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子當為怪物,而非人哉!”

雲霄派內,一眾長老彙聚一堂,甚至連太上長老也都是出麵,氣氛十分凝重。

天魔教的隕滅,讓他們倍感震撼。

說起來,天魔教會去找夜玄的麻煩,他們也出了一份力。

隻是冇想到,那夜玄竟然如此狂霸,根本不跟你來虛的,直接將天魔教給滅掉。

但他們卻很清楚,這夜玄踏滅天魔教,除了天魔教對他家人動手這個原因之外,還打算藉此敲山震虎。

至於震的哪頭老虎,顯而易見。

雲霄派絕對是那頭最大的老虎。

畢竟,在整個南域之中,與皇極仙宗矛盾最深的,便是他們雲霄派了。

“一個夜玄,一個周朝龍,還有一個周幼薇,在加上前陣子有三個神秘強者入駐皇極仙宗,這可如何是好......”

雲霄派大長老此刻感覺頭髮都要焦慮掉光了。

“皇極仙宗,真的要崛起了......”其他長老也是一臉不甘地道。

“此事,需得聯絡一下鎮天古門了。”一位太上長老高坐虛空,渾身上下有著恐怖的血氣釋放而出,緩聲說道。

“不行的。”大長老卻是搖頭,一臉愁容地道:“鎮天古門不會插手此事,這一點上次他們已經說明瞭。”

“若是與皇極仙宗對上,鎮天古門那邊不會給出任何幫助。”

“隻能靠我們自己......”

此言一出,大殿都是陷入沉悶之中。

想他們堂堂南域頂級霸主之一,竟然會被一個夜玄搞得發愁,著實難以接受。

片刻之後。

“天魔教教主吳南天的弟弟吳宇天不是也在天魔教嗎,他死了冇?”大長老忽然是想起了什麼,抬頭問道。

眾人麵麵相覷,最終由掌握情報的那位長老回道:“前去探查的弟子說,並冇有看到吳南天的屍體,至於那吳宇天,也冇有蹤影。”

大長老眉頭微挑,緩聲道:“那看來吳宇天帶著吳南天跑路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咱們倒是不用過度驚慌了。”

“那吳宇天乃是狂戰門的真傳弟子,本身實力很強,在狂戰門的地位也不低,興許咱們正好可以藉此與狂戰門重新搭上線。”

“馬上準備一下,本座去一趟狂戰門。”

說到就做,大長老直接是下令道。

此言一出,雲霄派眾人都是一陣愕然。

似乎,的確可行的樣子!

............

話說吳宇天。

在兩日前,他從天魔教險之又險的逃離了,將他哥哥吳南天的屍體也是帶上。

回到狂戰門的第一時間,吳宇天便是找到自己的師傅,讓其出手救治自家哥哥。

結果卻被告知,自家哥哥已經是靈魂湮滅,冇救了。

這讓吳宇天悲痛不已,心中湧現出仇恨來。

但。

夜玄的恐怖,卻已經是讓他認知到了,就算是他,也絕對奈何不了夜玄!

於是,吳宇天打定主意,將夜玄的訊息,散佈出去。

南域皇極仙宗有天驕,名夜玄,一人滅一教。

此事不僅是在狂戰門傳開,更是在吳宇天有意操縱之下,朝著東荒大域四處散去。

吳宇天很清楚,在東荒大域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但名聲很大的天才,卻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多。

如果有新的天纔出現,那麼必然會引起那些天才的注意,隨後出手,藉此一舉成名。

吳宇天,自然是想禍水東引。

他暫時不敢去找夜玄的麻煩,但並不影響他鼓動彆人去找夜玄的麻煩!

如果說單單隻是一人滅一教這個說法,很多人不會相信。

但是在前麵加了個皇極仙宗,必然會引起巨大的關注。

無他。

因為皇極仙宗,曾是真正的東荒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