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念咬的有點重,給徐晏清上唇都咬破了皮。

徐晏清一下將她掐的更緊,“想吃肉啊?咬那麼重。”

陳念推推他,說:“是啊,我買了瘦肉丸,再不吃要涼了。”

徐晏清看出她眼底的涼意,明顯的冇有什麼興致。

她買的那些東西,都放車裡,冇拿上來。

徐晏清連續兩週的忙碌,讓他這會隻想揪著陳念親,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想做。

徐晏清冇依她,雙手掐住她的大腿,一下子將她托起來,陳念下意識的兩腿夾住他的腰,不等陳念說話,他用力捏了一下她的大腿,說:“不想我?”

確實,這些日子,陳念也不是天天都見到他。

陳念冇答,又說了一遍瘦肉丸的事兒,就被徐晏清咬住了嘴巴。

就這麼糾纏著進了房間。

徐晏清強硬起來,陳念也抵擋不了。

他是真的很想她,但他的那些事兒,又需要他有百分百的專注力和時間去做。

陳念感受到他強烈又蓬勃的情愫。

他從後麵壓著她,掐著陳唸的下巴,咬著她的耳朵,反覆的問:“不想我?”

“不想我嗎?”

“一點都不想?”

陳念抓著被單,哪裡說的出來話?

稍微緩和一下,陳念才能喘一口氣,她一張臉像熟透的蘋果,整個人軟的像水。

徐晏清替她支著腦袋,讓她看著自己。

他兩根手指捏著她的臉,她好似胖了一點,臉頰上肉多了些。

軟軟嫩嫩的。

陳念抬眸,黑眸水潤,看得人心癢。

他的手指揉了揉她的唇。

此時的陳念,都已經熟透了,臉紅紅的,眼尾也是紅的,嘴唇更是。

徐晏清:“親我。”

整個過程,陳念都是被動的。

陳念不想親,她隻想咬。

她眉毛擰了擰,拉扯了一下他的手指,聲音黏糊糊的,“不要了……徐晏清……”

可他還是很想。

明明人就在眼前,明明已經這樣親密了,卻還是覺得不夠。

他鬆開了手,讓她躺在自己身上,側過臉,在她耳畔說:“你明明在說不夠。”

就這麼折騰了好久。

徐晏清是真的食髓知味。

洗完澡,徐晏清去外麵拿了外賣,剛纔有電話進來,是物業把外賣拿上來。

陳念抱著抱枕,昏昏欲睡。

腦子空空洞洞,身體還是充斥著酥麻感。

徐晏清給她餵飯,陳念眼睛都冇睜。

徐晏清:“學的怎麼樣?”

他問的是紋身。

陳念突然睜開眼睛,他這會身上穿著衣服,髮梢還是濕的。

脖子上有陳念留下的爪子印,回想剛纔的光景,她臉不自覺地發熱,很快收回視線,看向彆處,說:“你等著好了。”

陳念吃的差不多。

徐晏清自己隨口吃了兩口,他累極時,就不太喜歡吃飯。

這一晚上,陳念斷斷續續的不知道睡了幾個鐘頭。

徐晏清明天休息,就不睡覺。

一會看電影,一會折騰她,再看電影。

反反覆覆。

陳念也睡不好。

夜半,她冇了睡意,徐晏清出去抽菸了,她拿了手機看了看。

王展的老婆生了,生了個女兒。

他發了朋友圈,看得出來他的快樂。

陳念本來想評論,看到顯示的時間,還是算了。

電視上還放著電影,陳念給關了。

冇一會,徐晏清進來,還端了一杯溫水,拿給陳念喝。

“過幾天,我要去一趟M國。”

陳念正好口渴,她坐起來喝水,“是工作的事情?”

“嗯。你就待在平叔那裡,不會太久。”

陳念看看他的手,想著他現在都已經回醫院做事,應該已經冇什麼問題了。

她點點頭,“好。”kΑnShú伍.ξà

他撩開她的頭髮,梳理整齊,問:“今天怎麼不高興了?”

“冇有不高興。可能是等你等的有點久,還有,瘦肉丸你冇給我拿上來,我冇吃到。我排了好一會隊的。”她撇撇嘴,表露出不快。

“明天再去買。”

陳念喝完水就躺下來睡覺。

第二天。

陳念一直到中午才醒,王展給她發了個紅包,說是借她吉言。

給了五百。

陳念想了想,回了個一千,祝他喜得一女。

到了下午,王展給她發了兩張照片,是徐晏清在他店裡工作的照片。

他以前放在QQ空間裡,一直存著的。

徐晏清這孩子不玩這些,那時候連手機都冇有一個,所以並不知道他自己被拍下了這樣的照片。

那時候的徐晏清還冇有現在這麼高,很瘦,穿黑色的衣服。

一張他站在店門口,背挺得很直,照片是從後側拍的,就一個側麵。

這是,王展為了招攬路過的客人,專門叫他站在門口,當個招牌。

另一張,是徐晏清坐著休息吃飯。

陳念辨不出這照片裡的徐晏清幾歲,這是她從來也冇有見過的徐晏清。

陳念問:【這裡他幾歲啊?】

王展都有點記不太清楚,【好像是初三還是初二,不記得了。是不是很帥?】

王展老婆看了也說很帥。

陳念冇回,但心裡卻說:徐晏清本來就是很好看的。

陳念又看了一會照片,她把照片放大了看。

徐晏清進來的時候,她正看的出神。

他的聲音在頭頂響起,“你在看什麼?”

陳念立馬把手機放下,臉壓在手背上,“王哥生了個女兒,給我發了五百塊錢。我請你出去吃東西。”

“他給你發五百?”

“是啊。前天我去學習的時候,說他肯定能生個女兒,他一高興就給我發了五百。看來,他真的很喜歡女兒。”

陳念連忙把手機介麵換掉,然後起床,“要不,我們去婦保院看看?”

王展能這麼大方,當初徐晏清在他那邊打工的時候,肯定也冇少給錢。

徐晏清站在衛生間門口,看她刷牙,“可以。”

他其實並不情願,去一趟婦保院,浪費了跟她在一起的時間。

陳念洗漱完,兩人就出門。

先找地方吃飯,然後找了家母嬰店。

小孩子的鞋襪衣服,都很可愛。

陳念選了兩套衣服,紙尿褲,還有奶瓶。

徐晏清站在門口等,她買東西,他冇來發表意見。

隻看著她,被導購領這領那,買這買那。

她很認真,又有點傻傻的。

徐晏清突然就犯煙癮,他走出幾步,站到街邊抽菸。

他想到那個隻出現了一下的孩子。

陳念拎著東西出來。

徐晏清剛抽完煙,不等她說話,拿了她手裡的東西丟進了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