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聞言微微有些吃驚。

冇想到這女人竟然還有這麼大的能量。

但他行事從來不後悔,也不怕什麼黑白兩道,自然是不懼那女人報複的。

但吳慶雄聽了,卻被嚇了一跳。

他一臉擔憂地跑過來,對林凡道:“老大,要不然我給她一些錢,把此事了結了吧!”

“你怕了?”林凡不由有些錯愕。

吳慶雄在遇到他之前,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居然這麼快就認慫了?

卻聽吳慶雄苦笑道:“我們不是要去雲滇嘛,在那邊我也冇什麼人手,要是那女人找人報複的話,也比較麻煩。”

林凡聞言,淡淡一笑:“怕什麼,有我罩著你。”

“這......”

吳慶雄麵露難色。

他自然知道林凡實力很強,但雲滇省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被人盯上著了道,可不是實力強就能解決得了的。

但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畢竟他也很少去雲滇省,而林凡更是明顯第一次去,對那邊的瞭解自然少得可憐。

就在這時。

一道粗獷的聲音從外麵傳來:“朱神醫,您就彆坐商務艙了,我找人給您換成頭等艙。”

隨著聲音落下,剛纔那壯漢又走了進來。

掃了一圈後。

他走到一名乘客旁邊,喝道:“你,把位置讓出來,我有貴客要坐!”

“這是我好不容易搶到的頭等艙......”

那名乘客明顯不願意。

壯漢卻很不耐煩,一把抓住他的領口,把他原地提了起來,“少特麼廢話,不讓位老子把你從艙門扔出去!”

“讓讓讓,我讓!”

那名乘客認慫了,麻利地走了。

壯漢立馬得意起來,隨即轉身出去了。

片刻之後。

他扶著一名六十多歲的華髮老人走了進來,還十分恭敬地引著他坐下。

林凡下意識望了一眼,忽然覺得有些眼熟。

很快。

他便想了起來。

這老人他在國際醫學交流會上見過,是一名老中醫,交流會時坐在馮遠山後麵。

老中醫坐下後,壯漢也準備就座。

這時。

剛纔那黑絲女人也走了進來,並且徑直來到了壯漢身邊,“帥哥,能不能幫個忙?”

“哎喲,美女!”

壯漢見到是她,立刻眼珠子都快跳出來了。

他連忙握住女人的手,“美女需要幫什麼忙,隻要跟我蔡天鵬說,我絕對幫你幫到底!”

蔡天鵬!

聽到壯漢自報名字,頭等艙內有不少人都震驚地看了過去。

隨即,陣陣議論聲響了起來:

“他竟然是蔡天鵬!”

“雲滇省一流家族蔡家的二公子,蔡氏集團的未來繼承人之一!”

“竟然是他,怪不得行事這麼囂張呢!”

“對了,剛纔是不是有人跟他起衝突了,得罪了他怕是在雲滇要寸步難行了。”

......

很快,不少目光便落到了林凡和吳慶雄身上。

剛纔跟蔡天鵬起衝突的,不就是他們倆麼?

而吳慶雄也反應過來。

他想說什麼,又怕被蔡天鵬給聽到了,於是拿出手機給林凡發微信。

【老大,您之前說要找蔡氏集團合作?】

林凡回了一個“嗯”字。

這件事他在來機場的路上,跟吳慶雄提起過,還讓吳慶雄想辦法跟蔡氏集團搭上線。

所以,吳慶雄自然是知道的。

此時。

吳慶雄看到林凡的回覆,臉色驟然一變,立刻發了一個驚恐的表情過來。

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