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一群人渣!”

趙桑桑氣的俏臉通紅,咬牙怒罵,“什麼東西啊,簡直臟了本小姐的眼!”

作為自小被嬌寵著長大的小公主,趙桑桑身邊的師兄,包括長輩都為人正直,她從未見過這麼惡劣的人。

光聽那些話就讓人生理不適,趙桑桑有好幾次都差點憋不住站出來。

但她還是忍住了。

等他們走過去看到現場的情況時,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幾具屍體,缺胳膊少腿都是輕的,其中有兩人明顯是被虐殺的,腹中內臟被拉出一條長長的血跡,觸目驚心。

這還不算,他們的衣服被扒的一乾二淨,擺成各種羞人姿勢。

而且為了讓人知道他們是碧神宮弟子,衣服還扔在旁邊,碧神宮弟子衣服是藍白款式,在胸口處有個圖案,是他們的象征。

一眼就能認出來。

“桑桑彆看了。”孟一行連忙遮住她眼睛。

趙桑桑抱著他胳膊,身子止不住顫抖,“太過分了,實在太過分了,簡直是一群畜牲!即便有什麼深仇大恨,可這手段未免也太殘忍了!”

殺人不過頭點地,這些人卻連他們的屍身都不放過,死了還要被這般羞辱,趙桑桑氣的眼眶都是紅的。

即墨奚麵無表情道,“是逍遙穀的人。”

“你怎麼知道?”

“看到了,他們胸口的黑色豹子,之前寶寶說過。”

在平西郡,謝衍就跟即墨奚說過碧神宮和逍遙穀這兩個勢力,他們的徽章自然也提過。

逍遙穀的徽章,就是黑色豹子形象。

謝衍毫不吝嗇誇讚道,“遝遝眼神很好。”

逍遙穀?

趙桑桑憤怒道,“就是鐵生大哥說的那個邪惡勢力?這麼看他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碧神宮被稱為偽君子,我看他們纔是真惡人!

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他們就不怕遭天譴嗎?”

趙桑桑年紀小,天真爛漫又嫉惡如仇,自然看不慣這種事。

孟一行搖頭,“桑桑師妹,你啊就是天真,咱們修真者都冇有天譴一說,他們如何會怕?”

天譴?不過是弱者的說辭。

趙桑桑憤憤的瞪著他,“你怎麼知道冇有?你有冇有一點同情心!他們做這種惡事,我相信遲早一天會有報應的!”

“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

孟一行嘴角抽搐,這丫頭素來嫉惡如仇,這是鑽牛角尖了,他若是不順著她說,怕是不得安寧。

他剛要開口,就聽見一道清冷的嗓音,“會遭報應。”

是即墨奚。

趙桑桑立馬讚同道,“看,奚奚也說他們會遭報應!”

“要我說,他們就該被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最好也讓他們嚐嚐橫死的下場,永世不得超生!”

即墨奚歪著腦袋,“嗯,天打雷劈,橫屍野外,永不超生。”

孟一行哭笑不得。

這倆人可真是……但他並冇有開口說什麼。

等兩人發泄夠了,謝衍才悠悠開口,“送他們一程吧。”

“好。”

然後一行人動手幫那些碧神宮弟子將衣服穿好,又把這些屍身全都放在一起。

即墨奚揚手,一把火將他們燒成灰燼才離開。

-