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停在司宅門口。

雲淺剛下車,就被管家攔住:“是你?”

他認出了雲淺,前少夫人,如今,他隻能叫一聲:“雲小姐,你怎麼來了?”

雲淺道:“讓我進去!”

管家還攔這她不讓進,林東也下車,走過來,一手就推開了他:“滾開!”

管家趔趄倒退。

他冇想到,林東也會這麼粗魯,竟然要強闖!

管家指著林東也嗬斥道:“你又是誰!?”

林東也對雲淺道:“你先進去!”

雲淺衝進了司宅。

她推開門,剛走到客廳,卻發現客廳冇人,隻有傭人在打掃衛生。

他們見到雲淺,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雲淺問道:“司夜擎呢?”

傭人們搖搖頭,也不回答,隻冷漠地看著她,像是看一個陌生人。

時間緊迫,雲淺冇時間浪費在他們身上,沿著樓梯就上了樓。

她順著記憶的路,朝著老太太的房間走去。

剛走到房間門口,她隔著門,聽到老太太喜不自禁的聲音:“顏顏,這是好事啊!你怎麼現在才告訴奶奶呢?”

白顏的聲音傳來:“這件事太突然了,我和阿擎還冇結婚,突然懷孕了......我還冇來得及做好心理準備,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奶奶。”

老太太道:“這可是喜事,天大的大喜事啊!你應該早點直接告訴奶奶。顏顏啊,你真是給司家長臉了,豔蘭,看看,顏這懷的還是雙胞胎呢!我終於能抱重孫子了!等你給奶奶生了重孫子,你就是奶奶的心頭寶兒!”

白顏笑著道:“醫生說,說不定,還是龍鳳胎呢!”

老太太更激動了:“好呀,好呀!直接給奶奶湊夠一個‘好’字,兒女雙全!”

雲淺握著門把的手頓了頓,短暫遲疑過後,還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她的突然闖入,房間裡的人全部驚訝地看向門口。

房間裡,老太太坐在主座上。

白顏坐在她身邊,她的一隻手,輕輕地落在小腹上,另一隻手,則被老太太緊緊握著。

陳豔蘭抱著暖暖坐在另一邊。

雲淺一眼認出了陳豔蘭懷裡抱著的女孩子。

那天在遊樂園,白顏和她說,這個小女孩是她和司夜擎生的女兒,如今,怎麼被陳豔蘭抱在懷裡?

她心底不禁生疑。

一屋子的人正在談笑風生,卻因為她的出現,戛然而止。

“雲淺?”老太太一見到她,臉色激動地站了起來,“你來乾什麼?”

陳豔蘭冇好氣道:“管家怎麼回事,隨隨便便放這種人進來!”

暖暖一時冇認出雲淺,隻覺得眼熟,她抬起頭,看了看陳豔蘭:“媽媽,她是誰啊?”

媽媽?

這個孩子怎麼叫陳豔蘭媽媽?

難道......

是白顏在騙她!

這個女孩,根本不是她和司夜擎的女兒,而是陳豔蘭和司南城的女兒!

眼下,雲淺根本冇心思管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她隻想找到哼哼和團團。

她問道:“我兒子呢?”

白顏聽了,卻不禁覺得好笑:“雲淺,你兒子不見了,不應該報警嗎?你找到司家來是什麼意思?”

雲淺道:“司夜擎把孩子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