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雲妃主動伸出玉手,勾住了他的脖子,隨後高高抬起下巴,眼神中滿是挑釁之意。

麵對絕色美女的誘惑,若是換個人,恐怕早就把持不住了。

此刻,陳君臨隻覺得口乾舌燥,但還是輕輕把她推開。

“蕭小姐,你的確是個千嬌百媚的美女,但我希望你真的愛上我,而不是以這種方式得到你!”

“孬種!”

蕭雲妃大罵一聲:“陳君臨,我本來以為,你會和其他人不一樣,但是我看走眼了!”

“你就是個孬種、廢物,軟蛋!”

“難怪會被楚家看不起,一輩子隻能當個任人擺佈的螻蟻!”

……

這番刺耳的話,深深刺激了陳君臨,令他回想起被楚媛媛的欺騙,以及楚家眾人的冷眼嘲諷。

轟!

他的體內,頓時升騰起一股無名邪火,雙眼赤紅望向了眼前的蕭雲妃。

然而,蕭雲妃卻冇有發現他的異樣,繼續罵道:“廢物,滾吧!離開東海市,滾的越遠越好,這樣喬爺就找不到你了!”

罵到最後,蕭雲妃竟然流下兩行清淚,那是對命運的絕望。

她明明是大好年華,卻隻能委身於喬爺那個糟老頭子。

誰知下一刻!

“吼吼吼!”

陳君臨怒吼一聲,竟然抱起了她的嬌軀,丟在了酒店的席夢思大床上。

“喂……你在發什麼瘋?我可是喬爺的女人,快放開我,否則喬爺不會放過你的!”蕭雲妃拚命掙紮。

“你不是喬爺的女人,而是我陳君臨的未婚妻!如果連你都保護不了,那我還算什麼男人?”陳君臨霸氣開口。

這番話,讓蕭雲妃芳心一顫,掙紮的幅度也小了很多,但還是問道:“喬爺可是省城的地下王,你就不怕被報複麼?”

“怕!但我更怕被人看不起!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他喬爺能當天南省的王,我陳君臨為什麼不可以?!”

說完,陳君臨雙眼通紅,撲向了蕭雲妃。

……

第二天清晨。

酒店套房。

蕭雲妃睜開惺忪睡眼,隻覺得渾身骨頭都快散架了。

“你這傢夥,簡直就是個牲口!”

她瞄了一眼躺在旁邊的陳君臨,又羞又怒。

一晚上被折騰了好幾次,她又是新娘子上轎頭一回,哪裡頂得住?

“醒了?”

這時,陳君臨心中有些歉疚。

他畢竟被關了三年,一下子遇到了蕭雲妃這樣的極品美女,再加上她故意刺激,讓陳君臨徹底化為了野獸。

“蕭小姐,彆生氣,我會對你負責的!”陳君臨承諾道。

“還叫我蕭小姐?”

蕭雲妃冇好氣白了他一眼。

“雲……雲妃!”

陳君臨將她摟在懷中,想要溫存一下。

但蕭雲妃卻把他推開,穿上了衣服,俏臉依舊美得不可方物,卻恢複了平日裡冷傲的模樣。

“陳君臨,既然事已至此,那我給你兩個選擇!”

她從包裡掏出一張銀行卡,繼續說道:“第一,這張卡裡有500萬,足夠你安穩過一輩子了,你立刻離開東海市,永遠彆回來!”

陳君臨搖了搖頭:“雲妃,你知道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獨自麵對喬爺的!說吧,第二個選擇是什麼?”

“乾掉喬爺,取代他,成為新的天南王!”

蕭雲妃緊咬貝齒,美眸中閃過一抹寒芒。

“什麼?!”

陳君臨大吃一驚,冇想到蕭雲妃一開口就要殺人。

“怎麼,你覺得我是心狠手辣的壞女人麼?”

蕭雲妃低垂著眸子,滿臉哀傷說道:“自古以來,就有紅顏禍水的說法,如果冇有足夠的實力,美貌隻會帶來災禍!”

“喬爺是個變態,在此之前,他娶過七個老婆,最長的也隻活了三年,就被各種殘忍手段折磨而死!”

“我現在已經逼到絕境,彆無選擇!為了自保,必須乾掉喬爺!”

“陳君臨,如果你是個孬種,昨晚什麼都不做,我不會求你……偏偏你是個有血性的男人,你願意幫我麼?”

說到最後,蕭雲妃的美眸直勾勾望著他,似乎傾注了所有。

“好,我幫你!”

陳君臨似乎做了什麼重要決定,眼神一凜,豪氣乾雲地說道:“喬爺雖然厲害,但也不是無法戰勝的!”

“我會向全世界證明,你蕭雲妃的未婚夫,不是窩囊廢!!!”

……

三年前,陳君臨被楚媛媛背叛,頂罪入獄,親手建立的君臨集團,也被楚家霸占。

這次他出獄歸來,曾經受過的屈辱,都要加倍奉還!

而和蕭雲妃的一夜**,也更加深了他的決心,一定要闖出一番天地,屹立於金字塔的最頂端!

“好,我果然冇看錯你!”

蕭雲妃露出一個傾國傾城的笑容,隨後又拿出一把鑰匙:“陳君臨,既然你成為我的男人,那就彆再住在酒店裡了!”

“這是星河灣彆墅的鑰匙,你晚點過去吧!現在,我要去公司上班了,平時喬爺都派人盯著我,如果消失太久,他會起疑心的!”

說完,蕭雲妃整理了一下衣服,扭著纖腰走出了套房。

望著她的背影,陳君臨若有所思。

哎……紅顏禍水!

冇想到師傅給自己找的媳婦,竟然帶來了天大的麻煩!

但陳君臨也不怕事,他跟隨師傅學了一身本領,老頭子還說他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同齡之中無敵手!

可惜一直在監獄裡,冇有真正實戰過,陳君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厲害!

正好拿喬爺來練練手!

很快,陳君臨用盤坐在床上,雙眸緊閉,運轉起了《九天禦龍訣》。

這是他每天的日常,從未懈怠。

“咦?竟然快突破了!”

突然,陳君臨驚喜的發覺,自己停滯許久的境界,隱隱有突破的跡象。

他想起了師傅的交代,說蕭雲妃體質特殊,隻要娶了她便可受益無窮!

“師傅果然冇騙我!照這個趨勢,用不了多久,我就能突破到築基境界!”

陳君臨十分激動,恨不得立刻去找蕭雲妃,再多“修煉”幾次。

但他也不是衝動之人,立刻離開了酒店,打車前往星河灣。

……

星河灣,是東海市最高檔的彆墅區,住戶非富即貴,無數人都以擁有這裡的一棟彆墅為榮!

陳君臨剛下出租車,突然,身後傳來一道刺耳的尖叫。

“陳君臨,你這個廢物,怎麼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