老者薛貴,在薛大虎的血緣關係比較濃,他是薛大虎爺爺的親哥哥,薛大虎的爺爺在兩三年前就去世了。

薛大虎說道,“咱們長平村的祖傳石板被盜,緊接著又發生了一件件不順心的事情,現在村子裡,人人自危,甚至很多人不敢冒出大門半步,長久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我想,既然事情的一開始就從祖傳石板有關,那麼,我們之中一定要有人站出來,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薛貴想了想,長長地歎了一聲,“虎子,你還是彆想太多了,這種事情,該讓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就知道。”

聞言,薛大虎心裡反倒是一喜。

大爺爺說出這句話,恰好正是說明瞭,大爺爺對祖傳石板的秘密也是知道的。

“我也不小了。”薛大虎坐直了身子,振聲說道,“現在村子裡人心惶惶,就算我還冇到應該知道的時候,大爺爺也應該提前告訴我,不然的話,這種怪異事情一直髮生,我們連過正常日子也冇辦法了。”

薛貴來回踱步,走走去去,最終,看著薛大虎,“你們父親那一代,都還冇有人知道這個秘密,但是,大虎,你說得對,如今是特殊的情況,而且,你是長平村年輕一代中,最爭氣的孩子,你遲早也有知曉這個秘密的資格。”

薛貴拉著薛大虎,走進了內屋,神色嚴峻,沉聲說道,“大虎,你要記住,接下來所聽到的,是長平村古訓,傳承下來至少兩千年,你一定不能告訴任何人。”

薛大虎急忙點頭。

薛貴隨即開口,“薛氏,傳承於紛亂的戰爭時代,我們的先祖曾是一名大國將軍,南征北戰,受人敬仰。後來有一次,遭人陷害,身陷敵圍,在先祖走投無路之時,得一女子相救。”

薛大虎的瞳孔一縮,這就是太公口中所說的薛氏恩人。

女子救了薛氏先祖,後來也一直與薛氏先祖保持聯絡,直至發生钜變,女子的靈魂進入石板之中,薛氏先祖在臨死之前,立下訓誡,薛氏一族,世世代代,供奉此石板,直至女子複活。

薛大虎忙問,“祖訓中,有冇有關於女子的介紹?”

“有。”薛貴沉聲說道,“女子徐越,曾是越女宮弟子,後離開越女宮,自立門戶,創立越女劍派。”

薛貴如數家珍般,說出了女子徐越的一生。

石板內的靈魂,就是越女劍派創始人,徐越!

知道了這個身份之後,薛大虎迫不及待想要告訴楚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