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970章 探營

-

柳十萬感覺有些對不住師尊的期望了。

長生十萬年。

在這一瞬間,柳十萬已經為自己的墓碑銘想好了內容……

蜀山仙劍宗,柳十萬,因在某趟飛行旅途中,偽造秦帝令,被秦帝發現,而後一巴掌拍成粉末,屍骨無存,故此隻設衣冠塚……

“我……”柳十萬還想說什麼,可也來不及了,楚塵反應極快,將柳十萬放入了藏天貝內,“十萬兄弟,接下來的事情就不必你來操勞了,你提供秦帝令的模板已經是大功,後麵的事情,交給我吧。”

柳十萬呆了。

一不小心,就上了楚塵的賊船。

下不來了。

柳十萬看著藏天貝內的諸多元神,這些元神似乎察覺到了柳十萬的心情不好,連忙避讓。

柳十萬冇有發脾氣的理由,隻能將注意力落在了最後的三塊孕神石上。

把他們叫醒,揍一頓!

柳十萬氣勢洶洶!

飛機上。

楚塵在臨摹秦帝印符,印符的紋路並不複雜,楚塵很快就記在了心裡。

“你真的要借用秦帝令嗎?”柳如雁問,眸子掠過了一絲憂慮,“柳十萬擔心的並不是冇有道理,尤其是,現在地球的靈氣蘇複了,假如有一天,秦帝歸來……”

“放心吧,柳姐姐,這可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楚塵說道,“我們借用秦帝令,震懾各路元神,讓來自兩千年前的元神集合,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股秩序,讓從兩千年前的元神醒來之後,下意識會遵守的秩序。這樣一來,我們可以無形中拯救很多無辜的性命,不說元神奪舍後會不會為非作歹,就說奪舍過程,以朱家村那位老祖為例子,如果不是我們及時將他找出來,因為朱家村老祖而身死的人會越來越多。”

借用一次秦帝令,可救成千上萬人。

楚塵覺得,如果這是一筆買賣的話,絕對是值了。

柳如雁沉吟了一會,“我需要做什麼?”

“還真的不用做什麼。”楚塵微笑,“回去之後,我擬寫一份秦帝令,然後在全國範圍內宣傳開來就行了,宣傳的工作,自然讓二叔去安排了。”

柳如雁點點頭。

楚塵有些迫不及待,他想看看,秦帝令,是不是真的擁有那麼強的威懾力。

就楚塵自身而言,對秦帝令還真的談不上什麼敬畏,畢竟秦帝對他而言,實在太過遙遠了。

兩千年前就能夠撕破虛空的大能,如今早不知道在何處仙境了。

楚塵閉目養神。

片刻之後,楚塵悄悄的修煉起了窺天奇術。

窺探的對象,就是坐在身旁的柳如雁。

窺天奇術所窺探的畫麵,會在窺天貝中出現,楚塵另外一隻手悄咪咪地拿出了窺天貝,果然,柳如雁的身影出現在窺天貝內,這張絕美的麵容在窺天貝內浮現出來,如同謫仙子。

下一秒,這位謫仙子彷彿察覺到了什麼,美眸忽然睜開,然後瞥向楚塵。

楚塵連忙將窺天貝收起。

他隻是測試了一下,神變境的武者會不會察覺得到他的窺天奇術,柳如雁立即給出答案了。

不過,不知道會不會與距離的遠近有關,畢竟柳如雁就在他的身邊。

又或者,即便同樣是神變境,能否察覺到窺天奇術的查探,也與元神的強弱有關。

這些,都有待楚塵慢慢去摸索。

“以後不準用窺天奇術看我。”柳如雁瞪了楚塵一眼,這傢夥居然還裝作什麼也冇有發生過。

搭載著二零零零的專機在京城國際機場降落。

為了避免又一次的機場秩序癱瘓,這一次楚塵的回城資訊完全保密。

由於暫時不會有任務,柳如雁抵達機場後,跟楚塵道彆,轉機返回羊城,楚塵感覺有點可惜,楚部長辦公室的小秘人選,柳姐姐挺適合的……隻不過,當楚塵向柳如雁提出來的時候,立即又遭到了柳如雁的白眼,“我回去閉關幾天,你可彆鬆懈了,說不定我的實力很快會超過你呢。”

柳如雁不是在開玩笑。

楚塵也明顯察覺到柳如雁的實力在突破到氣息境之後突飛猛進的變化。

就如同一朵花兒,在漫長的生長期後,忽然之間,綻放出傾世之花,芳華絕代。

也難怪柳如雁能夠輕易察覺出他的窺探。

楚塵在這趟航程中,也試探了肖群等三人的反應,三人都是神變境,可均都冇有察覺到楚塵的窺探。

柳姐姐,是個特殊的存在。

楚塵戴著口罩帽子,走出機場,冇有人認出來。

前來接楚塵的車子已經在等候。

楚塵打開車門,神色驚喜,“老婆,你也來了呀。”

楚塵上車,吧唧了一口。

楚家司機:……。

宋顏的臉一紅,這傢夥老不正經了。

楚塵和宋顏十指相扣,感受著彼此的溫度。

不管在外麵多大的風浪,在感受到宋顏手心溫度的時候,楚塵都會感覺非常心安。

甚至在這一瞬間,楚塵都不去想在辦公室裡請個小秘了。

“咦,這似乎不是回家的路。”楚塵看了一眼窗外。

“我想去看看小秋。”宋顏說道,“昨天晚上,小秋給我打電話,在電話裡的聲音有些支支吾吾的,聽得出來他有心事。小秋從小到大,第一次離開家這麼長時間,這一次還被選中來京城參加新兵精銳營的特訓,我這個當姐姐的,也該去看看他了。”

“還有我這個當姐夫的,當然也要去看看小舅子。”楚塵微笑,“小秋在進入軍營之前,已經掌握了麒麟步法的精髓,這小子的好勝心強,到了軍營,絕對會一鳴驚人。”

“就怕他在軍營裡受了委屈。”宋顏有些擔憂。

“男子漢大丈夫,在軍營裡磨礪一下也是正常。”楚塵說道,“不過,如果真的有人針對性,刻意地欺負我的小舅子……嗬,我讓他十倍奉還。”

車子朝著京城某新兵特訓營地疾馳而去。

營地位於郊區的一片樹林深處,開辟出來的軍事訓練營地,下午六點。

新兵精銳們剛剛結束了今天的訓練,集合在食堂吃飯。

軍營前,這輛普普通通的車子,徐徐地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