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965章 神?

-

高空鏡頭往下,一襲身軀,迎著淩冽狂風,拎著一罈酒,腳步有些趔趄,醉酒狀態,一步步地朝著前方走去,走幾步,忍不住又仰頭一口酒。

不少人頓時揪緊著一顆心,從鏡頭能看到,遠處,就在楚塵的正前方,諸神已經來臨。

十國神明,到了。

白逍雲似乎一下子酒醒了不少,看著楚塵的背影,驚呼了出聲,“楚大俠。”

黃國華的神情凝重,“準備戰鬥。”

二零零零的成員們都站了起來,

剛要衝上去的時候,被柳如雁喊住了,“先看看什麼情況。”柳如雁看著楚塵,以她對楚塵的瞭解,這傢夥可絕對不會在這種要緊關頭上失去分寸。

“可惡啊。”柳十萬長歎,“又讓他裝到了。”

隻有柳十萬知道楚塵想要乾什麼。

楚塵想借十國神明之手,來檢驗一下醉劍術的威力。

柳十萬也非常佩服楚塵的膽量,麵對著實力未知的敵人,他居然敢用從未使用過的醉劍術。

這代表著,楚塵對醉劍術有著極大的信心,同時,也是在藐視那所謂的十國神明。

十國神明以及梵天組成員,數十道身影疾馳而來。

“前方就是強拉山邊境線。”薩拉曼將軍振聲地開口,眼神熾熱,他終於又一次來到這個地方了。

“華夏楚塵,居然一個人朝著這邊走來了……而且……”阿卡多接到訊息的時候,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他,他……喝醉了?”

“不可能。”薩拉曼將軍沉聲開口,“一定有詐,二零零零的其餘成員去哪了?小心是楚塵設下的埋伏。”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埋伏都是徒勞。”澳國蛙神提達利麵容含笑,“今日我等十國神明降臨,絕不會給楚塵任何機會,他迫不及待走來,說不定是來求饒的呢。”

“我們走。”

十國神明陡然地加快了速度,十七道身影破空而去。

這一幕,被鏡頭鎖定,引起大片嘩然。

“十國神明,居然有十七個?”

“這誰頂得住。”

“楚大俠怎麼還在往前走,柳女神他們……二零零零的成員為什麼不上去阻攔楚大俠。”

心神越來越緊繃,眼看著楚塵與十國神明即將遭遇。

楚塵的腳步忽然停了下來,看了看酒罈,忽然仰頭又倒了一口,烈酒沿著嘴角溢位流淌下來。

“喝痛快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殺個痛快。”楚塵猛然抬起頭來,看著十國神明走來的方向,他已經看見那十幾道身影,自詡神明,暴掠而至。

楚塵嘴角輕揚,左手拎著酒罈,右手忽然一伸,如變戲法般,出現了一柄長劍,劍鋒如雪。

畫麵宛若靜止住了一般。

無數人屏住了呼吸。

這一場牽扯著全球無數民眾內心的戰鬥,將要爆發,隻不過,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楚塵居然是在近乎醉酒了的狀態之下拔劍。

“你永遠猜不到楚大俠的劍藏在哪裡。”

“醉酒了的楚大俠,能夠發揮出幾成的實力?”

“二零零零的其餘成員並冇有任何舉動,會不會是楚大俠故意飲酒,麻痹十國神明,其實還有後招?”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

嗖!嗖!嗖!

十七道身影出現,在狂風呼嘯之下,齊齊出現在楚塵的麵前。

“來者……止步。”楚塵似乎有些醉,抬起手中的劍,有些顫顫巍巍,冇什麼力氣。

諸神笑了。

這,就是名震全球的楚大俠?

真是可笑。

“就跟癡人兒一樣。”提達利的麵容流露出輕蔑,他忽然間覺得,這樣的人,根本不值得十國神明大動乾戈,聯袂而來,如此聲勢浩大,居然隻為對付一個這樣的傢夥。

十國神明,氣勢磅礴,相比之下,他們的對麵,楚塵一人,一手拎著酒罈,一手握著長劍,看上去勢單力薄。

黃國華也急了,不停地看著柳如雁等人,可二零零零的成員們絲毫冇有上前的意思。

邊境線前,寒風呼嘯。

梵天組,薩拉曼將軍也在盯著楚塵,在他看來,如今的楚塵與當初擊潰怪鳥群的那位華夏楚大俠,有著天壤之彆。

看來,在神明的光輝之下,哪怕是楚大俠,也相形見絀。

“今天,能看一場好戲了。”一旁的阿卡多也笑了。

十國神明中,忽然之間,一人抬手,金色暗器,綻放寒芒,朝著楚塵眉心的方向爆射而出。

如劃過寒風中的一道金色雷電。

他們要試一試這個所謂的華夏楚大俠的虛實。

電光火石,楚塵的腳步一趔趄,手中長劍如胡亂一擺,不偏不倚,鏗地一聲清脆無比的巨響,楚塵的身軀踉蹌後退了幾步,險些冇有站穩,長劍撐在了地上,才穩住身影,然後,喝了一口酒,壓壓驚,目光瞥向了那人,“以多打少,居然還使用暗器,神明也不講武德啊。”

這一幕,令不少人大驚。

在他們看來,隻是其中一個神明一抬手,金光掠過,楚大俠就險些抵擋不住了……

神明實力,這麼恐怖的嗎?

十國民眾見此一幕,更加是集體沸騰,欣喜不已。

“看見了嗎?這就是神!”

“神與凡人的區彆,肉眼可見。”

“現在看來,楚塵登機前的那番話,就是本世紀最大的笑話。”

嗖!

十國神明也想速戰速決,在全球矚目之下,斬殺楚塵,揚神明之威風。

剛剛那釋放暗器的神明來自波琦國,他的暗器是金色短箭,此刻,忽然手握一支金色短箭,不再以暗器的方式,直接衝向楚塵……

他看得出來,眼前此人,就是個醉酒的傢夥。

金色短箭刺向楚塵的喉嚨。

“楚大俠,小心啊……”白逍雲等人終於忍耐不住,驚呼了出聲。

楚塵的反應似乎比平時慢了一拍,在金色短箭距離楚塵的喉嚨隻有幾公分的時候,楚塵終於動了。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身影如鬼魅般一晃,手中劍斜出,宛若醉漢摔跤般,手中劍如閃電劃過。

畫麵一下子靜止了。

在外人看來,楚塵隻是堪堪驚險地避過了的神明的一擊,然而,當兩道身影停下,楚塵還是一手拎著酒罈,一手拿著長劍,長劍的劍尖,一滴鮮血滴落……

背對那神明。

那來自波琦國的神明,一動不動,幾秒鐘後,喉嚨出現了血痕,一道鮮血噴射而出。

轟!

身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氣息全無。

楚塵打個飽嗝,身形有些站不穩地回過頭,瞥一眼這具屍體,嗬了一聲,“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