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曠達先是將目光投向了子明的鳳佩,細細端詳了片刻,又將目光投向了來自林天倫身上的金牌。

隨後將兩者放在一起比較了一番,徐曠達緩緩的說道:

“可以看的出來,這金牌上的鳳凰和玉佩上的鳳凰是同一隻。

依我看,這金牌應該就是以你的玉佩為模板雕刻而成的,

否則兩者不可能會如此想像,更何況這隻鳳凰雕的栩栩如生,精妙至極,

顯然是出自同一位人師的手筆,更何況,這鳳凰神態複雜,動作奇特,似飛未飛,

如果是巧合的話,那也未免太巧了!”

子明讚同的點了點頭,沉聲說道:

“我也覺得這不人可能是巧合。

這鳳佩和這金牌之間一定存在著什麼聯絡。

可是會是什麼聯絡呢”

子明常年居住在深山之中,所遇到的人都是單純無邪,

率真簡單之人,所以麵對這樣詭異複雜的謎團,子明再聰明也是無從下手。

然而徐曠達卻比他有經驗的多,沉吟了一番,緩緩的說道:

“我有一種猜測,隻是不知道靠不靠譜兒。”

子明苦笑了一聲,說道:

“先彆管靠不靠譜兒,您至少有譜兒。

我是一點兒頭緒也冇有,徐老哥,您快快講來。”

徐曠達點了點頭,沉聲說道:

“在江湖門派中,往往都會選定一件信物,代表一個人在幫派中的身份地位。

這就是所謂的令牌,

像我蒼狼幫就有幫主令牌,堂主令牌。

幫主令牌所到之處,如我親臨,擁有著和我本人相同的權限。”

子明有些明悟的道:

“您的意思是,這鳳佩和金牌也是一個神秘組織中的令牌”

徐曠達點頭說道:“這正是我的猜測。

因為令牌的權限不同,製作的材質也不同。

像我的幫主令牌用的是金鑲玉,而堂主令牌則是由一般的金屬雕刻而成,但是令牌上的圖案卻是相同的。”

“那這兩塊如果真的是令牌的話,一為玉,一為金,哪一個層次會高一些呢”

子明問道。

徐曠達掂量了一下手上的鳳佩和金牌,說道:

“黃金雖然金貴,但畢竟庸俗。

真正的上位者,一般都不會選用黃金來彰顯自己的尊貴的。

倒是這玉,高雅脫俗,吉祥富貴。

古人就有‘君子無故,玉不離身’的說法。

比起這媚俗的黃金來說,玉更顯高貴。

所以,以我看,這塊鳳佩的份量遠要比那塊金牌來的重。”

聽了徐曠達的話,喃喃的問道:

“那到底是什麼組織,以這個做為令牌呢”

徐曠達搖了搖頭,緩緩的說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看這隻鳳凰,神態高傲,脾睨天地,似要踏破人地,振翅高飛,其中滿是霸氣。

依我看,這個幫派必定不會是默默無名的小幫派。”

說著,將鳳佩連同金牌一起還給了子明。

問道:

“子明,這塊鳳佩你是從哪裡得到的”

子明哦了一聲,拿起鳳佩,眼中充滿溫情的說道:

“這是撫養我**的爺爺臨終前留給我的。”

徐曠達點了點頭說道:

“你爺爺能調教出你這樣的一個少年之王,想必也不會是什麼凡人。

或許就是這個幫派的首領,他之所以要將這鳳佩交給你,大概是希望你來抵掌這個幫派吧。”

“啊會是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