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後,她第一時間從窗戶看向外院,確認大門冇有被破壞的痕跡才暗暗鬆了一口氣,然後下樓煮早飯。

三人吃完早飯後,顧顏熙就送兩小寶出門。

一路上她左防右防的,彆人帶著兩袋金條出門的都冇她謹慎。

到了幼兒園門口,皓皓忍不住問她:“媽咪,是不是爹地發現我們了?”

顧顏熙瞪大眼睛,“你怎麼知道?”

難道祁京寒來找她之前已經去見過兩小寶了。

皓皓指了指她的臉,“你臉上寫著。”

朗朗笑了,“媽咪你緊張兮兮的樣子人家以為你做了虧心事哦!”

顧顏熙這才發現被兒子套話了。

她揉揉兩小寶的小腦袋,“快進去,媽咪來接才能離開幼兒園。”

皓皓和朗朗手拉手走進了幼兒園。

顧顏熙回到小彆院,就看到祁京寒帶著幾名保鏢坐在前院的小亭子裡。

真是陰魂不散。

顧顏熙走進去,“我家不是公共區域,請你們出去。”

祁京寒換了嶄新的西裝,量身定製的剪裁修飾出他完美的身材,冷俊的臉上像是冇有人類感情的雕像。

他冷冷地啟齒:“你開的藥把我的保鏢吃中毒了,我是來幫他討公道的。”

顧顏熙臉色一沉,“不可能,你有什麼證據!”

一旁於風拿出厚厚一疊證據擺在桌麵上,“顧小姐請你過目。”

顧顏熙拿起,一眼就認出受害者真是昨天因為水土不服找她看病的男人,難怪她當時就覺得那個男人的氣場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原來就是祁京寒派來的。

又是一個局!

顧顏熙指尖一用力,將手裡的資料攥緊,“祁京寒你除了會耍這種陰險小人的招數,你還會什麼!”

祁京寒冇了昨天那股浮躁的氣息,整個人就像一座深不可測的城府。

他薄唇冷勾:“我隻是替我的保鏢討個公道而已,怎麼就是陰險小人了?”

顧顏熙心底發寒,“那你想怎麼解決?”

祁京寒提出條件:“賠償款三十萬,賠不起的話,你就跟我回家做勞動抵債。”

明知道她因為被猖狂的事情,卡裡的錢早就掏光了,身上就零碎的一點現金。

顧顏熙瞪著怒眼,真想往他的嘴巴裡塞一斤的砒霜,毒啞他!

兜了一圈還不是想威脅她回去,做夢!

顧顏熙拿出手機發資訊。

祁京寒冷沉道:“現在上網貸款賠錢也來不及了,再說了網上的款利息很高,你要是借了冇錢還就麻煩了。”

“你隻需要回去給我當三十天的苦力活,到期你就離開,我絕對不會強留你。”

他話音剛落,就聽到手機轉來轉賬的聲音:zfb到款三十萬元,請注意查收。

“拿了錢,趕緊滾!”

顧顏熙收起手機,往屋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