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貼身龍王》 小說介紹

《大小姐的貼身龍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大樹先生,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大小姐的貼身龍王》 第6章 免費試讀

趙純生睜開眼睛,周圍一片黑暗。

趙純生下意識的眼眸眯起,整個身形如同是獵豹一般微微弓起,彷彿是來自本能一般,以便能夠應對突如其來的一切可能,一雙眼眸閃爍著寒光彷彿是鷹隼一般打量著周遭黑暗的的場景。

待看清了周圍的一切,趙純生才微微放鬆下來。

他孩子氣的撓撓頭,訕笑著想到如今自己已經不是在那個隨時都要應對棘手狀況的龍王山上了。也更不用隨時麵對自己那個刻薄的老頭子的隨時刁難。

這是一個裝修的極為堂皇的客房。

淡淡的小碎花牆紙,厚重而自然的純木地板,一盞水晶吊燈掛在正中間,顯得莊重不失問詢。

朦朧的月光透過精緻的紅木圓窗傾瀉進來有著靜謐的美感。無論桌椅和擺設似乎都經過精心的挑選,他身下的這張大床出奇的大,足夠兩個火氣旺盛的年輕人在上邊儘情的翻滾。

“哎,我也真是夠丟人的,不過是小小的施展了一點道法治療陰風蠱毒,就讓我險些脫了力,直接昏死了過去。這如果讓老頭子知道,恐怕免不了是一頓板子。”

“冇了老頭子的管教,真好。不過說起來,也不知道是誰把我弄到了這個地方。”

趙純生搖搖頭,一想到他已經成功的逃離了老頭子的魔掌,登時咧嘴一笑,自然而然的放鬆起來。

吱呀。

門扇被打開。

“誰!”

趙純生身體微微弓起,他眼瞳一冷,問道。

“你醒了?”

唐雨晴特有的沙啞嗓音響起,趙純生抬頭一望,昏暗中卻見唐雨晴打開房門走了進來。似乎是剛剛沐浴過,唐雨晴濕漉漉的,微薄的薄紗睡衣將她火辣的身材襯托的淋漓儘致。

趙純生的目光在唐雨晴的身上掃過,頓時感覺到有種驚豔的感覺。

唐雨晴本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似乎剛剛纔沐浴過,頭髮濕漉漉的。一身絲質的粉色睡衣蓋在身上,襯托出妖嬈的身姿,淡淡的粉色甚至讓她看起來有些俏皮的味道。

“這小妞很有料嘛。”

趙純生嚥了口吐沫,目光火熱。

依照他的估計,唐雨晴至少有C-CUP以上的罩杯,一隻手都不能掌握。就算趙純生自付閱美無數,但是這樣的氣氛下,讓小李同誌不由得鬥誌昂揚。

唐雨晴麵上掛著羞紅,心中有些羞澀。

自從白天趙純生昏倒到現在已經過了十來個小時的時間,一直陷入昏迷之中,這段時間她不止一次的過來看看這個柳溪畫的救命恩人到底醒了冇有,卻冇想到,自己剛剛沐浴完冇來得及換衣服,隻是順道看一眼,誰曾想,偏偏趙純生這個時間醒來了。

唐雨晴緊了緊身上的睡衣,想到周圍的昏暗,這才略微放心了一些。她哪裡能夠想到,趙純生能夠清晰的看透黑暗的一切。

“真是不好意思,今天多虧你了。要不是你,小溪恐怕…”

“對了,因為你太疲憊的緣故,我在你身上又冇有找到你任何的資訊,不知道你住在哪裡。所以才冒昧的將你和小溪一同帶回了她家,還請你不要見怪。”

“冇事!麻煩你了。”

趙純生強壓下心中的歧念,隻不過仍是止不住小趙有些抬頭的趨勢。他隻好試圖轉移話題。

“對了,柳溪畫怎麼樣了?”

“這還要多謝你了,小溪剛剛做過檢查,一切都很健康。這還得多謝你的幫忙,要不是你的出手幫助,我都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唐雨晴再次感激的說道。

一想到剛剛醫生在給柳溪畫做檢查的時候幾句話幾乎讓唐雨晴脊背發涼。

如果眼前的這個青年在自己的盤問中冇有繼續堅持,恐怕連南城享有盛名的郭德綱教授都冇有半點法子的危機狀況下,柳溪畫這個情同姐妹的閨蜜恐怕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無妨,小事而已。”

“我說過,我並不是圖你什麼。隻是和這孩子投緣罷了。不過雖然邪氣已經拔除了,但是你也要注意多煮一些滋補氣血的食物纔好,大病初癒,可是要注意的。”

趙純生再次笑道。

“嗯,我會的。”唐雨晴點點頭。“對了,趙純生,你當時拿出來的是什麼?真的是電視上演的那些符籙不成?”

“這是秘密!”

趙純生斷然拒絕回答。

唐雨晴冇有再問,趙純生也冇有開口說話的意思,一時間,氣氛有些曖昧。

唐雨晴被看的有些發慌。

就算她在局裡是脾氣火辣的警花,在這樣與一個陌生男子獨處的空間裡,也是二十三年來頭一次,她冇來由的感到一陣陣的不自在。唐雨晴自負,就算是麵對歹徒也不會如此慌亂,但是偏偏此刻,卻根本壓抑不住慌亂的感覺。

就好像趙純生那雙明亮的眼睛能夠穿破黑暗,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自己姣好的酮體。

“這個,還請你收下。”

唐雨晴被趙純生火熱的目光看得有些招架不住,暗惱自己為什麼不換一身衣服進來,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正事,從書架上拿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支票。

“這是什麼?”

趙純生接過一看,臉上的笑容冷了下來。

唐雨晴有些發愣,方纔趙純生似乎隨意的看了他一眼,黑暗好像有一道光閃過。其中夾帶的些許笑意落在她的身上,唐雨晴冇來由的感到有些恍惚。

其中一縷含笑的笑意注視下彷彿自己變成了被剝開外衣的溫順綿羊,正被一直虎嘯山林的猛虎盯住,瞬間的無力感湧上心頭,讓她心神難免顫動了一下。

這笑起來十分乾淨清爽的青年竟然擁有莫大的氣勢?讓唐雨晴不自然的想起了那位雷厲風行的父親。

這怎麼可能呢。

自己的父親可是在南城警界上摸爬滾打才成為了公安界二把手的人物。

“你千萬不要介意,我知道你有這樣的本事絕對不會貪圖這一點錢財。但是這多少是我的心意,請你務必要收下。與小彤的命比起來,這是謝禮,根本不算什麼?”

“與這個比起來,小溪的性命無疑要重要太多。”

唐雨晴有些慌亂,辯解道。

“五十萬塊?我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