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他吃飯,還是天大的恩賜了?

這個男人未免太自信了?

“跟我吃個飯,我這茶樓的位置特彆好,楊家招親的台子就搭在下麵,人多得很,你占不到好位置的,我允許你跟我一起看。”

雲皎聽了這話,稍微起了興趣,探頭朝著窗外望去。

果然。

下麵是寬廣的大街,位於蘭州城城中心,人流量極大,二十幾個人手正在忙碌的搭建著台子。

“楊家有兒子,為什麼還要招親?”她好奇地問。

男子見她感興趣,湊到她的身邊,說:“兒子不受寵,女兒占上風,這麼明顯的問題,還用問?”

那語氣,好像在說:還不承認自己是鄉下來的?冇見識。

“……”

雲皎自詡向來耐心很好,脾氣溫和,從小到大冇怎麼生過氣,卻是第一次產生了想揍一個人的衝動。

攥緊筷子,咬緊牙關,極力強忍。

她拿起桌上的一隻饃,夾了點羊肉包在裡麵,捏著就走,“多謝淩公子招待!”

說完,快速離開。

一邊走,一邊啃饃。

他先是一怔,隨之好笑的跟了上去,“你怎麼還邊走邊吃呢?”

雲皎目不斜視,“我們鄉下都是這樣的,我每天都端著碗,一邊吃飯,一邊去鄰居家亂竄,淩公子真冇見識。”

“哈哈哈!”

有趣!

“一隻饃夠不夠?再來兩個?”

“不要了。”

“吃飽一點,看你瘦的,是不是家裡條件不好?考不考慮到我府上住兩天?我專業餵豬。”

“……!”

這個男人一點都不討喜!

雲皎抓著饃,惡狠狠的咬了一大口,隻想快點走,離開這個男子的視線,可他就跟蒼蠅一樣,跟得很緊。

她走他追。

她奔他趕。

甩不掉。

雲皎心裡煩躁鬼火戳,就要發火的時候,街道那頭,一聲恭維的聲音傳來:

“這不是淩公子嗎?”

抬頭望去,見一箇中年男人走上前來,笑著拱手打招呼。

淩澈冷淡的掃了此人一眼,隻是頷首,算作迴應,“楊家主。”

雲皎挑眉。

這位就是寵愛女兒、漠視兒子的偏心父親?

楊家主笑得諂媚,對於淩澈身邊的女人、表示習以為常,整個蘭州城誰不知道淩公子喜愛玩女人?

他笑說:“想不到竟然在街上碰到了淩公子,不知淩公子可否賞臉,去府上坐坐?順帶洽談上次的合作事宜?”

“楊家主最近不該忙著招親一事麼?”

“不礙事,不礙事的,請!”

雲皎見二人敲定商談,暗鬆一口氣,終於以為自己能離開時,卻被一隻大手勾住了脖子:

“乾什……”

“走!”

“……”

來不及拒絕,就被帶到了楊府,一座偌大、氣派的府邸上,蘭州城的建築與江南不一樣,這裡基本上都是用黃土堆砌的,矮小但寬廣保暖,極具地方特色。

到了府上,最盪漾的莫過於那群婢女了,一個個瞧見淩公子,就跟雙腳灌鉛一樣、走不動道了。

楊家主安排雲皎在客廳上座,他則與淩公子去書房談話。

正好,雲皎閒的自在。

喝了兩口茶水,順勢聽著那些婢女的熱議聲:

“淩公子長得真好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