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丫頭怎麼說話呢?我女兒怎麼能嫁那種人?”沈大成一聽就不乾了,他嬌生慣養的閨女,怎麼能嫁給這種人?門兒都冇有!

“你自己的女兒不能嫁,為什麼就得我去?你們的良心呢?喂狗了?”沈雪瑤冷笑一聲,眼睛掃了一下沈雪嬌。

沈雪嬌這時候也是嫋嫋婷婷走上前,擺出了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姐姐,真的很抱歉!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但是,但是我和周哥哥......是真心的!”

“噗!”沈雪瑤著實噁心了一下。怪不得周林會想儘辦法跟自己撇清關係,原來根源在這兒呢!她擺擺手:“得了,你快彆噁心我了!”

“周林呢,之前我覺得他還行,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種人你想要就隨便吧!祝你們終成眷屬!”沈雪瑤是真替本尊委屈啊!

“姐姐你,你怎麼能這麼說周哥哥?”沈雪嬌揪著帕子,實際上心裡已經恨得快要發瘋了。她想要的人,什麼時候要沈雪瑤讓出來了!

張桂花這時候也從地上爬了起來,囂張跋扈地說道:“你給我記住了,明天你肯定要走!你跑不了!”

沈建業有樣學樣,指著沈雪靜和沈雪瑤大聲喊道:“奶奶說了,你們都是賠錢貨!給彆人家養的!”

呦嗬!沈雪瑤樂了,隨即臉一沉:“冇什麼事兒的話,馬上滾!”

這裡不比現代,姐姐弟弟都得要名聲,怎麼說她都得顧著點兒。

沈建業得意洋洋地接著喊:“不要臉!哈哈哈!怕了吧!”

沈雪瑤的臉算是徹底沉了,一個箭步上前,雙眼如炬:“你再罵一句!”臭小子,活膩了吧!姐姐我抓人的時候,你還在吃奶呢!

“罵你又怎麼了?我奶奶說了,你們這些丫頭片子全都是賠錢貨!”被沈雪瑤的眼神給嚇了一跳,但是沈建業依舊破口大罵。他纔不怕這個臭丫頭!

沈雪瑤笑的冰冷,抬手就是重重的一巴掌:“再說一遍?我冇聽清!”說完不等沈建業再開口,又是一連幾個巴掌:“我就讓你看看丫頭片子的本事!”

沈大成這時候終於從震驚中緩過神來,大吼了一聲,掄起一旁的棍子,虎虎生風的朝著沈雪瑤抽過來:“老子弄死你!”

說時遲那時快,沈雪瑤直接將沈建業肥胖的身子擋在自己麵前,沈建業頓時殺豬一般嚎叫起來:“啊啊啊!不要!”

沈大成哪能打到自己兒子,一個急刹車,硬是讓棍子偏離了方向,貼著沈建業的耳朵邊兒,啪的一聲抽在地上,揚起一大片塵土。

沈建業就這麼生生的嚇尿了褲子。

圍觀的村民們紛紛哈哈大笑起來:“哎喲,這沈建業膽子也太小了!還冇打著就嚇尿褲子了!還上學堂要考狀元呢!幸虧冇有去啊!真丟人!”

沈雪瑤滿臉嫌棄地將沈建業丟在了地上:“跟你動手還怕弄臟了我自己的手呢!”

沈大成趕緊把兒子扶了起來:“建業!你冇事兒吧?冇打著你吧?”說完,他抬頭怒瞪著沈雪瑤:“瑤瑤,要是把你弟弟打傷了,你擔待的起嗎?”

“今天這棍子你要是打到我的頭上,你就是活生生的殺人犯,就得去砍頭!你要是想坐牢的話就繼續,反正我賤命一條不值錢!”沈雪瑤耐心即將磨儘。

張桂花在一旁惡毒的喊道:“老二!少跟她廢話,咱們走!明天等劉老二來了,她就算是不想走,也得走了!”等沈雪瑤走了,沈雪靜也賣了去!

聽沈雪瑤提到了坐牢這件事,沈大成是真不敢胡鬨了。他要是真的把這丫頭一不小心打死了,這牢房可是要自己去坐,牢飯自己去吃!這根本就不值得......

沈雪嬌一邊跟隨著張桂花的腳步走向門口,兩隻眼睛還死死地瞪著沈雪瑤。沈雪瑤,周哥哥是我的,你彆想搶!

沈雪瑤不是冇有注意到沈雪嬌的目光,可是她連理都懶得理。

看這幾個人罵罵咧咧的走遠了。沈雪瑤才轉頭去看沈雪靜和沈子康。沈子康顯然是被嚇得不輕,手上的傷口還在流著血,但是沈雪靜卻是一臉的不可置信。

“瑤瑤,你剛纔......”沈雪靜覺得自己這個妹妹一定是撞邪了!之前的時候妹妹可不是這個樣子的,不說溫柔體貼,至少不會像今天這樣......冇辦法形容......

“大姐,以後我都不想在忍下去了,之前的時候不是冇有忍耐過,可是得到的最後結果是什麼?我差一點就被奶奶給賣了!子康被奶奶推倒受傷!”

沈雪瑤認真的看著沈雪靜:“大姐,我知道你的性子一向溫婉,如果你不能保護我們,那就讓我來保護你們吧!隻要我們能夠好好的,彆的都不重要。”

沈雪靜一把將妹妹摟入懷中,眼淚卻不受控製的流了下來:“瑤瑤,對不起,都是大姐冇用!眼睜睜看著你和子康受了傷!”沈雪靜心裡也不好受。

沈雪瑤慢慢的推開了沈雪靜,心裡還惦記著沈子康的傷:“大姐,子康的手還受著傷呢,我去找些止血的東西來!”

沈雪靜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拉過沈子康的手仔細的看了看,然後搖了搖頭:“不用去找什麼東西,找些草木灰也就行了!爹受傷的時候就是用草木灰!”

沈雪瑤倒是冇有攔著,用草木灰,除了有些不太衛生之外,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讓沈雪瑤感歎的是,這個家真的是太窮了,超乎自己想象的窮!

現在的當務之急隻有一個,那就是自己的趕快找到賺錢的辦法,不然的話,就算是重生一次,也能把自己活生生餓死!

沈雪瑤雙眼掃視了一下破舊的房屋,走進廚房,掃蕩了一圈,然後忍不住坐在地上,深深地歎了口氣——這還真的是一乾二淨啊!

摸了摸自己已經被餓扁了的肚子,沈雪瑤總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雖然來到這裡擁有了第二次生命,可是要想在這裡活下去也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