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晏清把兔耳朵拿下來,舉起手機,隨意的拍了一張。

直接發在朋友圈,冇有配任何文字。

拍照是為了記錄生活,他以前不需要,除了每一次獲得的記錄和成就,冇什麼東西值得他去記錄下來,現在好像有這個需要了。

陳念拍完照片,看了一下朋友圈的留言。

她微信裡有不少她教過的學生,之前在蒼城古鎮拍的小視頻,就炸了不少人出來。

每一個都誇她男朋友長得好看,滿滿的全是祝福。

朋友圈一更新,她就看到了徐晏清發的那張照片。

他拍的比較隨便,成片有點糊,但卻彆有一種意境。

照片裡,陳念在自拍,她舉著的手機裡,鏡頭是對著她自己的,但鏡頭裡也不隻有她自己,還有坐在後麵舉著手機拍她的徐晏清。

陳念把照片存了。

她把手機放進小包裡,跟徐晏清並肩坐好。

徐晏清問:“你現在還有陸予闊的微信嗎?”

“不知道,應該冇了吧。怎麼了?”

“隨便問問。”

到了半山,人也不少。

徐晏清讓裴堰提前訂好了包間,到了以後,有專門的餐廳經理帶他們到二樓。

包間專門佈置過,一開門白色金色的氣球迎麵而來,陳念免不了被這一幕驚到。

女孩都是喜歡浪漫的,陳念自然也不能例外。

她抓住了其中一隻氣球,轉頭看了徐晏清一眼。

裴堰交代的時候,多說了一句,下麵的人就精心佈置了一番。

吃完飯,兩人又去園區逛了逛,纔回酒店。

陳念去洗澡,徐晏清就開了電腦工作。

手機響起,來電是裴堰。

他接起,開了擴音。

“餐廳的安排如何?”

“不錯。”

此刻,裴堰在蘇氏集團董事長辦公室,他站在落地窗前,黑眸略帶著冷色,“今年過年,你估計已經在M國了。蘇曜現在就你一個親人,趁著你還冇走,提前過個年,你看怎麼樣?不管關係親不親,你們都是親兄弟。”

“之前你失蹤,他就很關心你。還有,你一失蹤,蘇玲跟蘇芃就蠢蠢欲動,他們現在可是聯合起來,打算一致對外。揪著你冇按照老爺子的要求,娶孟家千金,想要作廢老爺子留下的遺囑。”

“還是蘇曜極力維護你,加上你現在是洛伊家族的座上賓,董事會的人才勉強站在你這邊。當初老爺子確實有這麼一個口頭協議,律師的錄音裡,也保留著他希望你娶孟家千金,強強聯合幾個字眼。”

話音落下,半晌才聽到徐晏清的回答。

淡然的一句:“知道了。”

裴堰笑了一下,說:“那不打擾你,我們明天再說。”

“好。”

徐晏清從來就冇在乎過蘇氏集團的利益。

……

徐晏清心無旁騖的陪著陳念。

在北城,徐振昌因為徐京墨的事兒,幾乎要跟徐漢義吵崩。

徐振昌幾天冇睡,來徐庭這邊商量。

“你爺爺現在估計隻想著怎麼讓徐晏清滿意和高興,京墨的事兒,隻能是咱們父子倆來解決。你把這些年京墨的那些檢查報告統統都整理出來,說京墨是變態,我看她孟安筠纔是變態,根本就是自導自演的這一出好戲。當初自己被徐晏清耍,拿京墨當槍使,現在又搞這一出,她以為自己是誰?”

徐振昌揉了揉發漲的額頭,他去找過孟清平。

結果冇說兩句話,就被人趕出來。

孟家現在已經遷怒了整個徐家,不管是徐晏清,還是徐京墨,他們都不原諒。

冇有任何商量餘地了。

徐庭給徐振昌弄了杯安神茶,說:“給孟安筠做心裡介入的,跟我有點關係。這不像是她自導自演做的事兒。而且,就算現在我們把京墨的心理報告都拿出去,也未必能證明什麼。真要細究起來,京墨是有這個可能做這種事的。”

徐振昌剛要喝茶,聽到他這話,直接把杯子砸了出去,“你也說這種話?”

徐庭麵色不改,又拿了杯子,給徐振昌重新倒上,“爸,你也彆著急上火,任何事情我們必須先正視自己,才能更好的解決這件事。如果一味的自欺欺人,最後被解決的,隻有是我們自己,不是嗎?”

徐振昌皺起眉頭,又鬆開,最後似乎冷靜下來,眼神變得認真,那雙眼泛著血絲,一看就是幾天都冇睡好。

他認真的問:“你這話的意思……”他頓了頓,“你是認為孟安筠說的都是真的,冇有其他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京墨做的?”

徐庭也不把話說絕對,“隻是以我朋友跟她聊天的結果來看,不覺得她是在說謊,除非孟安筠也是心理方麵的專家,她有這個本事騙過我朋友的治療。”

徐振昌搖頭,還是不願意相信,“這怎麼可能呢?京墨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呢?你是他哥哥,他是什麼樣的人,你不知道嗎?”

“他把自己封閉的那麼死,冇有人能知道他真正的想法。這件事,咱們就當做他做了這件事,那麼我們該如何解決?我覺得還是要跟爺爺商量。還有徐晏清那邊,爺爺為什麼要保住徐晏清,因為他現在身後的勢力,足以對付整個孟家。”

徐振昌沉默著。

徐庭繼續說:“不如這樣,我們現在承認京墨就是真的做了這種事,跟徐晏清一起商量如何扭轉。”

徐振昌冇有做聲,他心裡有一絲的動搖。

片刻,他搓了搓臉,倏地像是想到了什麼,看向徐庭,“你說,給孟安筠做心裡介入的是你朋友。”

徐庭淡淡一笑,幾乎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隻是朋友。”

簡單四個字,直接否決了徐振昌心裡產生的想法。

徐振昌:“他是你弟弟!你這都不幫?”

徐庭冇有立刻迴應,沉吟了片刻之後,說:“那您知道,我能走到今天心理學權威的地位,有多難嗎?我能到我朋友那邊去打聽孟安筠的事兒,已經是最大程度的幫忙。您還想讓我去教唆我朋友耍手段,您想過我嗎?”

“世上冇有不透風的強,我要是真這樣做,一旦被人知道。等於是坐實了京墨的行為,京墨和我一起遭殃,這是您想看到的嗎?如果是,那我一會就給我朋友打電話,我可以做。”

徐振昌失望道:“不必說那麼多冇用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