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他彎腰把她抱到床上,溫柔的摸了摸她慘白的小臉,整理了一下月牙白色的矜貴衣袍,神清氣爽的離開了。

秦野的臉色,一直很難看。

月兒和雲櫻進來收拾桌子時,察覺不對勁,一下就知道準和離王有關係。

看著王妃那黯然的神色,二人都心疼極了:

“王妃,您彆擔心,王爺手裡有八萬影衛軍,並且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他一定會平安歸來的!”月兒說。

雲櫻點頭:

“王爺的實力人儘皆知,離王想要害他,並非易事,寒影和無極門的人已經火速趕往北疆,與王爺彙合。”

“等王爺回帝都,就是那離王的死期!”

秦野相信宗政辰的能力,但也怕宗政離的陰謀算計。

一日不見宗政辰,她便一日不安。

月兒又勸道:

“景公子已經盯著皇上那邊了,隻要找到端倪,就能拿下離王,在此之前,你一定要好好地保護身體!”

“是的,王妃,眼下,你的身子更重要。”

兩個丫頭勸著。

秦野歎了一聲。

再擔心,都是空的。

摸著圓滾滾的大肚子,與其白白擔心,不如安心生孩子。

把宗政離的事暫放一邊,秦野倒是想起另一件事來:

“雲櫻,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話題轉移到雲櫻身上。

雲櫻愣住了,“王妃,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天晚上,你跟我睡覺時,你做了噩夢,說了很多話,我都聽到了。”

雲櫻麵色乍變。

“是不是有人在威脅你?跟我說,我會替你做主的。”

雲櫻手指發顫。

那晚,她夢到了景易……

這件事與張飛有關,她怎麼敢說?

雲櫻目光閃躲,“王妃,冇什麼,隻是一個夢而已,我是你的人,誰敢威脅我?誰又能威脅到我?”

她越這樣說,秦野越篤定她有事。

“你說不說!”秦野抓住她的手腕,“雲櫻,你不信任我,你要是不跟我說實話的話,我就生氣了!”

“我……”

雲櫻猶豫了。

月兒聽著二人的話,隱約猜到了……

她目光微深,雙手抓緊衣袖,想了想,插話道:

“是啊,雲櫻,有什麼話是不能跟王妃說的呢?王妃脾氣那麼好,無論你犯了什麼錯,她都會原諒你的。”

犯錯……

這兩個字,點醒了雲櫻。

她不能說!

她跟張飛都是王妃的親近之人,她要是說了,不是讓王妃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嗎?

“雲櫻,你快說啊,”月兒著急的抓著雲櫻的手,勸道,“你有難處,王妃會幫你的,彆看王妃肚子那麼大了,但她想辦的事,一定會幫你辦到的。”

雲櫻微怔。

是啊,王妃的肚子已經這麼大了,再加上現在時局不穩,離王作亂,王爺安危不明,王妃哪裡還受得了刺激?

萬一傷了身子……

她如果把景易供出來,不就離間了王妃與景易的關係嗎?

現在局勢動亂,王妃正值用人之際,她又怎麼能說?

她不能說!

雲櫻抿嘴,腦中思緒飛快的轉了一圈,撒了個謊:

“王妃,我真的冇事,我隻是夢到了張飛……夢裡,他來找我了,他說是我害死了他……”

月兒急切的關心道:

“雲櫻,張飛的死不是你的錯,你不要多心,雖然這件事因你而起,但張飛心地善良,他一定不會責怪你的。”

雲櫻自責的低下頭。

明明是在關心她,但她心裡的愧疚感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